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骤然成长(第1/2页)
    为首的上司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了一句,但随着他们渐渐清理好的物件,其中一、两件物件却肆无忌惮的躺落在上头,是一个凡间百姓家中小娃娃最为常见的虎头帽和虎头鞋。

    那金灿灿带着些许红、绿色的花样子,别提有多辣眼睛了,简直是不忍直视。

    都在喉间的话语,又被咽了回去,反倒心里头对自家手下的话语表示认同,对于那些个物件掀起了无尽的嫌弃。

    ‘这些个玩意,自家傲娇的小殿下到底想买回去干啥呀?’

    正当钟瞳霖想要换一个街道继续逛下去时,淡淡的清香味从小巷子传来,直接吸引得他调转了脚步又往回走去。

    闻着香味,直至来到一家店面,朴实无华的小店,却蔓延的吃食的酸甜的香气,忍不住好奇起来。

    “这是卖什么的?”

    钟瞳霖对此有些好奇,忍不住开口问道,却没有得到回答,旁边站着的店家面带微笑的站在那儿,却对他这个活生生的人视若无睹。

    “老板,买半斤酸枣糕。”

    从店门外,一个百姓走了进来,店铺里仿佛是静止的画面才开始活动起来,原本站着不动的店家手脚灵活的将热气腾腾的糕点装到一旁的纸袋里,笑脸却还是挂在脸上,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他忍不住开始怀疑起自己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却也没发觉什么不同,本就是怕凡间的人看不见他,而特意施了诀,面上化作普通凡人摸样的。

    只是这态度,却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这怎的不理我?”

    百思不得其解,钟瞳霖有些奇怪的回头询问起跟在身后的下属,语气里莫名带着些委屈。

    收住心中莫名升起的笑意,他低头略微收敛了些扬起的笑容,走上了前,指挥着手下行动,顺便帮小殿下解释如今的局面。

    “这座城池,也归于判官郁裴珺差使所住的国家,因几年前的天降灾祸,实际上殿下您目前所逛的都皆于差使的灵力范围中。”

    看着自家小殿下惊异的目光投过来,属下略微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

    “目前这些凡人虽处于生活状态之中,实际上那副身躯都出自阎王陛下的傀儡之中,因为那次事故中,死去鬼魂数量太过繁多,甚至魂飞魄散者不计其数。”

    “为了地府的工作着想,也是在差使的要求下,将其凡人灵魂寄居在傀儡内,直至差使处理再前往地府等待轮回。”

    属下说着,心中对于郁裴珺的敬佩却油然而生,当初只是听闻罢了,觉得平平无奇,直至现在到了这地方,经历了这才知道郁裴珺所付出的辛苦有多巨大,而在阎王殿内那处理事务不想停歇的心思也有了解释。

    “这是父皇做的傀儡?”

    他还颇有些半信半疑,上下探寻着,直到发现阎王陛下所留下的标志才真正的相信这回事。

    “实际上这些凡人阳寿未尽,但承载的躯体却无法复原,所以目前他们所有举动的都是本该这个时辰发生事情,而我们其实是其中的变数,所以他们并不能感知到我们的存在。”

    这个事情,从小殿下第一次购买东西时,他就发现了,只是钟瞳霖沉浸在购物之中,没有停留,才没察觉之中的古怪之处。

    “那我买的这些东西?会不会有影响?”

    钟瞳霖有些不安的问道。

    “并不会,殿下,您看。”

    属下将他拉至店口,刚好一对父子正走过,父亲抱着手里的婴孩,手上明明空无一物,但好像是在拿着什么东西左右摇晃着。

    婴孩将眼睛落在空中,好像看着什么东西,开心的笑了,那声音清脆可人,只是这般看来却诡异得不行。

    钟瞳霖看了看手里的拨浪鼓,又看了看那对父子,只觉得违和得很,施了法将手里的拨浪鼓变到那父亲的手中。

    周围的人依旧还在逛着,他如此光明正大的举动没有一人做出反应,依旧在按部就班的做着自己这个时候该做的事情。

    街市上明明很热闹,他却莫名心头涌上了一股难以散去的寂寞,感觉到无边的安静。

    或许,直到此时,他才终于明白,郁裴珺那拼了命的态度究竟为何,以及那清冷的性情从何而来。

    之前他询问郁裴珺时,她那带着无尽深意的话语,带着淡淡的忧伤和数不尽的惆怅。

    “封谙,我现在才知道……”

    钟瞳霖双目有些无神,喃喃得说道。

    封谙双手并在胸前,鞠了个躬,语气比之前严肃了许多。

    “小殿下,现在知道,还不迟。”

    他虽然是小殿下的属下,却因为小殿下目前还未成长起来,还归属于阎王陛下管辖,这千百年来,小殿下那性子却着实让人头疼。

    或许是任性惯了,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