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红颜终随风 > 第三十三章 糖人
    又到了人声鼎沸的大街,一白踮脚朝前望了望,是人,公子和姑娘也不知去哪儿了。

    桐安一见他这样便扯了扯他的袖子“人这么多,定是找不到他们了,还是咱俩逛逛吧。你看,我带了许多银子。”

    一抬手将一荷包银子向上抛了抛,小碎银和铜板相互碰撞的声音传来。一白忽然想,如果当年哥哥也有这么多银子,便不用那般劳累了吧。

    想到哥哥,一白微微笑了笑,应了好。

    桐安一见那笑容,晃了神,这小子今日摆了一路脸,除了甩手时的微怒和巷子里略微的慌乱,这还是他在一白面上见到的第三种表情。

    一白不辱这个名号,真的很白,但和楚兮的白不同,他是那种略带病态的苍白,又像是从前极少晒过太阳的白中带灰。

    眼睛不是很大,还总爱低着,也就方才那微微一笑时,眼底映着的烛光晃了桐安的眼。

    桐安带着一白来到一旁的糖人摊上,摊主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一见这两个长相俊美,一高一低两个少年便笑了笑开口:“二位小公子想要个什么样式的糖人啊!”

    桐安小时张妈妈既是将他当做亲儿子看,自然也是给他寻个教书先生的。只是这桐安顽劣,不喜识文断字,就喜欢约着邻院的小孩儿去城郊摸鱼打鸟。

    张妈妈每日忙得焦头烂额,亦管不住他,便也任由他自生自灭了,还记得围剿马家帮归来后,仍是坚持去那军营,张妈妈还是很欣慰的,总算是正经了一回。虽说桐安不喜识文断字,但终归还是识字的。

    桐安一听这话,一下子搭在摊前,笑道:“老婆婆,我能不能自己写字啊?”

    那老妇人见边上稍矮一些的小少年,一直低着头,心道这二人怕是闹矛盾了吧,便识趣的的让了位,一脸的笑意。

    桐安从来也没弄过这些,拿着木勺在那锅里舀了一勺糖浆。手一抖,便是一大块掉在那板子上。

    桐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拿出一锭碎银子给的那老妇,又开始小心翼翼的缓缓写了个“一”。

    桐安心中想的是那书法名家龙飞凤舞,飘逸洒脱的字,这一出手便露了拙。

    那头老妇人轻拍了一白的肩,一白本在神游,这一拍便回了神,只听到老妇人小声开口:“这位小公子,唤何名啊?”

    一白不愿与人多说,却见这老妇并无恶意,唇齿间蹦出二字“一白”。

    那老妇闻言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一白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桐安正在考虑要不要弃了这个拙劣的“一”字。

    一白见状,眼底似有清亮的光闪过,开口:“这个挺好。”

    桐安闻言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露出一排大白牙,这少年真爱笑,一白心想,笑起来时好像还挺好看的。

    桐安凝神,一气呵成,一个“白”字便成了。这字倒是好看,这才是我该写出来的字!

    桐安一乐,忙唤了老妇人用竹签将字给串了起来。

    桐安一接过便递给了一白,一白一见他这个标志性的笑脸,心中竟是流过一丝暖流。

    这世上待他好之人极少,这少年竟成了这其中之一。一白没接,鬼使神差的开口:“我也给你写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