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使命犹存(第1/2页)
    “哟~小裴珺来了呀~”看似娇俏的俏皮话,说出口的时候却是男女同声,完觉察不出其中应有的味道。

    “孟婆好。”

    郁裴珺也不是第一次见她了,早就习惯了她这模样,收起油纸伞走到孟婆那,看了看她锅里正在翻腾的汤水,神色不明。

    “我口渴了,来讨碗汤水喝。”

    放在其他活人那本因有些奇怪的话语,在孟婆这却好像是习以为常,只是用那纤细的有些可怕的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有些故作嗔怒。

    “说了要你叫我孟姐姐,你看人家这腰身、这肤质,哪还有一点儿婆婆的模样。”

    好像说着还不满足,更是掐着腰在她面前摆了摆,强调着自己的身材。

    郁裴珺没说话,只是低着头,抿了抿嘴,在强忍着笑意。

    孟婆也没闲着,说罢动作麻利的给她呈了一碗汤来,看似汤水在瓦罐里翻腾着,接到手里的瓷碗并不滚烫,暗灰色的汤在雪白的碗里显得格外浑浊,有些看不清里头放了什么东西。

    “也得亏你每日这个时候才来,要不然就不知道其他在奈何桥当班的鬼差,肯不肯给你这碗汤了,他们可没这胆子。”

    虽说她是孟婆,可不也是一直在这里当班的,要是一刻都不曾停歇的话,哪怕她一介区区鬼灵之体,怕也不得累死去。

    孟婆在一旁话匣子打开了,也不管有没有回应,就一个劲的说着。

    而她却垂着眼眸,看着手里的汤,好像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将孟婆的细碎话语都阻挡在了外头似的。

    郁裴珺眸子里闪过一抹茫然,下一刻便端着碗,直接一下子喝了下去,跟囫囵吞枣一般,不知其味。

    看着她这副模样,孟婆一时也止住了话语,她是知道郁裴珺为什么如此做的原因的。

    “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这汤只对普通凡人有用,对于你这种神……什么都忘不了的人是没有作用的。”

    孟婆有些痛惜的说道,她就看不得这小家伙这副可怜的模样,格外让她心里隔应的慌。

    “可是我不想记得那些,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只有我一个人记得……”

    她的语气里满是绝望,哪怕现在已经过了许久,每当夜晚来临时,每当她走入地府时,每当她歇息闭上眼睛时,郁裴珺会清楚的知道她与周围的格格不入。

    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显露出其主人控制不住的情绪,沉浸在自怨自艾中无法自拔。

    她多么希望能够有一天喝下这孟婆汤以后,能像其他鬼魂那样忘记一些凡尘事,获得解脱。

    哪怕她使命在身,但已经如同行尸走肉痛不欲生。

    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才没能听见孟婆差点说漏嘴的话语,孟婆看了看她。

    下意识拍拍自己惊恐未定的小胸脯,左右心虚的观望的看了看,没好气的用手指点了点她的眉心。

    雪白的肌肤被孟婆这一点,骤然显露出一个血红色的莲花印记,凝如朱砂,在奈何桥微弱的光照下,依旧显的如此夺目。

    那印记若隐若现,之前好奇郁裴珺这个活人的鬼魂,在吃过纸伞的教训后,就不敢再靠近了,只是隔的距离还是不远。

    但在印记出现后,好像察觉到什么恐怖的威压似的,原本整齐的队伍一下子就杂乱了起来,部都往后退了好远,由郁裴珺为中心形成了一带真空圈。

    “上天让你经历这些自然有他的用意……”

    抚摸着郁裴珺的眉心印记,孟婆淡淡的说道,似乎是在对郁裴珺说,却好像又是在喃喃自语一般,带着无尽的深意。

    正当这陷入沉寂之时,一位身着一身素色白裙的女子走到她身旁,向郁裴珺服了服身,恭敬的说道。

    “差使,时间到了,可都在等您呢。”

    “嗯,知道了,马上就去。”

    她摇了摇头,似乎就能够把自己心里的愁绪给甩掉似的,跟孟婆打了声招呼,这才转身离去。

    看着那走在前面挺着笔直脊背的背影,孟婆不由有些心疼,手又接着挖了一勺汤呈给接下来的鬼魂,再不工作,今天怕是业绩会不够的。

    “天道这又是何苦呢……”

    轻飘飘到没有发出声音的话语,不由的从孟婆嘴里感叹而出,看着刚喝完汤,忘记一切事物,懵懂无知看着她的鬼魂,她一边又深深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摆了摆手。

    “下一个。”

    傻站在原地的鬼魂,被守候在旁边的鬼役拉走,惩罚完以后,孟婆这属于最后一道工序,之后就能够转生投胎,再次经历轮回。

    在她感叹的话语没说完多久,孟婆这处阴沉沉的天空开始隐隐发出阵阵雷鸣,把队伍又吓的散乱起来,她撇了天一眼,有些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