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巍山书院(第1/2页)
    北宋书院很有意思,大多数时候是开放式论坛。

    百家争鸣和言论自由北宋是其中之一。在这时代,在这地方,骂皇帝不会惹多大事。当然需要能说出一些道理来,否则还是会被刘都头吊起来打哭的。

    并且书院不小气,其他书院不同学派的学子甚至先生也可以进来听讲,还会相互来点近乎找茬的争论。他们的杠精行为叫论道,经常会为此相互打群架。

    譬如当年庄子慧子就差点打起来了。

    一个说水里的鱼很快乐。另一个说你不是鱼你知道啥。一个又说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鱼快了。另一个再说我知道你个蛋,我只知道你不是鱼,就能推断出你不知道鱼快乐。

    放后世的话妥妥的杠精,真会杠着杠着就骂人吐口水的。只因时代不同加上名气光环,或者也叫信息量不对称,他们成为了大师,既然是大师那就不叫杠精,叫逻辑辩论。

    庄子慧子后面是否打起来谁也不知道,不过鉴于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秀才打架杀伤力也就不大,通常也就扔东西吐口水。

    以前的赵诚是个落魄书生、考起过秀才,但因为实在贫穷无法继续就学,所以依照地方规矩,未就学的秀才需要服役。大宋中央的规矩应该不是这个,但就算是信息通畅又文明的现代,地方和中央政策也经常互怼,何况是古代。所以被捉去服役也正常。

    赵诚不是这书院的学生,但也有许多人认识赵诚。用后世的话说这里叫“高级私立中学”,赵诚念过小学,当然会有些老同学在这里。

    不是这书院的学子也可以进入旁听,不过在非论坛时期需要交钱,可以理解为进公园买门票,宋代的一些书院真是旅游景点,是外地书生到了一地后必游的地方,他们管这也叫游学……

    巍山书院占地极大,算得景色宜人。

    书院中央一个约莫数亩的人造小湖,湖心有岛,有偏于精巧风格的楼宇凉亭,小桥纵横交错,连接各方。顺着这池湖水扩散开去,交错的小道连接着处于园林中的各处院落,每院均为书堂。

    这大抵就是北宋读书人的学习环境,技术上说雅致气质真可以通过熏陶获得。在这种地方熏陶的速度,当然比菜市场快五十倍,所以这些就是文人和贩夫走卒的气质差别所在,书香雅气是真实存在的。

    暂时赵辰也不知道要去哪,观赏着这有趣的景致,漫无目的的缓步走。

    在一个院落内,看着一颗很有些念头的桃花老树许久,受到环境影响真想来点文青架势的,无奈看了许久还是不明觉厉。赵诚真没吟得一首好诗的细胞

    “既观树许久,何故没由出句?”

    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转身看真有些傻眼,她二十几年华,身段修长曼妙,五官精致飞扬的,手白颈白脸白,站在这环境中她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少见的惊艳。

    当然没有肉色丝袜和精美高跟鞋加成的,她在这里是男装打扮,但这更导致她有种精彩绝伦的感觉,有让男人都想猛探索的吸引力。

    见赵诚身上有泥土,脸上灰蒙蒙的,目光还相对放肆些,这位气质卓越的大美人略微皱了一下眉头,“你又何故不言不语?”

    赵诚这才回神道:“不会说干脆不说。”

    在她的眼睛里,赵诚这人在以往是个普通的路人级别,无才但用心,谈不上英俊却文静清秀,穿的不好但干净陈旧。今天却是有些大不一样,说话有点意思了。但脏兮兮的模样在这种地方,尤其在女人角度,多少会有丝天然的反感情绪。

    “你……”她没把话说完,有点无奈的摇了下头。

    “纪?先生,时辰已至何故还不登堂?”又有一个摇着折扇的翩翩公子过来。

    见张纪?这样的佳人于这环境和这么个男人交流,他有些天然的优越感和少许鄙夷情绪。便故意再走近些,做足姿态抱拳道:“在下李建由,家父李智正是江南东路提举监学事(教育厅长)。兄台来自哪家那派,何不登堂切磋切磋?”

    倒也不是张纪?势利,而是这样站在一起实在对比鲜明,无论地位才学长相行头谈吐任何方面、都完不一样。

    就此张纪?又多看了李建由一眼。当然她也知道李建由这像是彬彬有礼,实际是利用反差抬举自己。

    不得不承认李建由这次表现很成功,且还算含蓄。这在文学上也是种常见对比法,在书院里,这类事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了。

    时间也真的到了,张纪?微微一笑,对赵诚微微点头后转身走开了。

    李建由刻意看了赵诚一眼,果断跟着她的脚步。

    走上了青石台阶,张纪?忽然又居高临下的回身道:“是否想试听纪?的今日二讲?”

    “没兴趣。”赵诚微微摇头。

    张纪?倒是无所谓。李建由却是大皱眉头……

    也没弄懂为嘛叫女人先生,难道这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