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村庄冤魂(第1/2页)
    她的声音在安静的阎王殿里,似乎显得格外的响彻,好像带着回音一般,也就是在这回音中,被押解上来的鬼魂开始审理它的罪过。

    国土最为偏僻的一个小村庄,这里的人们靠着自给自足过着自家的小日子。

    男人们每日里就是田间的三亩地,而妇人们则是居于家中,洗衣做饭、柴米油盐,说不上富裕,却也是能平平淡淡看得到头的普通日子。

    若不是村长家的儿子和另一户民户家的孩子一同考上了秀才,或许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变化。

    人心难测,更不用说是那可怕的嫉妒之心。

    之前倒还好,都一起前来恭喜,可是在之后的考试中,民户家的孩子再进举人,而村长家的孩子却落榜后,一切就开始发生了变化。

    民户家本家境平实,家在村子里是都知道的老实本分,却也都是老实过了头。

    为了帮助外地人逃避追逐来的官兵,就此一去不返,自此家里就只剩下了妇人以及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

    而从家有壮丁的民妇变为一个寡妇,为此今后的生活可想而知的艰辛,更不用说含辛茹苦的将那孩子带大。

    正当对孩子付出刚得到回报之时,寡妇不知道因为她的努力,这灭顶之灾竟然会降临到她的头上。

    开始有流言蜚语在村庄中传播,村子本就不大,如果是三个妇人知道了的话,那等同于整个村庄都得知到了这谣言。

    毕竟常居于在家中的农妇,最喜欢就是到处去串门子,嘴皮子八卦得很。

    一个个说是那举人家的寡妇勾搭上了县城里的哪个富商,因此得了银钱让那举人去读书、买通。

    要不然这家那小子,怎么可能比的上村长家这个在县城私塾里读书的学生,还能再中举人?!

    为了积攒银钱供孩子读书,寡妇几乎是足不出户,哪里还会知道这致命的谣言在肆无忌惮的蔓延。

    之前还会出几趟门,收拾菜地,只是从秋天过半,寒冬将至,粮食都收在了地窖之中。

    原本家里的土地因为男人不在了,除了自家小院开垦出的那两亩地自种吃食外,其余几亩的都租了出去,也就早早的停歇了秋收。

    说是租出去,却因为耳根子软,都乡里相邻的几乎是白给人家差不多,没得几个铜板。

    就在一天夜里,几乎是村庄的人都举着火把来了,把寡妇的院子给围成一圈,那来势汹汹的模样,让寡妇有些胆怯起来。

    透过有些破破烂烂的窗户纸看着外面,那一个个平常看似熟悉的乡民们在火把的照映下,显得格外的狰狞恐怖。

    “贱人,不守妇道!”

    “滚出来!我们要替天行道!”

    风透过穿吹进屋子里,让她有些冷的瑟瑟发抖,就更不用说他们嘴里那不堪入耳的辱骂了。

    自家的小子进了举人,受了先生的青睐,知道他家境不好就直接免学费让他住入书院,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

    家里就她一个女眷,更不用说这破旧到不行的茅草屋,这么多人怕是一人踹上一脚,都能够将其踩塌。

    外头人叫了许久都没听到里头有所回应,就有好事者开始挑动人心,颠倒是非黑白,将一盆洗不净的污水直接倒向寡妇。

    或许是离得近了,又或许是有人有心的行动,火把的火星溅落到茅草屋上,渐渐冒起了火花,燃起了烟火。

    寡妇的叫喊声开始在屋里头响起,想要打开门逃离出去,却绝望的发现门不知道怎么被人从外头锁起。

    明明知道这样子下去的情况,她只有死路一条,外头那么多村民们却都冷眼旁观着,不做举动。

    就这样,在那满空繁星的夜晚,寡妇就被自己以为和睦的村庄给吞噬了个干净,之剩下一具黑色的骸骨散落在那片残骸之上。

    等到那中了状元的儿郎归来后才发现,自己那想要报答的母亲早已经不在,悲痛欲绝之下病逝而亡。

    若是普通一届进士状元郎或许没有那么会引起皇帝的关注,只是那小子皮相尚可,被当朝宠爱的公主相中。

    官府派下人来寻探之下,查明前因后果,上报朝廷,可谓是震惊朝野。

    那些村民承受了皇帝的雷霆之怒,村被处以绞刑,一个村庄就此荒废,只剩下那一砖半瓦证明这村子里曾有人住过。

    女鬼略微带着呜咽的声音说完,在她说的过程中,鬼役就已经把他们村庄里的鬼魂一个个提了出来。

    在她的后边一列排整齐都是那村庄里的人,脖子还有着绳子的印记,却都唯唯诺诺的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陈李氏,害死你的人,本官会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就跟着黑白无常他们去投胎吧。”

    “民妇晓得,只是我那孩儿……”

    女鬼用衣袖擦了擦脸上滑落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