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何其无辜(第1/2页)
    “娘,我出门了!”

    虽是穿着粗布裙子,只是弄得整整齐齐,却也显得各位精神。

    “好,路上注意安,早点回啊!”

    大婶在院子里,晒着自家当家的从林子里摘来的野果子,这晒成的干,酸酸甜甜,是自家的孩子格外喜欢吃的零嘴。

    听到自家丫头的唤声,抬头应和道。

    如果她要是知道,这丫头这一次出去带回的是凶多吉少的未来,她怕是打死也不会让她出这个家门的。

    只是这又有谁能够知道呢。

    一路上,小丫头一蹦一跳,嘴边还哼着歌,那副模样别提多可爱了。

    “哟,小桃,出去呀。”

    路过的婆婆见了她,也忍不住笑开了脸,和她打着招呼。

    跟在婆婆身后的小子,装作漫不经心的撇了她一眼,看着她看过来的小脸,一下子就收了回去。

    只是耳朵微微泛起了红晕,嘴巴却一声不吭,一副别扭的模样。

    “是的呀,婆婆,我去县城看能不能把花卖些出去。”

    一边说,她摇了摇手里的篮子,看见后头的小哥哥不理自己时,一下子有些摸不着头脑袋挠了挠脑袋。

    还未来得及升起的疑问,却在看到村口大叔的牛车时,一下子抛到一边去了。

    随意的跟婆婆两人道了别,便小跑的上前去。

    “大叔,我要去城镇,这是给您的铜板。”

    村口大叔的牛车,那是村子里普遍去往城镇的交通工具。

    这里虽说去城镇的路途不远,但能够轻松些,口袋里有几个铜板村里人,还是愿意休息一会的。

    这个时候,木板上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大叔看到小桃时,一下子敞开了笑脸。

    “怎的,去城镇干啥?”

    看着那小丫头花似的笑脸,大叔就不由心里头一软,心中不由暗自想到。

    ‘家里那婆娘十几年都怀不上孩子,他现在也不指望能抱个儿子了,只求哪怕能怀上个闺女也是可人疼的。’

    “叔,我是想着卖些花,攒些铜板给家里填补家用的。”

    牛车开始慢慢开了起来,哞哞叫的牛被大叔养的壮实得不行,在大叔柳条的驱使下,老实的向前走去。

    “哦,那倒是个不错的法子,不过你可要注意时辰,若是晚了,大叔可不等你了。”

    大叔撇了撇嘴,装作不在乎的说道,手却不自觉的摸了一把小姑娘的脑袋。

    “知道啦。”

    小桃听到他这样说,小脸上的笑意却不减半分。

    ‘大叔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上次她晚来了,本来以为已经走了,却没成想着牛车还在这里等着呢。’

    城镇比起村子里要热闹许多,她也不是第一次来,直接熟门熟路的到街市管理的那人处,交了几枚铜板,这才找好位置开始叫卖起来。

    许是她家的花香,又或许是看她家的花是刚摘下来的新鲜货,一下子就被几个宅子里出来的奴婢给看上。

    三下五除二,买几乎快半篮子的花,心满意足的回去,想着能做些什么新鲜玩意出来,好向自家主子讨赏。

    很快将花出去的铜板挣回来还有余的小桃,摸了摸腰间的荷包,一下子笑眯了眼。

    她仿佛看到花绳、小雕刻品在向她招手,忍不住嘻嘻捂嘴笑出声来。

    这一笑不要紧,却让经过这里的纨绔子弟一瞥看上了眼,挥了挥手中的折扇,对着后头跟着跟班指了指。

    “帮我去查查那丫头的来历,大鱼大肉吃多了,偶尔吃点清粥小菜也是不错的。”

    说罢,眼眸在小桃身上意味不明的转了转,略微舔了一下子嘴唇。

    小桃那篮子花,卖的格外紧俏,差不多快是中午午饭的时辰,她就卖的一干二净。

    转了转,便毫不犹豫,先把弟弟、妹妹想要的东西买了,在去了一趟布料店和粮食店。

    布料店的衣服五花八门,那一个个料子看的她眼都花了。

    “请问您想要买些什么呢?”

    布料店的小厮态度很好,丝毫没有看到她是个孩子就怠慢,轻声的向她问道。

    她转悠了一圈店内,才看中了一匹暗红色的布料,指了指。

    “我要买一米的。”

    小厮态度不变,眸子里有些惊讶,手下的动作还是没停,麻利的把布料裁剪好,甚至于还送了几块布头给她。

    看着小姑娘疑惑的眸子看过来时,原本脸色自带的笑容加深了些,显得更为真实。

    “这个是本店附赠的,希望您能用这匹布给您家人缝件漂亮的衣裳。”

    孝顺的孩子总是更能够得到人喜爱,那暗红色的布料一看就知道,那是给稍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