读远 > 穿越小说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第一二二七章 塌方(二合一)
    天空之中看不到一片云彩,但天色却格外的阴晦。

    这是因为整片天空都阴沉着,整个都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雨珠就从这样的天空之中不断的往下滴落,落在地上,湿润了地面,并最终成汇集成为了一片片大大小小的水坑,与一道道的溪流。

    雨已经下了好几天了,然而现在来看,依旧是没有任何将要停下来的意思。

    这样的雨,不仅仅人感到忧愁,就连羊也一样会感到忧愁。

    一处很陡的山壁下面,此时汇集着一大群的羊。

    这些羊汇集在这里,并不是因为这里有着多少好吃的草木,而是因为这片山崖背雨,并且山崖之上并不平坦,有着诸多向外突出的大岩石这些东西,乃是很好的避雨的去处。

    至少对于眼前的这些羊来说,确确实实就是这个样子。

    汇集在这里的羊,有的寻得一处比较高、比较干燥的岩石,靠着石壁的边,卧在那里,安心的咀嚼口中的草。

    也有一些比较性急的,哪怕是在这个时候,也依然是人立而起。

    也有一些因为下雨没有吃饱的,低头在这里找着一些草吃。

    雨势不减,哗啦啦的下着,周围的环境却因此而显得静谧。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异变发生了。

    先是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夹杂着一些碎石从很是陡峭的山壁之上滚落下来。

    石头一路滚落下来,发出了一些声响。

    下方显得闲适的羊群不由的为之一滞。

    许许多多的羊,都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般,齐齐的呆立不动了。

    就在这些羊保持静止的时候,更多的石头滚落了下来!

    更为可怕的是,随着这更多的石头从上面滚落,一大片的石壁就这样的往下滑落,垮了下来!

    连带着上面所生长着的一些草木这些。

    下面保持静止不动听动静的羊群,此时立刻就开始跑。

    但能够跑掉的,却只是外围的那一部分而已,靠里面的羊,一方面是因为靠的太过于靠近里面距离太远,另外一方面羊挤着羊,没有足够的空间让它们来施展它们灵活的速度,逃离这片不安全的区域,所以在这个时候,很多的羊都被这陡然落下来山壁给砸到,并顺势给掩盖了!

    大量土石陡然落地的轰隆声,以及羊儿受惊四散奔逃时发出来的咩咩声在这个时候连成一片。

    安静的气氛顿时全部消散,被一片骇人的、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所取代。

    突发的动荡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死了的羊被山石掩盖覆灭了,活着的羊咩咩叫着逃往了别处,再也不敢在这里多呆。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羊在周围徘徊不定,看起来有些想要往那些被掩盖了半截身子、依旧活着、并不断的朝着它们发出凄惨哀鸣的伙伴过去。

    但这点仅存的胆气,也被山壁之上陆陆续续下来的、比较零星的土石给吓得全无,全都撒开蹄子跑了,再也不敢在这里多待……

    一些青色的烟雾从一个洞穴处缓缓升起,湮灭在了雨幕里。

    一个身上裹着皮毛、半张脸都被涂成红色的男性原始人,就坐在这个洞穴口子边缘处的一块石头上,怀中抱着一根被磨得油光水滑的武器,透过洞口往外面的雨幕看去,半红的脸上,显得有些忧虑。

    这雨不停的下,已经好几天了。

    这时候天气虽然暖和了许多,但真的去淋雨,还是很凉的。

    这也是这个人心中忧虑的主要的原因所在。

    几天没有怎么获得食物,他们部落之前所积存的食物已经不怎么多了,有逐渐变得匮乏的趋势,若是这雨再不停,继续下下去,那自己可就要带着部落里的一些人,冒雨出去获取食物了!

    这对于自己等人而言,可真的不是一个多么好的消息……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人隐隐的听到了一些什么动静。

    只不过因为距离过远、并且外面还下着雨,所以听得并不怎么真切。

    不过他还是站了起来,握着手中油光水滑的武器,将脑袋往外面探出了一些,显得警惕的往外面看。

    洞穴之内的其余人,见到这人的举动之后,许多也都变得警觉起来。

    他们从地上站起,朝着被他们部落的首领给堵了一半的洞口望去。

    有的人则提着武器来到了他们部落首领的身边。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并没有其余的动静继续传来,花脸部落的众人便松懈了下来,在洞穴之内,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而他们部落的首领,也重新坐了下来,继续望着外面下着雨的林木这些出神。

    “@¥W36……”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这个坐在这里的部落首领,忽然间来了精神,他扭头开口压低声音对洞穴之中的众人这样说道。

    随着他的开口,许多人精神都是不由的一震!

    在一小阵儿显的紧张而又迅速的忙碌之后,以这个半边脸都被涂抹成红色的首领为先、其余脸上或多或少也涂抹了一些红色的人,纷纷从部落洞穴之中钻了出来。

    他们猫着腰,也不顾这些雨水了,显得小心的朝着左前方而去。

    在那里,居然是破天荒一般的出现了七八只羊!

    要知道随着他们部落在这里长时间的定居,这附近基本上是已经没有什么猎物过来了。

    如同现在这般,一下子出现七八只羊的情况,更是没有见过!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人才会觉得稀奇,才会这样的兴奋!

    他们觉得连老天都在眷顾他们部落。

    要不然的话,为何会在他们部落食物渐渐匮乏的时候,将这样多的羊给送到他们部落的洞穴边上?

    送上门来的猎物,不要说是外面下着不紧不慢的雨了,就算是下冰雹,那也得冒着被砸的满头疙瘩的风险朝着猎物发起进攻。

    不然的话,实在是对不住自己!

    悄悄靠近了一阵儿,这几只羊发现了花脸部落的首领等人,便开始逃离。

    花脸部落的首领见此便不再隐藏身影悄悄靠近,而是直接站起身来,一边对众人大声呼喊着,一边奋力将手中持着的投枪一般的武器,给用力的投掷了出去!

    此时花脸部落的首领距离这些羊已经不怎么远了,而狩猎又是他吃饭的本事,在加上一些运气成分在里面,这猛烈一击下去,倒是直刺中了一只羊,将之给刺翻在地。

    其余人也都是纷纷行动,大显身手,随着自己部落首领的命令,嗷嚎着朝着这些羊猛扑而去……

    一番的追逐与堵截之后,花脸部落的首领带着部落里的人重新返回到了部落的洞穴之内。

    随着他们一起回来,并进入到洞穴之中的,还有三只断气的羊。

    虽然不少人身上,都因为刚刚的捕猎而弄了不少的泥水,不过看着眼前这刚刚断气的羊,众人还是格外的欢喜。

    毕竟这是上好的食物。

    而首领等人为了捕杀这些猎物,身上虽然弄上了一些泥水,但因为离开部落不远,出去的时间不长,倒也没有什么妨碍。

    花脸部落的首领让部落里的人,对这三只羊剥皮,开膛破肚之后开始下锅。

    说锅并不怎么准确,准确的说应该是大号的陶罐。

    花脸部落的人,对于这些已经是非常熟练了,没过多久,就已经是有弄好的肉,被放入到了陶罐之中开始熬煮了。

    花脸部落的首领没有在这里看部落里的人欢喜的做着这些事情。

    此时的他,再一次的来到了洞口的边上,透过洞穴的口往外面望去。

    实际上花脸部落现在有许多人都在留意着外面的情况。

    毕竟部落刚刚猎到了几只跑到自己部落边上的羊。

    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不得他们不会心存侥幸,期盼着还会有羊从别跑来。

    “WE@#W的……”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心中的期盼在冥冥之中得到了什么应允,花脸部落这里,正在熬煮的羊肉汤还没有好,就又有羊从从部落的西面跑了过来,出现在了花脸部落人的视野之中,

    看到这样的一幕,许多花脸部落的人,都是忍不住的喜上眉梢。

    片刻之后,花脸部落的人就从洞穴之中出来,然后朝着这几只新出现的羊悄悄的围拢而去,一轮新的猎杀就此展开……

    整个花脸部落都沉寂在喜悦之中。

    刚刚的那场围杀,他们部落再一次的喜获了两只羊!

    有了这前前后后获得的五只羊,那就算是这雨再下上几天不停,那他们部落基本上也不用再为食物做过多的担忧了!

    花脸部落的首领也一样的高兴。

    只不过在感到高兴的同时,他还显得疑惑重重。

    “@#@##……”

    这样过了一段儿时间之后,花脸部落的首领终于是开口说了话。

    他话所说的意思是,今天的这个事情有些蹊跷。

    之前的时候基本上不会有什么猎物过来的自己部落,现在接连来了两拨不说,这些猎物看起来还显得比较疲惫。

    若是平常,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听到自己部落的首领这样说,之前一直沉浸在获得猎物的快乐之中、并盼望着还会有这样的猎物再度前来的花脸部落众人,这才察觉到了这事情的不寻常之处……

    喝过了掺杂着羊肉与一些野菜之类的东西熬煮出来的食物,花脸部落的首领等人身上微微有些见汗。

    又稍稍的等待了一阵儿,见雨不怎么下了,花脸部落的首领,带着花脸部落超过一半的人离开了部落。

    他们手中携带着武器,并且每个人都还带着一张多余的皮子。

    这皮子是他们用来遮挡雨水的。

    出了洞穴之后,他们便随着他们部落的首领,一路朝着西面而去。

    因为之前的那两拨羊,就是从这个方向来到自己部落前面的。

    借着这些羊所前来的方向,花脸部落的首领,基本上能够确定,自己之前坐在部落洞口处隐隐听到的那些不寻常的动静,就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

    再加上接连来了两拨比较疲惫的羊这个显得有些奇怪的事情,花脸部落的首领,终于还是没有忍耐住,带着部落里的人,从洞穴之中走出,朝着可能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的地方而去,准备一探究竟……

    “咩~”

    “咩~”

    花脸部落的首领等人,顺着那些羊前来的方向与在地上留下的印记,一路追索而来。

    然后就看到了现在的这一番景象。

    只见此地一片的狼藉,诸多石头、泥土等东西堆积在这里,其中还夹杂着一些七扭八歪的草木。

    堆积在这里的大堆土石的边缘处,有着一些未曾被完全覆盖、还露出了一些身子在外面的羊,在这里凄惨而又绝望的叫着,很显然还没有死透。

    而挨着这一大堆的土石的山壁上,出现了一个惊人的豁口。

    让人一看就知道,地下的这诸多的东西,就是从这里滑落下来的。

    花脸部落的人,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时间都停住了脚步,站在几十米远的地方,在这里看着眼前发生的场景,有些不太敢过去。

    他们对于这样的、来自于大自然的力量具有天然的畏惧之感。

    不过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他们心中的这些畏惧,最终还是被那些半被泥石掩盖的羊给消除了。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如今这个还没有钱财存在的时代,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一样是需要为了食物拼命。

    一番的犹豫与挣扎之后,花脸部落的首领,还是做出了带着过来的人,去将那些被土石压着跑不了的羊给弄出来,然后带回部落去,让部落里的人食用的决定。

    毕竟部落里获取食物并不容易,这些羊,若是放在平常,比他们往日里很多天捕获的都要多!

    不过花脸部落的首领还是留了一点心眼,那就是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留下几个人在远一点的地方负责看着那坍塌过的石壁,一旦这些石壁有再次坍塌的迹象,就让这些人高声呼喊示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