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红颜终随风 > 第二十一章 江梨一
    楚兮觉得今夜气氛正好,正欲开口。

    张妈妈已然开口:“即是说到你娘你便也想知道关于她的往事吧。”

    楚兮一愣,条件反射性的点了点头,却想到身侧之人看不到,便轻轻的应了一声。

    “当年你娘是被家里人卖给了人牙子,人牙子见她样貌好,便想着将她日后卖于青楼,大挣一笔,便教她弹曲。我遇见她那日,那日你娘正巧被人牙子卖给青楼,我一上街,便见着你娘推开那抓着她的人牙子,朝我跑来,眼瞧着快要被抓到了,我一脚上前将她挡在身后,梨娘躲在我身后,声音瑟瑟发抖。”

    “她不想去青楼,我见她可怜,张口便与那人牙子谈‘这姑娘即是不愿,不如你做个顺水人情,将这姑娘卖与我风雪阁,我多出两成银子买下她,如何’。那人牙子与那青楼老鸨一商量,许是我价格出的高,如此便将梨娘给买了下来。”

    “三日后,梨娘一曲《灵》名动宁安,便是我也吃了一惊,这般惊为天人的琴音怎的也不至于多加了两成银子便能买下来的。这是后来我才得知,梨娘平日里故意将曲弹得不三不四的,扰的那人牙子,捂耳直呼魔音,才想着尽快出手,而那青楼老鸨见梨娘露了一手之后,直呼要降价钱,于是乎便让我得了这便宜。”

    楚兮闻言眼角爬上一抹笑,我娘当年原是这样一个机敏的女子,果真有趣。

    “那段时日,我每每想起那负心人,便要饮上二两酒,醉一场,也不知是否梦中呓语叫梨娘听去了。只知隔日一早,梨娘便守在我床榻旁,见我睁开眼,便是没头没脑一句‘那负心之人也值得你如此神伤!’我一听这话,顿时醉意消,一下子直起身子怒道‘你怎能说他是负心之人’”

    “说着,便将梨娘推出房门。她呀,还在外头叫着‘负心薄幸之人,也就你这般的傻子日日为他神伤。’我本就与梨娘年岁相仿,平日里一直姐妹相称,那也是她第一次如此大声吼我,我记得我那时顺着门滑落,跌坐在地,泪水悄悄淌过面颊,口中喃喃道:‘若他生性凉薄,我只愿他做我一人的负心薄幸!’”

    张妈妈忆起往事,言语中带着化不开的愁。楚兮该想到那时的张妈妈该有多么的煎熬。

    “那日我将自己关在房中,粒米未食,滴水未沾,次日一早梨娘端了一碗银耳羹,我一见她便冷着脸,他倒也不恼,只递了一勺至我嘴边,我正要推开。她却忽的开口‘姐姐这番作态,总不至于要妹妹我用嘴来喂姐姐吧,就像那个小话本儿里那郎情妾意?可惜了,妹妹我并没有那磨镜之癖,我呀,还指望着一个俊俏郎领着红轿来迎我过门呢。’”

    “其实我本也消了气,再者说梨娘说那话无非也是为了我好,结果一听那话,我原是绷着的脸,险些绷不住了。在一见梨娘凤眸一眨,举着那勺羹便要往口中送,口里还念念有词‘唉,我原本这条命也是姐姐救的,不过是一些清白,我倒还是牺牲的起的’。我一听,没好气地赏了她一个白眼,径自接过了那勺羹,一口咽下。含着那口热羹,未语泪先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