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后宫无情(第1/2页)
    虽不是朝堂重臣的女儿,从小也没有受到过贵族世家一样的教育,但她有着智商在线的脑子。

    她也不是没想过要问皇帝,只是每当她的询问刚开了个头,皇帝那冰冷的眼神便开始注视着她。

    冷的她连想要说的话,都堵在了嗓子眼,憋的难受。

    “贵妃娘娘,您今日穿这件衣裳吧。”

    一日被寝殿里伺候的马嬷嬷大清早叫了起来,她也没生气,十分好脾气的任由着嬷嬷对她上下摆弄着。

    只是突然之间,混浊的脑子突然回想起小时候自己喜爱的布娃娃,而现在她与那布娃娃又有什么区别。

    猛然清醒,而她已经被打扮一新,看着从西方进贡上来的玻璃镜子里,自己那格外正式的装扮,手不由在宽大的袖摆里握紧。

    与皇帝颜色相差不大的灿黄色锦袍,上面的绣着金凤朝祥的图案,金线绣成的羽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雪白的宝珠镶嵌在其中,作为点翠只用,可谓是奢华至极。

    就更不用说她头上带着的那顶精致典雅的凤冠了,一帘又一帘玛瑙穿成的珠帘构成凤凰独特的羽翼,让凤冠的重量减轻了许多。

    而凤头叼着的珠子,以及垂落至额心的流苏,则部都是用夜明珠打磨制成。

    若不是因为现在已经是白昼时分,怕是那产生的光,能够照亮整个屋子。

    这华丽的衣服却和她平日里穿着的截然不同,更不用说那花样子对于她目前的品级来说更是逾越的大罪。

    “这,这不是我规格能穿的衣服。”

    她一时之间慌了手脚,想要转回身从衣柜里拿自己之前的衣物换上,却在转身之后,看着自己寝殿里宫女正将她之前的衣物拿出殿外。

    “等等,给本官站住。”

    原本平缓的脚步急促起来,鞋子不由的在寝殿平滑的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正在快要走到之时,却被嬷嬷给直接拦住。

    “马嬷嬷,这倒是怎么回事?”

    一大清早遇见这种情况,她终究是皱起了眉头指着那些宫女向嬷嬷询问道,难得对马嬷嬷冷了脸色。

    马嬷嬷,不或者说整个寝殿,看似华丽,实际上却只是一个囚禁她的囚笼罢了。

    所有的宫女、太监,包括马嬷嬷在内都被被皇帝直接赏下来的恩赐,只是她宁愿不要。

    在寝殿里,皇帝不在的时候,马嬷嬷比她说话还要管用,未免有时候让她有些心生不快,憋闷得慌。

    面对贵妃娘娘的质问,马嬷嬷满是褶子的脸上带着笑容,那笑容不多不少,好像是用尺量过似的。

    只见她双手在胸前合礼,恭敬的说道。

    “恭喜贵妃娘娘,皇上今日要进行册封大典,封册您为皇后。”

    表面上的兴高采烈,说出的语气却平淡如水,她是皇帝的心腹,更是久居于宫中的老嬷嬷。

    平日里更是和这位贵妃娘娘朝夕相处,眼睛尖利得很,她怎么可能看不出眼前这个看似受尽宠爱的妃子,实际上至今还是处子之身。

    “这……本宫怎么不知道?”

    因为之前那段时日被人陷害,计划的细密周详,除了她自己知道真的没做过之外,造假得真的没什么差别。

    虽然闹到最后还是被皇帝给维护保了下来,却也是无辜的被下了命令禁足半年。

    只是今日才结禁,怎么就被册封为皇后了?

    那可是一国之母,而且照这副情况,她竟然是最后一个知晓的。

    她不由的后退了几步,浑身没了力气,活力好像在这一瞬间从她的身体里抽得一干二净。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皇上……皇上他到底想干什么?”

    一直顽强坚持,到了这一刻,心头的那一根弦终于崩掉,她真的再也无法乐观的自我安慰自己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贵妃娘娘,请前去参加您的册封大典。”

    对于贵妃娘娘如此的情形,她却视若无睹,置于她的面前,拍了拍手,便有两位人高马大的宫女将她给架了起来。

    “不!我不去!”

    她开始奋力挣扎,她不想要再做傀儡娃娃了!这一切的一切,于她何干!

    衣裳被折腾的满是褶皱,盘整齐的墨发弄得凌乱不堪,凤冠也歪斜了一半。

    “贵妃娘娘!”

    马嬷嬷这个时候才有些头疼的皱起了眉头,怎么这个时候闹腾起来了。

    这种态度,若是搞砸了册封大典,皇帝那她该怎么交代。

    “怎么了?”

    正在马嬷嬷在纠结要不要叫太医来用点儿药的时候,威严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那声音之熟悉,贵妃听到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是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