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削藩令【求首订】(第1/2页)
    皇城,御花园,湖心亭中。

    湖心亭位于御花园东,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在湖心中。

    说是湖,其实就是一个精致的小池塘,塘中荷花盛开,座于亭中能观粉嫩荷花赏翠绿荷叶。

    清风徐来,碧波荡漾,细嗅满园花香,坐看花开花落,生生灭灭。

    湖心亭是皇城中一难得观景台,在这观景能使人心情平静,颇有几分禅意。

    然而此时亭中四人却面色阴沉,自顾自的喝着茶,不过看他们那样子,这茶喝得怕是苦涩难忍。

    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唐皇,杨贵妃还有首相杨国忠以及李初雪。

    眼看气氛越来越沉闷,杨贵妃开口劝说道:“皇上,父亲,您二位先别生气,听听阿雪怎么说。这好好的家宴别闹的像朝会一样,多不好呀!”

    她把这二位劝说住后,看他们脸色稍缓,她又亲昵的拉起李初雪的手细声道:“你也是的,有什么话不会好好说呀!和你父皇吵什么。”

    李初雪对她笑了笑,然后不动声色的从美人手里抽回自己手,然后低沉的声,道:

    “父皇,杨相,我不是说不能削藩,我承认削藩是能最快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如今的情况是一但这削藩令下,这是在逼藩镇们造反。

    帝国如今经不起内乱,削藩之事太急躁了,我还是那句话,宁肯发动对外战争消耗藩镇势力,也不要想着削藩,这是在动摇国本。”

    李初雪这话说的很重,也很刺耳,起码杨国忠听了又炸了。

    他怒气冲冲的指着李初雪斥责道:“你这是在说老夫祸国喽!老夫一心为了大唐,这片丹心苍天可鉴,日月可明……”这老头嘚吧嘚吧的又来这一套。

    听得李初雪是苦笑连连,这老头子哪都好,就是一争论起来就表忠心,这手段忒无耻。

    你和他讲理他和你耍赖,你和他耍赖他跟你讲礼……e气人。

    这要是别人,李初雪就大嘴巴子呼他了,可真是名义上的外祖父,打不得,好气哦!

    “哎!”李初雪只好无奈叹息一声,然后企图说服老头子,“杨相,您老明知我话中意思,咱们抛开立场您客观来说,您好好想想如今削藩到底是利是弊。”

    李初雪这招根本就不管用,人家老头子吹胡子瞪眼的就这么看着他,大有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架势。

    李初雪气的把手里的茶杯都捏碎了,她深吸一口气缓解一下心中火气。

    她是看出来了,这二位是铁了心的要削藩了,于是她打算把话挑开了说。

    “父皇,儿臣问您,您想过削藩之事失败了的后果吗?”

    唐皇脱口而出,“当然。”

    李初雪又问:“什么后果?”

    唐皇沉默片刻,似乎在想怎么说这话,

    “削藩之事牵扯多方利益,这些人一定会垂死挣扎,朕不否认你说的会有藩镇趁机造反,不过你也太小看我大唐了,也小看朕了。

    若没有万准备,朕不会去做的。”

    李初雪面露嘲笑意味,“您说的万准备就是趁着我屠杀了大原的杀名震慑群雄?”

    这话嘲讽意味太足了,但是唐皇没有生气,反而一脸自得样。

    女儿是我哒,所以女儿做的事也是我做的,我凭本事生的女儿,我骄傲!

    李初雪:“……”你赢了,这脸皮不愧是能当皇帝。

    李初雪扶额,随后她正色道:“父皇,削藩之事真的要三思。”

    这话说完,李初雪站起身来就要走,她刚走两步就又转过身来,手指着杨国忠对唐皇说道:“你根本就不明白这事如果失败了的后果,帝国虽不至于倒塌,但是他会背负历史骂名,遗臭万年,你的首相将被万人唾弃,历史会给他“奸相”之名。

    她……”李初雪又指向杨贵妃,“会成为一代妖妃,所有的骂名都会泼向她,人们会说她魅惑君王,祸国乱政,百官会逼你杀她,整个天下都将与你们为敌,你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李初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她也不明白这气到底是对谁生的,反正就是气难平。

    以至于话说的毫不留情,可谓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人留。

    唐皇听过后脸色阴沉,眼中带着那么一丝茫然,杨贵妃和杨国忠这父女俩反而神色如常,似乎并不在意李初雪这话。

    “唉!”李初雪再度叹息一声,然后转头就走。

    杨国忠沉默片刻后,也向唐皇告辞了,“臣也退下了。”

    唐皇失神般的摆摆手。

    这两人走后,唐皇手有些的哆嗦拉住杨贵妃的手,“爱妃,朕害怕,朕真的没有想过这些,阿雪……阿雪她的话……”

    杨贵妃上前抱住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她轻轻抚摸着他的背安慰着,“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