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后宫无情(3)(第1/2页)
    坐了一会,说了些有的没的,明妃这才起身,向皇后告辞。

    “真是不好意思,最近三公主略有风寒,怕是这个时辰臣妾还不回去的话,醒来她怕是要闹了。”

    手在嘴边轻捂,一副颇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模样。

    “不过,皇后娘娘,臣妾倒是说句不好听的话,您也该关心关心子嗣了。”

    后宫之中,充满着看不见的刀光血影,哪怕是在这第一次请安的时候,她和明妃不过是打了个平手罢了。

    ‘不,或者是她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奢华的寝殿内,雍容华贵的礼服,看似高贵的身份,以及那无数满是寂寞的时光。

    皇后心中的惆怅,皇帝却一无所知,或者是漠不关心,他此时还有着更为重要的事情。

    “朕进来了?”

    他敲了敲养心殿的暗房,里面的人儿传来柔柔弱弱的声音,只挠得他心里痒痒。

    “请进。”

    开门进入,一个女子正在桌案边绣着东西,里头没有窗户,便也只能靠着煤油灯的亮度来看着。

    昏黄的光线,心爱的人儿,此情此景,莫名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你这又是做些什么,不是要你好好歇息的吗?”

    皇帝胡乱把她手里的东西拿开,一把把人抱在怀中,有些急的说道。

    往日里,对着那些妃子们冷若冰霜的皇帝,此时面对女子,简直柔得似水,心疼得不得了。

    “左不过是无事罢了,想给你绣件衣服。”

    一头墨发未曾梳鬓,柔顺的由肩至腰,低着头,乖巧的置于皇帝的怀中,像只小猫似的。

    她的话语,以及那依赖的模样,一切的一切,都无比契合皇帝的心意。

    “你啊,现在最要紧的事儿,就是顾好自己的身子,对于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皇帝忍不住亲昵的吻了吻她粉红的脸颊,温柔的抚摸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肚子一切尽在不言中。

    “皇上~”

    女子害羞的抬起头,在皇帝的脖颈处磨蹭着,灯光将她的脸清晰的照射了出来。

    那是一张跟当今皇后—宁温辰,一模一样的脸庞,除了她的右眼角多了一滴泪痣,更加显得楚楚可怜外,几乎的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等到你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我会给你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站在我身边。”

    “嗯,妗儿相信皇上。”

    柳妗,长安人士,最初属罪臣之女,因其父获罪,子女入宫为奴,后被当今圣上的母后看上,收为侍女。

    在太后生下龙子后,因其性格温柔、处事严谨,作为皇上的教养姑姑,与其陪伴一同长大。

    在皇帝登基后,太后因担心皇帝与柳妗之间的感情会影响后宫,临死前下诏,将柳妗加至陪葬名单。

    她的担心也并没有错,在太后去世后,皇帝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将她找人替换,暗中把人给藏了起来。

    但为此依旧觉得不满足,希望能光明正大的和心爱的人相处,为此在见到宁温辰之后,只觉得这是天意。

    宁温辰家境虽低,但胜在清白,无需担忧被人弹劾。

    就此宁温辰被‘宠幸’,像是坐火箭一般,完成了从宫女至一国之后的成就。

    但皇帝其背后的意义可想而知,被抢夺身份、地位后的宁温辰该如何处置,相信也有所准备。

    在柳妗安胎等待生产的这一段时间,皇帝借着宁温辰的手,处置掉了几个平日里在后宫中格外嚣张的妃子。

    于此同时,皇帝也下了新的命令,让皇后假怀孕。

    在太医诊平安脉时,说出那句喜脉时,宁温辰的心都凉了。

    皇帝依旧没有宠幸过她,她依旧还是黄花大闺女,请问她怎么怀孕?怎么能怀孕?!

    她震惊之余,撇了皇帝那个反向一眼,却发现那眸子依然还是冰川那般冷冽,她就猜到这是皇帝的又一个计划。

    从她怀孕初期开始,后宫之中就开始热闹起来,或许就从未平息过。

    从小到她寝殿内被人偷放入蛇虫之外,再大到路上被泼油水的地面。

    若不是她真的没有怀孕,怕是这种折腾法,有了孩子怕是也早就会掉了。

    一月又过了一月,她的肚子也从微微隆起变成了一个大球。

    皇后躺在美人踏上,硕大的肚子在她宽松的衣裳下显得格外吓人,而她却有些无聊的正在戳着肚子玩。

    也是宫女手巧,这假肚子做的跟真的一样,那手感别提多像了。

    “皇后娘娘,请恕奴才们失礼了。”

    正在她玩的正开心的时候,马嬷嬷从门外走了进来,向宁温辰服了服身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