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稚子可怜(3)(第1/2页)
    眼睁睁看着他被那些人调教护养、买卖,以及被人凌虐死去,却什么都做不到。

    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眸,最后染成毫无生机满是绝望的目光。

    明明他是鬼魂没有感觉,却还是会觉得心口那一块地方痛的厉害。

    看着躺在面前渐渐失去生机的乞儿,已经长开的模样还带着些许的青涩。

    他是那样的年幼,此时却已经浑身布满伤疤,找不出一块儿好地方来。

    哥哥伸出手想要将他那睁着的眼眸闭上,只是手指直接穿过他的躯体,无能为力。

    “哥哥!”

    消失已久的呼唤在他的耳旁响起,衣角处传来熟悉的拉扯,他的弟弟回来了。

    “鉴于你们尚且年幼,功德尚浅,就将你们派入地府成为黑白无常,积累福报后再入投胎。”

    郁裴珺拍了拍惊堂木,就有鬼役将他们俩兄弟领到一边,让他们等待之后的审判。

    “我跟你们说,当黑白无常可是件好差事。”

    这位鬼役是位大婶,热情热络得很,听完他们的遭遇委实心疼,便好心的提点了他们几句。

    “大婶此话何解?”

    哥哥有些好奇的问道。

    “黑白无常是负责勾死去之人的魂魄,将其送入地府进行审判。”

    鬼役大婶指了指路口来来往往的鬼役们,有些穿着统一的鬼役工服,而有些则是黑白一对组成的一组。

    穿着整齐,手里牵着铁链,后头拴着一串似乎是刚死不久的鬼魂。

    “虽然说这工作繁忙,但待遇较好,也最易累计功德,等到功德累计到一定数量后,就可以去投胎了。”

    似乎是鬼役大婶许久没找人聊天,此时说起来是格外有劲,热情到想要为哥俩介绍完地府的一切。

    “……这功德难修,但有了功德后,投胎转世,福报则会一一显现出来。”

    鬼役大婶贴心的指点着他们,这份工作对于他们而言,可谓是积累功德的捷径。

    “你们看。”

    在哥俩正在认真听着鬼役大婶的话时,鬼役大婶看着堂中,拍了拍他们,让他们注意堂中发生的事情。

    一群蜷缩着身子的人,颇有些颤颤巍巍的缩在原地不敢动弹。

    乞儿又拉上了哥哥的衣角,躲在他的后头,似乎是想寻找着些安感。

    “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鬼役大婶拍了拍哥哥绷紧的背,淡然的说道。

    这里工作的鬼役们和黑白无常们,除了原来的那些鬼差,基本上他们这些鬼。

    都是因为当初被人害死,功德不够投好胎,才被判留下来工作的。

    但因此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够看到当初害他们落到如此地步的,能够得到审判,有因有的报应。

    “你们几人因拐卖人口,让众多家庭离散,孩子残亡,就此打入油锅、刀锯、血池和石压地狱。”

    看到底下那几个熟悉却又带着几分陌生的面孔,乞儿攥住哥哥的衣服微微紧了几分,但又扬起小脸对着大婶询问道。

    “婶婶,如果我们积累功德比较多的话,能让我们再投胎成兄弟吗?”

    看着乞儿对于哥哥的依赖,对于他们过往有点儿了解的鬼役大婶不由心头有些酸意上涌,她想起了她生前喜欢趴在她膝间的小孙子。

    微微吸了一下鼻子,摸了摸乞儿的头,轻声答到。

    “当然可以,但是你们需要很努力呀。”

    一边说着,一边左边牵着哥哥,右边牵着乞儿,往报道的地方走去。

    阎王殿里声音被他们渐渐抛在身后,就此划出一条界限,接下来的路,才是他们所需要关心的,而那些早就成为了过去,不值得挂心。

    随着一堆又一堆的卷轴堆积在阎王殿桌子上,郁裴珺的神色也越来越疲惫,等到那卷轴的高度于坐在一旁的男子齐平后,他总算是坐不住了。

    从自己的座位上起来,阻止了白兮要继续念读的动作,有些命令似的对郁裴珺说道。

    “不许再干了!你还真当自己是铁铸成的啊!”

    郁裴珺抬眸看了他一眼,却又伸手去拿,被他发现一把将卷轴抢走,藏在背后。

    “我说了不许干,就不许干,怎的,还想违背本殿下的命令不成?”

    “钟瞳霖,把卷轴给我。”

    清冷的眸子对上他,让他不禁的背后冒出冷汗,她不自觉散发出的威压让他有些心颤,却依旧坚定着自己的立场。

    “——不给。”

    “……”

    对于钟瞳霖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郁裴珺实在拿他没辙,却他又偏偏是阎王唯一的儿子。

    当初被阎王任命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