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诸事【二合一章,求订】(第1/3页)
    李初雪突然发难,步步紧逼,杀气腾腾样,令安禄山颇为无语。

    他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这人了,看她那恨不得生吞了自己样,哪里是切磋,这绝对是想杀自己。

    打是不可能打的,又打不过,没看人家那杀气都能影响天地气息了嘛!

    这得多高修为呀!别说是他安禄山,就是来十个安禄山也得歇菜。

    于是安禄山更加郁闷,你说这人这不是有病吗?又没有深仇大恨,干嘛要死要活的。

    话说这姑娘的武功怎么这么高?从娘胎里就连武也没有这么夸张的吧。

    太强了,整个就是一妖孽!

    唉!无奈。

    李初雪就那么气势汹汹的看着眉头紧锁的安禄山,大有一副你只要点头我就砍你的架势。

    气氛一时间很是厚重,那些女人一个个吓得俏脸发白,在一旁瑟瑟发抖,眼中带着恐惧,还带着那么一丝好奇,似乎想看打架。

    杨贵妃到底是后宫之主,那眼界胆量哪是别的女人能敌,她立马就发现李初雪的不对劲。

    虽然她不会武功,也不懂武功,但是直觉告诉她,这架不能打,会出人命。

    杨贵妃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于是她在脑中迅速寻找着破这局面的方法。

    眼看李初雪气势越来越盛,那如天地般的威压冲着安禄山就碾压下去,安禄山强行支撑着,额头冷汗直流。

    “阿雪,别胡闹,你禄山兄长可打不过你,再伤着你兄长就不好了”杨贵妃宠溺的摸了摸李初雪的头,李初雪怕气息伤着她连忙收起杀气任由人摸。

    随后杨贵妃又冲着安禄山训斥道:“你说你也是的,连见妹妹也不准备礼物,看把妹妹惹生气了吧!”

    安禄山连忙道歉,“是臣疏忽了,请公主恕罪。”

    这话一出,李初雪能怎么办?她就想吃了死苍蝇一样膈应,气鼓鼓的不说话。

    不得不说杨贵妃的话说得颇为鸡贼,先是把事情定性为女儿胡闹,这样不会失了皇家颜面,毕竟李初雪的无法无天是公认的。

    随后又用宠溺的语气安抚李初雪,她明白,李初雪这时候绝对是吃软不吃硬,先安抚住就好了。

    安抚住她后又训斥安禄山,这是给李初雪颜面,也是给了大家一个台阶,起码李初雪是没法再纠缠这事了。

    人家都道歉了,你再胡闹也不纠缠不清了吧!女孩适当任性可以,但也不能任性到大庭广众之下不给自己母妃面子吧。

    李初雪深深的看了一眼杨贵妃,她现在气的是真想怒掐那张绝美容颜。

    嗯,想做就做。

    李初雪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笑得杨贵妃直发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时,李初雪一个闪身就来到她身前,然后那张罪恶的小手就掐人脸。

    揉呀揉!好光滑,嘻嘻!

    李初雪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惹到杨贵妃一阵娇呼,她红着脸跺着脚大骂,“你个丫头,气死本宫了,你别跑,等我抓到你非得打你屁股开花。”

    “略略略!”李初雪“偷袭”得手后就跑了,她还回头冲着人做鬼脸挑衅。

    这调皮模样惹到众人一阵苦笑,杨贵妃深吸一口气后又恢复高贵冷艳的贵妃形象,就是脸有点红。

    “咳咳!五公主调皮,让大家见笑了。安儿,你妹妹好闹,没有坏心,别和她计较。”

    后面这话是对安禄山说的,安禄山低头谦逊有礼的回应道:“母妃言重了,儿并不在意此事。”

    我倒想在意,可是又打不过人家,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啊!

    说实话安禄山这人真的很有风度,身为封疆大吏,掌管近百万兵马,他绝对有狂傲的资本,别说只是一公主了,就是太子这名义上的储君,他都可以不鸟。

    然而却没有,安禄山一直本本分分,待人和善,与人从不结怨,在朝中风评以及人缘极好。

    这要换个封疆大吏被李初雪这般刁难,非得跳脚不可,可是他没有,依旧是和和善善的,仿佛那真的就只是小义妹胡闹开的玩笑而已。

    这份气度,这份胸襟……此人要不就是真英雄,要不就是一代奸雄。

    至于是真气度还是假演戏,这真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反正李初雪是坚定认为安禄山就是装纯。

    李初雪快走出御花园,妃絮在后面小跑着跟着,好不容易追上了,她看自家公主脸色阴沉的好像黑炭一样,她顿时乖乖的不敢说话,默默的跟在身后。

    此刻的李初雪越想越憋屈,安禄山就在眼前可是不能杀……好气哦!

    不能去杀安禄山的人生,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哼!都怪杨贵妃,那女人真讨厌,老老实实看戏不好吗?非得出来说话,掐一下她脸都算轻的,下回应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