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奇文共赏(第1/2页)
    张纪?继续心不在焉的阅卷。

    废卷……废卷……废卷……

    到最后,她觉得李石的学生质量太那啥。但是一想,自己的学生又何尝看得下去,包括那个李建由,甚至李建由他爹那提举监学事、其实也只能归类为绣花枕头比较适合。

    看最后一张,随手批阅废卷两字。

    咦……等等。

    都已经惯性的批了“废卷”,却是张纪?又重新拿了过来。

    又看了一下,是偏于口语化的文章,看了太多之乎者也后,倒也觉得这文风算得是耳目一新。

    于是她把心态放平,从头重看。

    “有点意思……”

    张纪?边看,又抬起清茶喝了一口。

    “有趣……”

    看到中间时张纪?又停下,整理了一下身形和衣态,继续看。

    之前的轻松神态慢慢不翼而飞,逐步神色凝重起来,到后面甚至还略有些小震撼。

    这文章用通俗语言写的深入浅出,雅俗共赏。

    由小见大,这甚至有点像一篇兵法。这是略敏感的地方,总体写的东西看似散,却又通过独特的语境承托出了略沉重的感觉。

    在往前一些时代兵法基本是禁书,别说不允许出版,连阅读都不行。大宋没那么夸张,但也只限于已知的诸如《孙子兵法》之类的经典不禁止。因为是经典的同时也代表是鸡汤类的超级大废话。

    至于怎么练兵,怎么驾驭军士的细节,那不会有人写,也不准写。譬如名将狄青的法门就没有流传。

    所有兵书都是有道理的,但也都是屁话,那是“略”,没细节就约等于零。细节若不重要,赵括那厮他还能在长平被白起干掉四十万?因为讲兵法时廉颇都被赵括打脸打的啪啪响。

    张纪?觉得这篇文章略敏感,是因为有细节。虽然这人像是刻意把格调放小,只讲了几个泥腿工人,但真是细节。有心人基本能由小见大。

    当然也仅仅只是略敏感。现在风气虽然比往前差很多,但在书院里谈这些也算不得什么问题。

    看到最后,张纪?楞了,这篇文章却是没有署名?

    “怪哉……”

    张纪?偏着脑袋思考。正巧这时李建由进来,故意找些问题和张纪?谈。

    张纪?现在没这兴致,只把手里这篇文章递给李建由:“不妨看一下这篇,我们讨论下。”

    李建由受宠若惊的躬身,“且由先生指点,李建由如何敢和先生论道。”

    张纪?宁静的样子道:“别客气,任何人皆可以与我讨论的。”

    那就看一下。

    其实李建由觉得这文章算是新视觉,文风不常见算得是耳目一新,不过他又发现张纪?批阅了“废卷”两字,便投其所好的道:“此子算是基本识字,能把意思讲清楚,不过语句太杂太俗,显示出其自身虽有想法,无奈文学积累太差,不看也罢。”

    还道她会眼睛一亮的说“所见略同”,却见张纪?微微皱下眉头。

    这尼玛让李建由心口薄凉薄凉的,想要就此狡辩两句却又有些尴尬,惶不知从何下口。

    张纪?也没叫李建由难堪,想了想提笔把“废卷”两字划去,又递给他:“再读读看。”

    李建由谦恭的道:“学生还是不敢和先生切磋,还是先生直接解读为好。”

    张纪?没生气,他这也的确是谦恭。

    鉴于对李建由以及他父亲都很熟悉,张纪?女人态的翻翻白眼:“让你看,你就看。”

    这下李建由只得又耐心观看文章:

    我看来为政篇有两种,一种是小从事做起,还有一种也是从小事做起。

    论语就像天空,奇怪而高,他像是要不食人间烟火,使人仰视却摸不到细节。自始至终天空只像是在看着人们,有些诗人可以说那是微笑,但也有苦人觉得他是冷眼看刍狗。

    他似乎总是大有深意,诚如赵括于长平那般迷之自信,让人不明觉厉。实际在于没有细节所以迷。

    前两日有几大头工人,像孩子一样在争执打闹,其中一个铲一下土,便等着别人也铲一下,他才继续动。至落日时他自己晒的发晕,被监工咒骂而又无可奈何。

    下工之际他有些不安,不想快速回家,只想暗暗躲到没人的那边而避免尴尬,害怕别人说他斤斤计较。但次日他仍旧顶着别人疑惑的眼光继续如此。

    回家后哇的一声哭起来,他没被别的工人占便宜,但仍旧一无所有……

    文章还没完,像是一篇散文。后面以差不多的文风讲了“模式”不同,这家伙赚到了一个铜钱,干活量翻倍的事。

    最后李建由迟疑着道:“思路较新奇,语境烘托也算得上有趣,但好是说不上好的。格局太小,语句古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