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况钟缉凶录 > 第十三节 卫府
    周知府自然听得出沈石良是在演戏,况钟已经到了衙门再留着几人在这里也无必要,顺水推舟让苗捕头带着人离开了衙门。

    “等本府片刻,我去换趟衣服”

    少顷,周知府去而复返,将官服脱下换了身便装,兴许是不想给卫家祖母太多的刺激,“边走边说。”

    况钟的到来不仅让苗捕头等衙役免除了斥责,就算是周知府自己心情也平和了不少,虽心静平和但还是免不了为两桩凶杀案困扰,沮丧的说道“况公子,本府连日来为这两桩命案可是食不下咽,夜不能寐火气也就难免大了些。”

    一旁的沈石良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低声嘀咕道“要是就只有两桩命案也就罢了,怕就怕后面再生出什么事,那时候大人可就是烈火灼身生不如死。”

    况钟怕沈石良的话引起周知府不悦,埋怨道“石良,你少说两句,都这时候了还只顾着火上烧油。”

    “无碍,好在还有沈公子直言,不像衙门里的人唯唯诺诺,除了点头称是半天放不出个屁,斥责一通愣是没个人搭话。”周知府看来为了案子甚是着急,温文尔雅的人不禁也口出污言。

    知府着急上火,况钟同样焦虑不安,忧心匆匆的说道“大人,虽说刚刚石良出言不逊,但是石良所言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只怕凶手不会就此罢手。”

    周知府凝重的看着况钟,问道“何也见得?”沈石良的话周知府可以不放在心上当作戏言,但况钟的话就不能不认真对待。

    况钟摇头说道“我也不敢确定,只是觉得凶手装神弄鬼用尽手段不会那么简单,大人还得做出应对之策才是。”

    周知府点头称是“看来得让苗捕头加强街道巡查以及对可疑人员的盘问,特别是听歌唱曲,吃饭住店的地方。”

    “大人所言极是”沈石良在旁拍马屁,兴许是刚才自己出言太直,此时表达一丝歉意。

    三人一边说话一边赶路,却也不知不觉来到了卫家。

    进到客厅况钟三人刚一落座,便有人从侧门走了出来,歉意的说道“大人,还请见谅,老夫人她卧床不起,怕是不能来见几位了,在下是府上的管家王宋,有什么事大人可以问小人。”

    “无碍,我们就问些简单的问题。”周知府没有马上问与案子有关的事情,而是关心的问道“老夫人怎么样了?”

    “哎”王管家满脸都是愁容道“老夫人她整日以泪洗面,从出来事以来滴水未沾,这样下去怕是…”

    周知府说道“你让老夫人宽心,我们很快就会抓获凶手。”

    “多谢大人”王管家躬顺的站在周知府旁边。

    周知府说道“王管家你座下,本府有话要问。”

    “大人,小人站着就好。”王管家不敢落座。

    王管家不愿坐下,周知府也不愿强求,问道“你们少爷几时出的门,平日都与什么人来往?”

    王管家站到周知府面前,微微躬身道“回大人的话,我虽说是府上的管家,但平日在店里忙碌甚少回到府上,少爷在外与何人来往,几时出门小的也不是很清楚。”

    况钟这时插话道“王管家你不在府上打理,为何会在店里忙碌?卫严池除了买卖之外都喜欢些什么?”

    能与周知府并肩而坐,王家管下意识也以为况钟是官差,道“回大人,我家乃是米铺,称米、倒米的时候难免尘土飞扬,少爷喜净不愿待在店里便让我去米铺看着,老夫人和少爷都不是特别讲究的人,府里只需几人就可以应付,少爷除了喜欢喝茶之外倒也没有其他特别的喜好。”

    “你家少爷就没什么至交好友?又或是与人结仇?”沈石良问道。

    “小人真是不知,米铺的事情忙得晕头转向。”王管家难为情的说道“少爷曾说‘仁不带兵,义不行贾’做买卖不过是逢场作戏,想来少爷没与什么人有至深的交情,结仇?”王管家顿了顿很肯定的说道“少爷生性柔弱,不喜争强好胜不会与人结仇。”

    “走吧”

    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周知府甚是失望。

    “大人,先等会儿。”况钟将准备离开的周知府叫走,看着王管家道“能不能带我去你们少爷住的屋子看看。”

    “行。”

    王管家头前带路,穿过两条走廊才来到卫严池的住处,硕大的槐树将屋子掩映在绿荫下,与卫严池遇害的地方很是相同,门前被打理的干干净净片叶不落。

    况钟站在槐树下打量,这时王管家上前说道“这是少爷花了好些银两从别处移栽而来的,说是在树下喝茶方能品出其中的精妙。”

    “你家少爷可真是喜欢喝茶,在他遇害的地方就见识过,茶叶不过头泡就倒掉不用,再重新烧水换上新茶。”说着已经进了卫严池住的地方。

    王管家跟在身后说道“少爷说酒是陈的香,茶是新的妙,所以头泡过后就要换水换茶叶。”

    沈石良插话道“你们少爷可真是讲究。”

    王管家没有回沈石良的话,只是讪讪的笑了笑。

    卫严池已经遇害但是屋子却依旧干净如新,况钟将手在桌上摸了一下片尘不沾,刻意往桌底摸了一下亦是如此,拍拍手说道“你家少爷如此喜净倒真是出乎意料。”

    王管家笑了笑道“有钱人家大底都是一样的。”

    “我就不一样。”沈石良将自己发黑的袖口伸了出来。

    王管家客气的说道“这位公子随性,我家少爷拘谨都是妙人。”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几人便退了出来。

    “大人,我们走吧。”

    刚出卫府,苗捕头领着衙役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看到苗捕头的那刻,周知府脸色一凛,说道“是不是又出事了?”

    苗捕头气喘吁吁的说道“大、大人,不好了又发现一具尸体。”

    “什么?”

    周知府大惊,迈步跑了出去。

    “大人,是这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