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穿越养娃日常 > 427判了
    阔别多日,再次站在通州的码头上,长洲长晖长绮三人激动的狠狠在地上蹦跶了几下。

    他们欢呼雀跃的招呼在后边磨蹭的兄姐,嫌弃他们走路太慢,真是恨不能跑过去把他们背下来。

    熟知长安几人看着跳脱的三人,也是头痛的不得了。

    通州码头常有南北货商在此中转,尤其是徐二郎上任后,以雷霆手段解决了世家盘剥的问题,从这边上京要比走其余地方方便快捷且还省钱省时,因而不过短短两三个月时间,码头上的人流和货流量就接连爆了几爆。

    如今天色早就放亮,码头上挤挤挨挨全是人。

    有精神满满帮忙抗货物的力夫,有要去远方探亲的小夫妻,有提前出发去京城,想早些为来年的春闱做准备的举子;同样还有挑着担子叫喊着“包子”“馒头”的货郎,也有在旁边空荡的地方辟出一块地方,卖各种豆浆、咸肉粥,与羊汤、鱼汤的一家老小。

    熙熙攘攘,码头上充满了人间烟火气。

    长安几人看得热血沸腾,眼眶发热,陡然对通州这块土地热爱起来。

    他们下了客船,才往前走没多远,就看见了府里的下人。

    一看见那人,长安几人就瞪大眼,快步走上前,“青禾姑姑,您怎么亲自过来了?婶婶呢?婶婶也来了对不对?”

    在外边等着接人的,可不正是青禾和一个小丫鬟。青禾笑的眉眼弯弯的,“可不是夫人亲自来了,要不然我还能这时候跑到码头上来不成?”

    长安闻言就笑了,“青禾姑姑你说话可要注意了,浍河叔叔眼瞅着就下来了,听见您这话,怕不得吃醋。”

    青禾和浍河成了亲这么些年,夫妻两个过的非常甜蜜。别看青禾在外边泼辣又稳重,但在他们小家中可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浍河叔叔对她非常敬重,当初又是自己亲自开口求娶,这敬重之外就又添两分和美,于是伴着一儿一女,一家四口的日子真的亲和的让人眼馋。

    说话的功夫浍河就带着下人从客船上下来了,长安几人呵呵笑,不在这做电灯泡了,他们表面很矜持,其实脚步匆匆的朝着马车走去,三两步就上了马车。

    马车中瑾娘早就听着外边的动静呢,可惜码头上实在太吵了。她又急着见到儿子,马车就停的比较靠前。这边人员吵杂,她那点听力要听得远一些实在困难。

    好在三胞胎的嗓门实在响亮,一听到他们的声音,她就知道他们回来了。一时间恨不能掀开车窗帘子看看孩子,好歹记起自己还是个总督夫人,瑾娘总算把这冲动按下了。

    不过却忍不住靠近车窗倾听,就想听听孩子们何时过来。

    如今好了,一个两个的,全都上来了,瑾娘眼睛跟不够用似得,瞅完这个瞅那个。一手拽着长乐,一手拉着小鱼儿,长绮还乖觉的坐在母亲怀里,而长洲长晖一人抱着母亲一条腿。

    瑾娘这时候不合时宜的想:这就是人生巅峰了吧!

    但这念头也就持续了不到两分钟,瑾娘就嫌弃的将三个小的都弄到一边了,哎呦可挤死了!话说回来这三孩子话咋恁多呢,她明敏就记得他们离开通州时,虽然都话唠了些,但也没有不歇气的一直说啊。她刚才都以为他们要荸荠过去了,看那一个个小脸红的,至于么这?

    三个小的被亲娘嫌弃了,就都有些委屈。他们可想可想娘了,想的甫一见到娘恨不能抱着娘原地转几圈。可惜娘就像个忘恩负义的渣男一样,见到他们都没维持多大一会儿热情就翻脸不认人。哼,娘坏,他们以后可不能和娘一个模样,这样太伤人了!

    三胞胎坚决不承认,他们对亲娘的思念,是在上了客船后才激起的。尤其是下了客船踏上通州土地后,他们对爹娘的想念快要达到顶峰;等一见到亲娘,满腔感情得到发泄,简直如同洪水一般爆发出来。

    但是,在坐上客船之前,他们个顶个将爹娘抛到九霄云外。一个个的不是忙着在书院学习玩闹、收小弟长见识,就是忙着吃小食、看风景、凑热闹。

    那时候他们脑海中根本没有爹娘这两号人物,那时候他们怎么不嫌弃娘坏娘无理取闹?

    这双标的,也是让人醉醉的了!

    马车一路缓慢行驶到总督府门口,一路欢声笑语,让长乐和小鱼儿自从离家后就飘忽的心,终于得到了慰藉。

    等到了总督府门口,几人面色愉悦轻松地从马车上跳下来。

    也是凑巧,今天正好是朝廷宣发对世家判决的日子,也因此,徐二郎并不在府中,而是与柯大人以及吴大人在一起。

    世家所犯罪孽滔天,虽百死不足以平息帝怒。这边的案子允文帝一直有关注,是以当柯大人与吴大人将最终判了斩刑的名单递到允文帝案前时,允文帝想都没想,就立即盖了玉印。

    允文帝只恨这次斩首的人不够多!

    就是这些蠹虫,将半个江山都蛀空了。朝廷为军饷之事烦忧,他堂堂一国帝王夜晚忧心的睡不着觉。那些蠹虫倒好,存下了数以千万亿万计的金银珠宝,还想着造反做下一代的帝王……就不说他们这心思多可恶可恨,诛九族都是轻的,只说那些财物绝大多数都是通过不法手段盘剥而来,换句话说,那些原本可都是属于大齐朝,属于他这个帝王的东西。

    允文帝看到三皇子运送到京城的,那些金银珠宝粮食武器有多振奋狂喜,与此同时内心就有多么狂怒愤恨。

    他一个皇帝常因为要到处抠银子,不得不做出“节省”的表率。可恨这些“乱臣贼子”富可敌国,每日恨不能躺在金山银山上睡大觉……

    说这些扯远了,只说因看到三皇子费尽千辛万苦运到京城的那些东西时,允文帝对通州世家的痛恨达到深恶痛绝的地步。他让人时时盯着吴大人与柯大人的动静,那边在他若有似无的催促下,办公速度明显加快。又因为证据确凿,吴大人与柯大人商商量量着就将一行人的罪行定了下来。

    像是这种有抄家嫌弃的大案,按本朝律法都是由当地衙门给出判决意见,再交由朝廷由刑部复审,最后刑部尚书签下死刑判决书,并上呈到御案前交由陛下做最后复查。

    不过最后一步通常只是走走行事,皇帝太忙,每天要处理的折子太多。像是这种通过刑部等三司递上去的,基本就是盖棺定论了。这是最不容易出错的东西,允文帝也鲜少在这上边浪费心思。因而大致看过,确定刑法不是过于苛刻,便直接盖了玉玺。

    而这次,允文帝等不上吴大人和柯大人通过官道来送,让暗卫通过密法将两人的折子在三天内送到了京城。随后陛下用玺,世家的家主,包括作恶的老爷、公子、夫人、恶仆等,统统判了斩立决。

    由此也可见允文帝对这些人的容忍度跌落到零,一时间朝堂内外倒倒是前所未有的清净起来。

    不管是出身世家的官员,还是和世家有牵连的,都缩起脑袋装鹌鹑。而一些和世家无声来往的清贵或新贵,也不想这时候去戳陛下的肺管子。

    大家都知情识趣起来,对世家的处置也无人质疑或求情,也因此政令才在短短时间又发回到通州。

    不过如今时间还早,罪犯们还在牢狱中,还没被拉到西边的菜市口。

    行刑也得死午时的事情了,如今距离那时间还有不短时日……

    脑袋里想过这些事情,瑾娘就很不能拍自己两下,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这一下死几百口,菜市口的青石板怕不得被人血给浸润成血色。那血色尤其难洗,没有几个月的功夫,是别想弄干净的。

    这些事情瑾娘没想过说给孩子听,小孩子还是要多听些真善美的东西才有利于成长,听多了血腥,以后别在她不留神的时候长成小变态。

    瑾娘提着心,特意没将此事告知几个小的。可她不说,有的是人说啊。

    尤其几个小的借口想念爹爹,回到府里没一会儿功夫就跑出门去。

    瑾娘是追不上他们,也不好撒开脚丫子跟在几个孩子屁股后边撵,索性由着他们去了。

    然后,然后除了长乐和小鱼儿,其余几人全都去菜市口看完斩首才和他们爹一道回了府里。

    长洲和长晖有些被惊到,小脸都惨白惨白的,就是荣哥儿,看见满桌子菜肴也有些作呕的欲望。反倒是长绮,一脸淡定,而长安,也见惯了世面似得说,“世家诸恶被斩首是民心所向,婶婶今天没出去不知道,尚且距离午时还有老长时间,菜市口那边就被人围起来了。就是从衙门通往监狱那条大道,也挤挤挨挨全是人。”

    那人山人海,丝毫不比二叔中状元打马游街时人少。长安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通州的人口竟然多到那个地步。

    树上、房顶上,就连叽里呱啦的角落里,也都塞满了人。这些人还都不是空手而来的,每人手里都拿着烂菜叶子或是臭鸡蛋,或干脆就是石子或半截砖头,在那些押送犯人的马车过来时,全都用尽将手中的东西砸出去。

    马车上那些养尊处优的大老爷们,不大一会儿功夫就被砸的头破血流;特别是为首几辆马车中的人,尽管有衙役在旁边喊“不可伤人”,那些人也被砸的看不出人样了。其中有两个更是出气多进气少,甚至都没等到闸刀落下,就直接闭气了。

    长安看到那血腥的画面,心里也略有不适。他是想侧过头不去看的,可想到自己之后要走的路,他又逼着自己睁开眼,从头到尾看了全程。

    这既是失道者寡助的下场,是触犯这个国家律法的下场。他要出人头地,要建功立业,可这一切的前提是,他的一切作为都是合理合法的。他不能授人以把柄,不然先万劫不复的可能是他自己。

    他把自己祸害了还无妨,怕就怕还要牵连妻儿兄弟,牵连二叔三叔……

    经这一场观刑,长安收益良多。他还想再说些感悟的,可眼尖的看见三叔搀着三婶过来了,就赶紧闭了嘴。

    徐翀耳朵多灵光,几个孩子之前的谈话他隔大老远都听得七七八八。他还怕佳玉听到后再吓到他儿子,就特意讲了笑话转移她注意力。

    苏醒佳玉就是这么好哄,心思又全在他身上,两人就这般进了屋。

    而他们一露面,几个侄子侄女也识相,俱都没再说什么。徐翀心中满意,决定回头一人给他们加个大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