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全民的诸天时代 > 第十七章 截然不同的路
    玄难、玄寂见萧远山准备直接上少林,立刻念一声佛号站出来阻拦,“阿弥陀佛,两位施主此番入少林,难免残杀无辜,我等不能坐视不管。”

    从原著不难得知。

    聚贤庄距离许家集小镇七十里。

    许家集则是少林山门脚下的小镇。

    从这个地方去少林,最多也就百里路程。

    以萧远山父子武功,半日不到就能抵达,而此刻少林无防备,二人上去就要拿方丈玄慈,少林僧众岂会坐视不管?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玄难、玄寂作为少林高僧,岂能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今天在这,他说什么也要挡住这对父子。

    “滚开!”萧远山冷笑:“你们两个废物也想挡住我们父子?若不是老夫答应先生,不在聚贤庄动手,你们两个贼秃,顷刻已是死人!”

    两位高僧依然没有退让的样子。

    一副要以死阻拦的样子。

    现场群豪面面相觑显得有些尴尬,如果两位少林首座与萧远山父子动起手,他们想来也是不能袖手旁观的,好不容易被百晓生阻止的血战,岂不是又要爆发了?

    张辰开口说:“萧老先生,你本就有严重的暗疾,刚刚又硬挡萧兄一记降龙十八掌,此刻想来已经内伤有发作的风险!”

    “至于萧兄?他过去连续数日每隔几个时辰,就给阿朱姑娘输送真气内力,现在功力也没有恢复巅峰,你们两个就这样上少林,不由分说对上少林僧众,以及躲起来随时发起暗算的慕容博,我看赢面未必很大。”

    他说到这顿了顿才说。

    “不如,定个日期,择日上山。”

    “届时同时邀请天下英豪共同见证,晚辈亦将与二位同行。”

    “天下英雄到时共同见证之下,少林众僧有心偏袒也会顾及面子,又能将这件事彻底大白天下,让您父子冤屈得以伸张,一举两得,如何?”

    “好,谢张兄为我父子着想。”

    萧远山还没开口表态,萧峰抱拳向张辰道谢了。

    他接着看向自己父亲说:“我答应要安护送张兄离开聚贤庄,玄慈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但大丈夫岂能违背诺言?”

    “好吧,既然这样,十五日以后,你我父子光明正大登少林!”萧远山没办法只能同意:“倒时还请张先生到场见证,为三十年前血案,讨回一个公道!”

    说完。

    萧远山不在逗留。

    他腾空一跃,先行离开了。

    萧远山父子不急着立刻杀上少林,玄难二僧也没有理由阻挠,少林寺有十五日时间做准备,倒是也绰绰有余了。

    只是。

    十五日后。

    又该怎么办?

    “二位大师,不用担心,少林这千年古刹的气运极深,此劫影响不了少林之基业,甚至经历此劫之后,少林将更添底蕴、在江湖屹立不倒。”

    玄难脸色一变:“当真?”

    张辰笑说:“我以百晓生之名担保!”

    其他人听到这话都觉得匪夷所思,萧远山、萧峰两位苦主上少林寻是仇的,姑苏慕容家知道老家主没死,闻讯肯定也会上少林。

    各大势力激斗。

    那些牛鬼蛇神多半也会抓住机会,

    那时少林不被搅得天翻地覆、元气大伤就不错,岂有平安度劫,甚至更添底蕴的可能?这不是在胡说八道么!

    可对江湖百晓生的话。

    此刻却是谁也不能小看。

    玄寂问:“可是玄慈师兄……”

    张辰收了起折扇淡淡地说,“三十年前的因,三十年后的果,两位都是佛法高僧,因果循环之道,想来不用在下来教。”

    任务已经完成。

    继续装逼没了必要。

    张辰本着不装无用逼的原则退场了。

    …………

    当夜。

    张辰在厢房休息。

    薛慕华亲自为小师叔奉茶。

    他的眼里小师叔已是神仙人物,天下群豪,武林百事,皆藏胸壑之间,不得不感慨说:“小师叔真乃神人,天下英雄今日之后,无人不知江湖百晓生!”

    张辰没喝茶,也没有搭话,而是闭目沉思,心中默默推演,今天所作所为,有可能造成的影响以及得失。

    薛慕华这时开口问:“只是师侄不太明白,萧峰父子终究是契丹人,师叔何必一而再为他们出头?”

    张辰睁开眼看着他,用关爱智障的语气说:“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而下山?”

    薛慕华愣了一下。

    他不知道易筋经的事。

    不过倒是突然想起来,张辰要求萧峰,帮他一个忙,杀了逍遥叛徒丁春秋,而想到这一次,薛慕华一个激灵,总算明白了小师叔的所谋之深远。

    薛慕华:“我懂了,小师叔故意插手聚贤庄,让自己的名声传播开来,丁春秋在听到消息以后,必按耐不住前来查探。”

    丁春秋以为无崖子坠崖已死。

    可如果无崖子二三十年前就死了。

    薛慕华这位年轻的小师叔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丁春秋想到此间关系岂能淡定?肯定会打听这位江湖百晓生的下落啊!

    张辰刚好又故意放出消息,十五日后与萧远山父子一起上少林,时间、地点,都交代清清楚楚,以丁老怪阴鸷性格,届时岂有不来之理?

    丁春秋不可能知道萧峰要帮张辰杀他这件事事。

    当然以丁春秋的自负,即使知道也不会放心上,他自诩江湖宗师级高手,根本不把萧峰这种后起之秀放在眼中,最终一步步踏进师叔的陷阱里。

    丁春秋好歹是一派领袖、一代强者。

    若要深入戒备重重的星宿派杀他谈何容易?

    可主动送上门来的话,又有绝世高手萧峰协助,一定有机会得手!

    原来,从始至终,都在小师叔的计谋算计之内,薛慕华刚开始对小师叔还颇有愤懑,如今算是彻底心服,再不敢有不敬之心。

    这个时候。

    萧峰带着阿朱前来求见。

    张辰问:“阿朱姑娘身体好些了吗?”

    阿朱点头:“已经好多了,多谢公子相助。”

    她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似乎非常的忧虑。

    张辰说:“我知道阿朱姑娘担心什么,其实大可不用担心的,十五日以后的结果未必是坏,你就留在这聚贤庄安心养伤吧。”

    给薛慕华使了一个眼神。

    薛慕华就带着阿朱先下去了。

    萧峰暂时不便带着阿朱,一方面阿朱伤势没有痊愈,另一方萧峰觉得自己可能会与慕容家爆发冲突,阿朱是慕容家族的丫鬟……还是让她留在聚贤庄,安安心心把伤养好吧!

    “萧兄,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张辰等薛慕华把阿朱带下去以后,这才对萧峰开口说道:“你如今知道了自己身份,是不是感到两面为难,不知未来如何是好?”

    “正是!”

    萧峰没服过什么人,唯独眼前这一位,虽说武功不高,但是深不可测,不得不服,此来就是向他请教出路。

    “我是契丹人,却受大宋养育,所识的文字,所说的语言,所学的武功,所认识亲友,都是宋人……大宋与契丹频频摩擦,恐几十年内就会爆发大战,请问张兄,我到时该如何是好?”

    除此以外。

    还有一个心结。

    他也没好意思说。

    萧峰与阿朱已经暗生情愫。

    但阿朱偏偏是慕容家族的人。

    慕容家族又偏偏是害死娘亲的罪魁祸首。

    无论怎么选、怎么做,都是错,哪怕是萧峰这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也陷入了迷茫,只好向张辰请教。

    “你说到底是眼界以及格局太小,局限在一国、一族、一时空。”张辰平静地说:“如果有一天,你能跳出这片天地,一切烦恼就不复存在了。”

    萧峰愣道:“什么意思?”

    “嗯,因一些原因,我只能说这么多。”

    张辰不能向土著透露系统与诸天,否则会被自动消音,甚至可能扣气运。

    他所以只能卖关子并且说:“稍安勿躁,等这一切结束,你仍心存疑惑,不知出路在何方,到时就来找我吧,或许我能带你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以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