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拜师李白(第1/2页)
    李初雪回到兰苑后,吃了两口小蝶事先备好的银耳燕窝粥。

    嗯,粥的味道很怪,但是还算可以。

    李初雪再次感叹封建阶级真是腐败。

    喝完粥后,李初雪斜躺在贵妃塌上,一手靠着凭几一手拿着本《论语》百无聊赖的翻看。

    小蝶如往常一样安静的侍立在一旁,眯着眼睛,头一点一点的仿佛要昏睡过去一样。

    李初雪实在不明白这丫头竟然那么困了为什么不去睡。

    李初雪说了几次不用她伺候了,但是她固执的坚守着自己的职责。

    李初雪劝不住,也就由她去了。

    嘿嘿!话说小蝶这迷迷糊糊的样子真可爱。

    “皇上驾到。”

    暖阁外太监的通报声响起,打断了李初雪的欣赏美女的心情,她慢悠悠的从塌上起身。

    小蝶看她起来了,连忙到身旁帮她整理头发以及有些凌乱的衣服。

    等一切没有不妥之处后,李初雪领着小蝶出了暖阁。

    来到外堂后,李初雪看到唐皇正在和一位白发白须的男人在说笑。

    李初雪看到这男人的一瞬间她就觉得这男人给她一种矛盾感。

    明明白发白须应该年纪很大,但是这男人看样子却似乎不到三十岁,最让人惊讶的是这男人脸上的皮肤白嫩的仿佛婴儿一样。

    太怪了,真是太怪了。

    李初雪压下心中的疑惑,她走到两人身前向唐皇行礼:“参见父皇。”

    “免礼”唐皇大方的挥挥手笑着说道:“朕的阿雪不是要学武嘛,朕把师父给你请来了。”

    和李初雪说完话,他就转头看向白发男人向男人介绍说:“先生她就是朕的小女儿,性情顽劣,请先生费心了。”

    白发男人笑了笑:“皇上言重了,草民会竭尽力教公主殿下,但是殿下能学到多少就得看悟性了。”

    “哎!说的是,朕这女儿也不知道有没有那悟性得先生真传。”唐皇叹了口气,仿佛对李初雪是否能得真传不抱太大希望。

    这两人说话时李初雪就在观察那男人,而那男人也在不动声色的观察她。

    李初雪觉得唐皇对这人的态度有点关于尊敬,这人话里闲得恭敬,但是神色上一点也不恭敬,仿佛皇帝在他眼睛毛都不算。

    可谓是桀骜不驯。

    李初雪不信唐皇没有看出来这人的态度,而要是看出来却能忍受,这就有点意思了。

    这么看来这个即将要成为自己师父的男人很有来头。

    “阿雪,这位是青莲居士剑仙李白。”

    唐皇的介绍也证实了李初雪的猜测。

    一听到李白这个名字,李初雪先是愣住了,然后就是激动。

    哇咔咔!李白耶!活着的,我见到了活着的李白!

    李初雪一脸兴奋:“居士,你是我的偶像,我超喜欢你。”

    李白:“……”

    这个公主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她别是有毛病吧!好不容易找到个好苗子,别是个傻子。

    “居士,居士!我最喜欢你的诗,尤其是那句“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太潇洒了。”李初雪激动万分,就差扑到人怀里了。

    然而李白冷着脸回道:“殿下怕是记错了,草民不会写诗。”

    “!!!”

    李初雪震惊过后才反应过来此李白非彼李白,于是她一脸失望的小声嘟囔着:“不会写诗还好意思叫李白,臭不要脸的。”

    能被天下公认为剑仙的李白,武功当然高,这也就意味着他六感敏锐。

    李初雪的嘟囔声虽然小,但是李白听得清清楚楚,而就是因为听得清楚,他脸上虽然是依旧面无表情波澜不惊,但是心里却……

    这姑娘什么毛病?

    我叫李白就得会写诗?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吗?

    话说我是不是真得考虑一下要不要收徒,真别收了个傻子。

    “殿下想和我学武吗?我主修剑术,学剑术可是很辛苦的,殿下确定要学吗?”

    李白真是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了,他决定让这小公主知难而退,然后自己好继续周游天下去。

    嗯,听说北疆羊肉更好吃了,就去北疆吧!

    “学,当然要学。”

    开玩笑,李初雪知道的那个不只是诗写得好,而且剑术也高,而眼前这个李白很明显剑术更高,这机会哪能错过。

    “那殿下知道什么是剑吗?”李白开始开口检测李初雪。

    李初雪沉默片刻后自信满满的回答道:“剑者,兵中君子也。中正不弯,清雅脱俗。

    修习剑术者要经历五种境界,第一种境界,凡剑,这是刚入门的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