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锦衣血途 > 第71章 东西不见了
    (有什么建议,大家可以在评论区写出来!!)

    夜晚,依旧是阴雨不断,陈啸庭一行仍未能成行。

    这么多东西肯定不能随意放着,陈啸庭便安排了人手轮班看守。

    也亏得这场大雨不断,虽然陈家集不少人都知道有锦衣卫来了,但却不知陈啸庭一行所来的具体目的。

    所以消息没有造成太大的扩散,好在陈啸庭几天前就派人去广德传讯,想必这两天刘玉才派出的援手就快到了。

    今天是九月十三,轮到肖经业晚上当值。

    已夜深,其他人都已经睡下,唯有肖经业坐在窗边,听着雨声怔怔出神。

    就在此时,一名差役在旁道:“大人,说不定明天援手就到了,咱们就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实际上,肖经业此时心烦得很,右眼皮直跳让他心神不宁。

    只听肖经业道:“行了,别在这儿废话了,好好在外面放哨去,绝不能出一点儿纰漏!”

    这可能是最后一个夜晚了,肖经业可不想在自己手上出什么事,小旗官刘玉才临行前的交代还历历在目。

    “大人,这么大雨能有什么事儿?”

    听着手下浑不在意的话,肖经业脸顿时就黑了下来,然后便听他冷声道:“去……”

    在他手下干了这么久,差役们察言观色的本事却是练到了家。

    知道老大是真的生气了,几名差役便连忙退了出去,房间内只剩下肖经业一人。

    看着身侧摆着的俩大箱子,肖经业不由一声叹息!

    这次的事情他知道内情,所以很清楚这东西搬回广德后,会引起多大的波澜。

    “谢平啊谢平,你弄这么些兵器,却是要把自己杀死啊!”肖经业喃喃道。

    此时他还想到了王有田,这位也是要玩别人,却没想到把自己给玩死了。

    “此番让陈啸庭负责此时,到时候打倒了谢平,再将姓陈的推出去做替罪羊,安抚那些大老爷们……正好啊!”肖经业心头暗道。

    谁知就在此时,久未打雷的天空轰隆一声,惊得肖经业手臂微颤。

    这鬼天气,若是晴天早就回府城了……肖经业心头暗骂。

    也正是此时,门外传来“哐当”一声,然后就没了动静。

    “怎么回事?”肖经业大声问道,但却无人回应。

    做了近二十年的锦衣卫,肖经业这人的警惕性极高,此时顺手就将兵器拿到手中。

    只见他站起身来,一边向门口靠近,一边将佩刀缓缓自鞘中拔出。

    当肖经业走到门口,便看见手下三名差役,此时都倒在地上。

    “什么人……”

    后面的话肖经业还没喊出,便感到后颈处遭了一记重击,然后他便混到了过去。

    随后,便有四个黑衣人从黑夜中走出。

    “大哥,要不把这些官差都给杀了?”其中一人满是杀意道。

    便听为首黑衣人训斥道:“不要多事,上面交代不能杀人,只把东西带走就是!”

    看见手下兄弟似有反驳之意,为首黑衣人则厉声道:“行了,赶紧做事,换了上面大事,你们吃罪得起吗?”

    一听这话,这些人再无多嘴的念头,然后便老实做事去了。

    这些兵器数量较多,他们得来回搬几次,所以任务还是比较紧张的。

    看着手下人忙活着,为首黑衣人只能祈祷,上面说的都是真的,打晕看守这波人后,便不用管其他官差。

    …………

    凌晨,陈啸庭直愣愣的躺在床上。

    在别人看来他已经睡了三个时辰了,可实际上他却一直睁着眼睛。

    “大人,大人……不好了!”

    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同时还夹杂着张二铁焦急叫喊声,让陈啸庭一下就从床上坐起。

    “怎么回事?”陈啸庭沉声问道,语气中满是不善。

    便听张二铁在外面道:“大人……兵器,被人盗走了!”

    只听“哐当”一声,门一下就被打开,陈啸庭已经穿戴完毕,挎着刀出现在门内。

    “肖经业这个废物,是怎么当差的?”陈啸庭冷声道。

    虽然陈啸庭在情绪上没有多大波动,但张二铁替他干了这多么脏事儿,便能体会到陈啸庭已经处于怒极状态。

    两人迅速便往后院赶去,此时放置兵器的房间里,已经站满了校尉差役。

    足足二十几人待在里面,一个个挎着刀神色肃穆,皆看着中间魂不守舍的肖经业和手下。

    赵英和王平安二人更是心中情形,今日当值的幸好不是他们,窦泽这大锅就得落在他们头上。

    当陈啸庭出现在门外,便厉声喝问道:“肖经业,你是怎么看守的?”

    哪怕是当了多年的锦衣卫,遇到这种事情肖经业也难保持淡定,面对陈啸庭的质问根本不知如何作答。

    而在这种情形下,哪怕是旁边看戏的人,在陈啸庭踏入房内时候,也都将自己的头低了下去。

    陈啸庭在百户衙门威名赫赫,现在正在气头上,可没人想给自己找不自在。

    来到肖经业几人身前,几面差役此时也都低着头,根本不敢面对陈啸庭。

    “废物……”

    “饭桶……”

    “蠢材……”

    经过三名差役身前,陈啸庭每骂一声,便会狠狠给其一耳光。

    陈啸庭本就力气颇大,若不是有意控制力道,能把这三人一嘴牙给打掉。

    见此情形,房间内其他人将头垂得更深,即便是赵英和王平安,此时也不忍再继续看下去。

    作为新人,他二人委实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形,气氛实在是恐怖压抑了些。

    来到肖经业面前,陈啸庭却没动手打他,校尉之间基本的尊重还是要有的,更何况要打击一人未必得用拳脚。

    “老肖,你是在百户衙门也干了这么些年,最有经验不过……为何偏偏在你这里出了事?”陈啸庭指着肖经业问道。

    “你说,你让我如何向刘小旗交代?你说?”陈啸庭质问道。

    犯了大错的人,肖经业此时还能说什么,肖经业只能沉默以待。

    甚至此时,他的眼已经通红,隐隐有泪花涌动,这意味着他已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是啊!为什么偏偏在自己这里出了事?为什么为什么?肖经业心头煎熬不已。

    现在的他比死还要难受,至少死了一了百了,而不用受这份煎熬。

    训完肖经业后,陈啸庭又指着房间内其他人骂道:“被人摸了进来,还把东西都给带走了……你们说,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是不是被人抹了脖子,你们都能安睡?”

    作为行动负责人,陈啸庭自然可以随意骂人,其他人只能老实听着。

    肖经业这老江湖都不敢反驳,赵英和王平安则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惹恼了陈啸庭。

    这也不怪陈啸庭反应过激,今晚之事他也有部分责任,这时候他怎么发火儿都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