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后宫无情(2)(第1/2页)
    对于她的警告说完后,皇帝直接收回手,太监麻利的递上水盆和手帕,他像是嫌弃她似的。

    直到仔细清洗过后,直接头也不回就转身离开寝殿。

    家里人的性命在她手上背负着,她哪怕再不情愿,也不敢再起那抗旨的心思。

    她知道,皇帝那不是说着好玩的,若是她敢,威胁绝对会付诸行动。

    哪怕不说,只要他透露只言片语下去,有的是人能让他们家的人在这个国家活不下去。

    红的刺眼的红菱挂满了整个皇宫,在满朝文武的注视着下,她一步一步的从台阶走上。

    皇帝从上而下的看着她,阳光在他背后照耀着,明明应该是看不清他的脸。

    但她似乎能清晰的清楚他的容颜,甚至于现在的神情,都印刻在脑子里,一清二楚。

    一个冰冷无情的人,百般嫌恶的目光藏得极深,却有时会看着她的脸不自觉愣神。

    她就这样一边走着一边想着,直到走到了皇帝的身边,气氛沉凝的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皇帝看了她一眼,对一侧的大太监点了点头,太监这才上前,打开封好的诏书宣读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宁氏温辰,静容婉柔,丽质轻灵,风华幽静,淑慎性成,柔嘉维则,深慰朕心。今朝特册封为皇后,钦此!”

    太监尖利的声音,宣读着诏书,听着上头的描述,她简直要不认识自己了。

    这不是漫天扯谎吗?但突然她又想到,皇帝他连宠爱都可以造假,还有什么他做不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人的朝拜也并没有让她心里安心半分,若不是皇帝错身挽着她的腰,怕是她直接会腿软到倒在地上。

    “你可别以为是皇后就可以为所欲为,朕能把你推上来,自然也能把你拉下来,若是越线……呵……”

    她一下子从腰间至整个背部,一下子满是细细麻麻的冷汗,听到他最后那具冷哼声,不由的浑身颤抖。

    封后之后,宫殿却没有变化,后宫的各个妃子们到她这来前来请安。

    说是请安,却不知道是试探居多,还是下马威居多。

    “皇后娘娘,您这几个月可是一点儿门都没出,要不是知道您是在练习册封大典的礼仪,臣妾们还以为您怀孕了呢。”

    一位娇俏的美人,用扇子挡着嘴,还左右看着周围的妃子,或许是地位较高,别人听着她的话,都不由的点头称是。

    这皇后的位子,虽然是被人推上来的,但也不是谁说欺负就能欺负的主。

    或许是在皇帝面前那吃得亏吃多了,以她目前的地位早不像当初宫女那会唯唯诺诺,底气也足了起来。

    “毕竟是封后大典,本宫还是要准备充分些,才不好委屈了皇上的厚爱才是。”

    一边说着,她一边向养心殿那方位举了举手,说出的话,像是软刀子似的。

    力道虽不大,却扎得人生疼。

    可没看见,方才那妃子原本的笑容都僵在脸上,连笑声都收回来一半。

    那妃子从皇上还是皇子时期就跟着,为皇上生育过一子一女,其中皇子虽然后来不幸夭折。

    但公主这段日子可是正受皇帝宠爱,还以为这是皇帝打算封她为后的征兆,周围的妃子们都以她马首是鞍。

    那段日子,可让她得意不已,可后位却一下子就被这个狐媚子给了去,说说资历,在后宫中拿一个不比她深,凭什么她来当皇后。

    伺候皇上仅半年有余,却完成了她们几年都做不到的事情。

    想到这,那妃子眼眸里飘过一丝怨恨,却掩饰得极好,转头又面带起笑容来。

    拿起一旁宫女们刚送上的茶碗,雪白剔透的茶具,正是今年新上供的好货。

    不过因为用料独特,这在皇宫里还是头一份,之前去皇帝寝殿她没能瞧见,这会倒是在皇后这处看了。

    手忍不住慢慢握紧,指甲颇有些不堪重负的在瓷具上发出细微的声响,却因为主人家控制得好力道,也只她一人知晓罢了。

    “呀!好烫!”

    随着她的一声惊呼,那碗茶具就在地面上四分五裂,再也找不回原来的模样。

    “请皇后娘娘恕罪,这都是臣妾奴才的不是,把这太过于烫的茶水端了过来。”

    随着她的跪下,其余在旁边的妃子们也不敢独善其身,一起利索的跪了一地。

    经此一事,她总算是知道,这妃子怕是想要跟她杠上了。

    说什么她奴才的问题,这茶水明明是自己寝殿里宫女泡制而成,这人都是皇上赐下来的。

    哪怕和皇帝再陌生,但她相信,至少身为一国之君,他赐下来的人是绝对不会出这么劣质的错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