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虎头帽(第1/2页)
    “大人你这如何使得,怎能如此对待蔡家小姐?”

    赵青明又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在为赵家谋求福祉了。

    “无妨,此小姐基本被我镇住了。”

    赵诚这神棍神态却没有镇住堂兄赵青明,相反,赵青明险些急晕,觉得这昏官基本上是脑子不正常了,另外他的帽子又戴歪了。

    “兄弟啊,你的心思和你的帽子一样歪,这样下去不行的,一但有风吹草动我家都会被你连累,咱们被人搞死的。”

    赵青明长叹道。

    赵诚不太有心思应付这货,懒得回应他。

    杀杀,杀杀杀——

    这个时候梁红玉拿着一把小木刀模拟打仗,一跳一跳的跑进来了。

    除了拿着那把赵诚给她修理的木刀,她还抱着一匹玩具木马,戴着一顶虎头帽。

    “娃娃,不许调皮,玩耍去别处才是。”

    赵青明不但认识梁红玉还很喜欢,离开时候摸摸她的小脑壳提醒一句。

    梁红玉却是也不离开,她跟赵诚是这样说的来参与部署,保卫池州。

    赵诚便觉得好笑,“好吧,来参战也不管你,你带着一匹木马是几个意思?”

    “骑马打仗,阿宝年纪大了不让骑,这木马是爹爹生前制作给小玉儿的,打仗就带着。”她咬着指头说道。

    赵诚点头道,“到底是你骑马还是马骑你先不说,你戴这么个虎头帽不滑稽啊?”

    梁红玉有些泄气,“小玉儿也觉得不好看,但我娘说天气开始转凉了,年景又不好,戴个虎头帽辟邪,小玉儿才能平安长大。其实我觉得师傅才是辟邪之人,有师傅保护池州就无忧了,不需要虎头帽也能镇住的。”

    “嗯,你说的基本算事实。不过既然你娘给的,那就戴着吧,滑稽是有些滑稽,不过蛮可爱。”

    赵诚说着,还伸手过去她虎头帽上弄几下,挺保暖的,是真虎皮制作。

    恩,再弄几下。

    “别弄我帽子啊。”

    梁红玉有些郁闷的偏开头,又道,“对了师傅,您把小玉儿编入哪只部队?”

    “这里。”

    赵诚果断把她的木马放在自己的椅子旁边,“你坐在这里就行。这也算打仗,现在起你就学习师傅我怎么做事,怎么决策。”

    “可是不上前线,怎么知道小玉儿不会被战阵吓破胆?”她有些迟疑。

    “你师傅我老人家神通广大,已提前知道你不会被吓破胆。将来,你会成为我手下两大战将之一。白沉香阿姨乃无师自通,拥有无上神通加成太凶猛了,小玉儿啊,你必须要非常努力,将来才能追上她的脚步。”

    赵诚说的是真心话。溪山战役中的白沉香太碉堡了,也不知道这只萝莉要养成多少年,才能追上白沉香。

    小玉儿也不知道师傅说的什么,就此安份的骑在小木马上摇晃着玩。

    要说脑残粉现在赵诚还真有几个,张纪?是其中之一。

    张纪?来到门口已经有一下,却没有及时进入,好奇的看着他一边研究军事地图,一边和小玉儿唠叨。

    真的很感慨,这样一个略滑稽的书生,很温吞又平淡,甚至有些鸡毛,但他就是那个冷不丁就偏向虎山行,又成功吓退了王秀部,保存了池州最后战争力量的大功臣。

    其他官僚不关心溪山战役内幕,但张纪?关心,他爹也关心。其他官僚不关心谁是好人是谁坏人,但张叔夜关心,至于张纪?谈不上关心。她现在的心情不复杂,相反简单,粗暴的觉得赵诚一定可信,一定是溪山之战的砥柱中流。

    只是说现在有小虎头在,张纪?也不好意思说太多露骨的话。

    “真不能再有你这样的学生了,溪山一战虽尚未定鼎池州局势,但就此已经奠定了你的名望。”

    张纪?坐下来的时候道,“那有你信里说的那么严重,如何敢称你恩师,纪?惭愧,回想过去似乎也没教过你什么,更没什么可教你。”

    “师傅他老人家很厉害的。”小虎头在木马上一边摇晃一边道。

    张纪?有些尴尬,刚刚这货自称什么“师傅我老人家”,把小玉儿也都有些带歪了。

    赵诚又道“先生来不是闲聊的吧?”

    张纪?点头“想问一些溪山之战的内幕细节,打算写册子进京给家父家叔知晓。”

    “这……”

    这原本是好事。

    但现在赵诚暂时坐的是蔡家快车,这样搞难免会有犯忌的可能性。此外这么干后,就算赵诚没这心思,也容易被黄文炳理解为捅政治黑刀,那大概率会增加池州内部摩擦,造成政治不统一。

    “行还是不行?”张纪?好奇的问。

    “行的。”赵诚道,“先生想问我当然会说,但仅仅先生知晓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