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何其无辜(6)(第1/1页)
    啪嗒两声在大叔和大婶背后传出,只是沉浸在悲痛中的夫妻俩,无暇顾及。

    牛车大叔和他的妻子互相靠着,虽然只看到小桃在大叔、大婶怀里露出的一只手臂。

    只是那青紫的肤色,以及那无力的垂落,早就见多识广的他们哪里会不晓得,小桃目前的状况。

    大叔眼前一下子恍惚起来,小桃的一瞥一笑都晰晰在目,他没有孩子,小桃从他搬这来住开始,就笑嘻嘻的向他们打招呼、问好。

    屋里的两个小孩听到父母的哭声觉得奇怪跑了出来,看到躺在大叔怀里的小桃时,年幼的两个孩子天真的觉着姐姐只是睡着了。

    “姐姐,别睡了,快起来,爹娘都哭啦。”

    最小的妹妹牵住了小桃青紫的手,左右摇晃的撒着娇,可惜再也没有人摸她的头,笑着答那一句好了。

    或许是不安,或许因为氛围,本来一无所知的他们,攥这爹爹的衣摆,揉着眼睛,慢慢的抽泣起来。

    悲哀的气氛慢慢在田野中蔓延,小桃的灵魂漂浮在他们身旁,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

    “是我的错,我一定要抓到凶手。”

    牛车大叔捂着眼睛,一滴晶莹的泪珠从他脸颊上滑落,整个脸因为悲愤而显得有些狰狞。

    “嗯。”

    他的妻子回应道,那个孩子她也喜欢得不得了,乖巧懂事,可人怜爱,只可惜红颜薄命,就这般早早的去了。

    牛车大叔召集了他剩余的手下,仔细调查一番,或许是那家人高傲,觉着一户普通农家翻不起什么风波。

    竟是直接光天化日,当着众多百姓的面,将小桃径直撸了去。

    就连丢小桃到村子里,都直接是带着家徽的马车,似挑衅,又似羞辱。

    牛车大叔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那动了手的,以及罪魁祸首都一起悄悄的绑了过来。

    寻了一处林子里的小木屋,就把人放倒了丢在那,叫上了小桃的爹娘,有仇报仇。

    原本朴实的村民也有他们的逆鳞,夫妻俩都是性子极温和的人,却在面对这几个害死小桃的凶手时,宛如恶魔。

    一番折磨将人弄死后,牛车大叔直接把人丢出木屋,林子里的野兽会寻着气味把人啃食掉,就连死也没有尸。

    “观看过往,此女年纪尚浅,不仅没有恶,反而做了不少善事,还积累了功德。”

    郁裴珺翻看了一下记录,那牛车大叔是退隐下来的皇亲国戚,因为对小桃的愧疚,以小桃的名义建施粥棚以及难民村。

    虽是他人做出的善事,但也有小桃的缘故,因此沾边能有功德,他救助下了不少百姓,甚至有些长大成为人才,为国家做出贡献。

    “可,投胎去罢。”

    点了点头,将边上的章直接盖上册子,郁裴珺用手一挥,册子化作流光闪进小桃的身体。

    原本虚晃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凝实起来,仿佛带着微微的光彩于她心口处绽放开来,带着暖意。

    “谢判官。”

    小桃低头磕了个头,就在黑白无常的带领下,准备办理投胎的手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