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有得有果(第1/1页)
    又是一年桃花季,粉嫩的桃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发着隐隐的光华,灿烂的阳光透过清晨的露珠发出些微的色彩,格外夺目。

    还是那家熟悉的屋檐,只是慢慢染上了历史的痕迹,或许已经过了好几年了。

    随着大婶的鼓气声,牛车大叔妻子疼痛的呻吟声在房里传出来。

    两个大叔守候在门外,一直云淡风轻的牛车大叔此时攥紧着双手,紧张到不行。

    一声婴孩的哭啼声惊得他一下子从椅子上站立起来,周围的空气像是被压缩了似的发出噗呲的声响。

    之前坐着的椅子似乎是被什么无形的力道碾压了似的,一下子变成几块掉落在地上,惊得起一片灰尘。

    大叔看到这阵仗不由也吓了一跳,迟来的惊恐还未上来时,注意力却又被从产房里走出来的大婶给吸引住了。

    刚生出来的孩童,皮肤还带着暗红色的粉嫩,却也是能从显露出来的五官,看得出完美的继承了父母的优点。

    “恭喜牛哥,是弄瓦之喜呀。”

    大婶抱着婴孩拍了拍,便递到牛车大叔面前,想要让他抱孩子。

    往日里看上去五大三粗的牛车大叔却一下子局促不安起来,手用力的在裤摆上擦了擦。

    伸出手,却不知道该怎么抱。

    他本来已经无望了,以为这辈子都不能有孩子了,毕竟她的妻子在之前的岁月中,跟他吃了不少苦头,以至于伤了身子。

    却是老来得女,这真真要视作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来。”

    大婶看出了他的不安,心里头也觉着有些好笑,直接一把把婴孩塞到了他的怀里,还动作麻利的给他调整了抱娃的顺序。

    这模样,跟自家老头子当初一个样,却也都是疼家人的主。

    被这样折腾,那婴孩睡的正熟,完没有察觉,甚至于在牛车大叔这个不太舒服的怀抱里,只是轻轻的动了两下,又蹭了蹭襁褓才沉沉睡去。

    牛车大叔的妻子在怀孕后,牛车大叔就买了两个丫头帮忙照顾,她方才进去不过也只是给她打打气罢了。

    现在孩子生了,那些丫头在里头收拾着,也就没她插手的份了。

    “老头子,你还别说,看到这孩子,我就心里涌上一股亲切感,也不知道为啥。”

    大婶功成身退,挽着自家相公,看着牛车大叔抱着婴孩的模样,不由有些感叹。

    襁褓里的婴孩在这时伸展了一下手臂,右手胳膊上一个桃花状的小胎记在被里若隐若现。

    大婶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随后一抹酸意涌上心头,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

    她不自觉的走上前,从襁褓里小心翼翼的挪出婴孩的右胳膊,看着那胳膊上的胎记,楠楠的说道。

    “……小桃。”

    大叔被大婶的态度吓到,也跟着上前,同样看到了那胎记,不由含着泪抱住自己低头痛哭的妻子,声音略微有些哽咽。

    “是的,小桃她回来了。”

    当初取名小桃,本就是因为那个孩子,一出生的时候,手臂上就有个桃花妆的胎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