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滚滚红尘,众生争渡【第四更,求订】(第1/2页)
    大原府,节度使府中。

    太子李琂端坐在高椅上,阴沉着个脸,房中无人,只有他自己。

    这段时间他过得很是不好,原本一跃成为大原节度使是件值得开心的事,然而……

    李琂现在是直想骂娘。

    在长安时他生活就过的挺糟心,堂堂一个太子竟然被自己二弟,那么个秦王打压的举目无亲。

    朝堂之上的亲信下狱的下狱,辞官的辞官……p的,我怕是个假太子。

    李琂有时候就在想,我还不如把这储君位让给他得了,这太子当得着实糟心。

    可是他又觉得不甘心。

    你是皇子,我也是皇子还是长子,都是一鼻子俩眼睛,凭什么就要让着你?

    你是弟弟你多个毛呀!

    于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李琂是和他二弟死磕到底……然后差点扑街。

    于是李琂总结出一条真理……弟弟这种生物,果然就应该在一出生就掐死他,太可恨了。

    如果说秦王李肃的步步紧逼令李琂气愤,那么李初雪的横空出世就令他蛋疼了。

    他原本就看不上这个妹妹,也许是嫉妒她能得到父皇宠爱,也许是看不惯她那做派,反正就是不喜欢。

    然而就是这个让他讨厌的小妹,在长安城可谓是掀起了血雨腥风,最吓人的是她武功太高了,高到想杀你你都跑不了的那种。

    这就尴尬了,他和李肃再争也不至于下死手,可是这个小妹可没准,那就是个疯子。

    最让李琂害怕的是,他三弟李铭告诉他,自己小妹那侍女竟然是一品带刀侍卫,有权调动禁卫军的那种。

    这尼玛等于小命攥在人手里,随时都能丧命的呀!

    这谁受的了啊!

    不是他李琂有被杀妄想症,实在是那个妹妹太吓人了,皇祖母说杀都杀的。

    什么?你说太后是病死的?当我傻呀!这太子又不是白当的,这破事谁不知道呀!

    就这样,李琂在那几天里可以说是时刻处在恐惧中。

    真·被妹妹支配的恐惧。

    好不容易熬出头了,被派到大原府,做节度使这个肥差。

    李琂是高高兴兴的来上任,结果这节度使位置还没有坐热,自己父皇一纸“削藩令”就下来了……下来了……了。

    李琂都快哭了,没这么欺负人的。

    这尼玛是把我流放了吧!一定是的。

    一国太子就这么沉沦了,每天都活在醉生梦死中,只有在夜晚夜深人静之时,他才会想起自己还是个太子。

    那心中的不甘、愤怒、郁闷等等情绪从内心中喷洒而出最后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唉!”

    可怜,无助,还不能吃。

    “殿下,赵先生来了。”

    门外传来自己太子妃的声音,李琂定了定神,拿捏起腔调,淡淡的说了一句。

    “请他进来。”

    过了大约一盏茶后,一老者推门进来,然后很自然的坐到右侧的一个椅子上,默默的拿起桌案上的一杯茶。

    滋溜滋溜的喝着茶。

    这般无礼样看得李琂直皱眉,他暗自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想叫人打出去这老头的念头。

    “久闻赵先生乃是大原府大才,今日一见果然气度非凡。”

    当了那么长时间太子,礼贤下士这套路还是做的很中规中矩的。

    说的他自己都信了。

    岂料人家老赵直接来了一句。

    “老夫都未在大原府露过面,更没有参加过什么文会,太子殿下从哪里得知老夫名声。”

    李琂:“……”

    坑呀!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呀混蛋。

    李琂抽了抽嘴角,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老赵反而开口大言不惭道:“老夫是来助太子爷得这天下,就看太子爷信不信老夫。”

    说完话,老赵就自顾自的继续喝茶,也不看李琂。

    李琂盯着他看了好久,随后走下台,在老赵身前弯腰行礼,“请先生助孤。”

    ………………

    燕云。

    燕云之地,原来叫南荒,字如其意,荒芜一片,连毛都没有。

    大唐开国时,为防当时的一帮蛮夷搞事情,太祖皇帝立燕云十六州,其实就是整了个南方防线。

    上百年过去了,蛮夷也只剩下了柔然和荻戎,燕云十六州更是有了五百万民众,可谓是繁华盛世。

    然而燕云依旧不安稳,柔然和荻戎没事就叩叩关,把燕云之地守军是烦死了。

    但是又没有办法灭这讨厌的“苍蝇”,为什么?

    还不是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