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娇俏可人(第1/2页)
    只是过会从旁边玩耍的小孩增添的鞋、帽,又或者是一旁妇人发鬓上增添的簪子才能看出他方才到底做了些什么。

    “小殿下,您长大了。”

    封谙忍不住感叹道,看着如今的熊孩子上司变的正经了许多,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

    “今后,还请您多多指教。”

    到了如今,钟瞳霖要是还不知道这是他和父皇一手计划的话,他就应该说笨到不行了,怪不得父皇这一次松口松得格外爽快。

    知道虽知道却生不起愤怒的心思来,他知道这是为了他好,才做出的种种行动,但若不是他真实的看到、经历的话,怕是心里的触动还没有那么大。

    郁裴珺那看似弱小的身躯,背负着如此沉重生命,而他身为堂堂地府阎王唯一的儿子,只单单凭着这身份什么都没有做过,空有着上千、上万年的岁数却一事无成。

    对此,他不由的下定决心,打算好好的干一场,转头认真的对封谙说道。

    “封谙,我们打包一斤酸枣糕回去吧,不理我们,我们自己动手就行。”

    原本身子站得笔直,正在等待钟瞳霖发号施令的封谙听到后,不由打了个踉跄,原本的正经也消失不见,略微咳嗽了一两声才去做。

    看来钟瞳霖虽然是说成长了些,但他的日子怕是还要有的熬啊,封谙不由在心中暗自腹诽着,手下的动作却还是没停。

    带着热气的酸枣糕在他拿的过程中,缓缓的诱惑着他,封谙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诶,好像闻起来还不错诶。’

    先不说钟瞳霖这边,封谙是如何假公济私的在打包酸枣糕的时候,给自己偷偷的也外带了一份,就单单只说郁裴珺这边,她可总算是用上了膳食。

    许是因为过了几个时辰,胃里消化完毕她吃进去的几勺微乎其微的粥水,终于算是打起了精神,着才开始不甘寂寞的抗议起来。

    那股子感觉是一阵一阵的,虽不说太过于剧烈,却也是痛得她注意力无法集中,这才将手中正在看着的书卷放了下来。

    可是即便是如此,郁裴珺却依旧还是一声不坑,好像似乎是打算硬生生扛过去似地,要不是白夕一直注意着她,怕是就要被她这面上这仅仅只蹙其的眉间给骗了过去。

    “小姐,最近天气转凉了,奴婢吩咐了厨房,灶台上让人温了鸡汤,您多少吃些,也补补身子。”

    白夕吧桌案上冷掉的茶盏换了盏,轻轻放置在郁裴珺触手可及的位置,又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这才温声说道。

    眉眼低垂,隐藏住眼眸里对于郁裴珺的心疼,不过是短短几年,小姐的身子看着就瘦了下来。

    要是夫人和老爷神志清明的话,看见小姐原本开朗的性子,变得如今这副模样怕是要心疼死的。

    “那就上了吧。“

    捂了捂酸痛的胃,郁裴珺的嘴唇抿紧成一条线,兴许是饿了的关系,连带着本就不好的心情,越发的坏了几分。

    手里的书放置在桌案上,微凉的指尖碰触上瓷杯,淡淡的花茶香气从茶杯中溢出。

    她微微一怔,余光中瞥见端了蛊汤来的白夕正偷偷打量着这百年,不由得唇角涌上一抹苦笑。

    她如今这副灰心丧气的模样,怕是让白夕看着眼里,担心了吧。

    淡粉色的玫瑰花瓣在热水的滋润下,慢慢展开着花瓣,许是运气好,还有几朵已经露出了柔软的内心,暗黄色的花蕊随着茶盏的移动,在茶水中一晃一动着。

    透明的茶水已经被花瓣染上了浅浅的色彩,郁裴珺轻轻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顺着喉咙,仿佛一下子流贯至身,就连她紧绷的神经,在如此的冲刷下,都不禁放松了些许。

    等她喝完了茶水,白夕也已经盛好了鸡汤,放在桌案上了。

    乳白色的鸡汤上飘着金黄的油光,露出的鸡肉紧致又充满光泽,用勺子轻轻的上下动着,藏起来的红枣和姜片正不甘寂寞的上下漂浮着。

    “咕——”

    原本郁裴珺还在纠结到底吃不吃的,她的胃却没有那么听话,不算小的声音在厢房内响起,两个人好像被按下了静止键一般,一动不动。

    直到勺上的鸡肉想要回到碗里好好的泡个澡,咕噜噜的从勺上滚下,掉入汤里扑噜一声,不见了踪影。

    “奴婢还有事,就先行退下了。”

    白夕忙乱将手里的东西随意收拾了一下,低着头向郁裴珺说道,也不等她回复,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咳……咳咳……”

    郁裴珺颇有些不自在,放下勺子,拍了拍自己的胃部,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叫你不争气,平日里未必还饿着你了,怎么就这么馋呢?”

    ‘咕——咕咕——’

    似乎是胃觉得郁裴珺太过于墨迹,迫不及待的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