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公主是妖孽(第1/2页)
    此后的几天,李初雪的生活就完变成了吃饭——砍树——睡觉,三点一线,很有规律。

    唐皇也不知道是因为李初雪的年纪小而忽略男女大防还是单纯就是信任李白。

    反正李白就这么在兰苑的偏殿住下了。

    这几天他没有再和李初雪说过一句话,但是当李初雪砍树时,他又会坐在不远处喝着茶面无表情的看。

    还边看边摇头,也不知道到底是看出了什么。

    就这样,李初雪砍了七天树,李白看她砍树,小蝶……小蝶扎了七天马步。

    李白对于李初雪这个徒弟很不满意,但是他却对小蝶很满意,可谓是尽心尽力给小蝶打基础。

    主不如仆系列。

    第八天。

    这天天一亮,李初雪拎着剑就走向院中,刚想提剑砍树时,她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火热。

    这种火热感就仿佛置身于烈火中,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血肉都被炙烤着。

    按理来说应该会感受到疼痛感,但是并没有,李初雪只觉得身体涨涨的,仿佛多了什么东西。

    感觉有烈火燃体的感觉却并没有疼痛感,这种诡异的感觉把李初雪吓坏了。

    她连忙跑到偏殿前,小手猛拍打偏殿大门,“先生,先生!救命,救命啊!”

    听到李初雪的叫喊声,李白瞬间从踏上起身,身影一动就打开房门来到李初雪身前,

    他看着惊慌失措的李初雪,他眉头一皱:“怎么了?这个时辰你不去练剑却在我房门口呼喊,成何体统!”

    “不是,先生,我……”李初雪有些慌不择言:“先生,我……身体……好像出问题了,感觉好……好热。”

    “嗯?”

    李白显然没有明白李初雪的意思,他抬手摸了摸李初雪的额头,“没事,去练剑吧!”

    “???”

    没事?我都这样了你还让我练剑,你是魔鬼吗?

    李初雪都快哭了,前世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文科生,身体上变化她着实想不明白。

    “先生,您再看看,我真的感觉身体出问题了,感觉每一寸血肉都涨涨,这么下去我觉得我也许可能会爆炸。”

    这话一出,李白不得不重视起来,他立马抓住李初雪的手腕,手指轻按在脉搏上,片刻后李白神色大变:“不好!”

    他连忙抱起李初雪就往房里奔,边跑还边大声喊道:“来人,赶快去请圣上来,就说公主出事了。”

    等宫女们反应过来连忙叽叽喳喳去禀报时李初雪已经被李白扔在床上了。

    突然间被人抱上床,李初雪是一脸懵,还没等李初雪说话,李白就语气严肃的吩咐道:“赶快盘腿坐下。”

    “???”

    发生了什么?这老头怎么突然间这么紧张?

    李初雪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但是她还是听话的盘腿坐在榻上。

    她刚坐好,李白就手指飞快的在她身上点着。

    随着李白手指的点动,忽痒忽疼的感觉阵阵传来,折磨的李初雪是欲哭无泪。

    “别动!你身体里有股很强的内力,我在帮你疏导。”眼看李初雪快忍不住,李白一边拍打着她的身体一边吩咐着:“你按照我的话自己控制。气沉丹田,力转四方……丹田在脐下三寸,努力想着那个部位。”

    按照李白的指示,李初雪渐渐控制住体内凭空出现的内力。

    过了大约一炷香后,李白擦了擦满头大汗,如释重负:“终于没事了,好险。”差点让皇帝没了小女儿,真吓人。

    “阿雪,朕的阿雪呢”唐皇急急忙忙的跑进来,看到榻上虚脱样的李初雪,他一把抱住:“怎么样?哪里受伤了?快给朕看看。”

    唐皇紧张兮兮的翻看着李初雪的身体,在他快扒衣服时,李初雪一把抓住人手:“呵呵……父皇,孩儿没事。”

    虽然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是扒衣服就不好了吧!

    看李初雪除了有点虚以外没有什么事,唐皇松了一口气,他连忙吩咐太医:“给公主诊脉。”

    随行太医同松了口气:“臣遵旨。”

    在太医诊脉时,唐皇黑着脸看向李白:“李太白,你最好给朕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唐皇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李白果断的选择安抚:“皇上莫急,公主就是体内突然间多了一股内力,我已经帮公主控制住了。”

    “内力?”唐皇一脸茫然,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练出了内力?看样子还挺深厚,“她怎么会有内力?这内力哪来的?确定控制住了吗?对她以后会不会有影响?”

    唐皇的一连四问问得李白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我哪里知道这内力怎么来的,你自己女儿你自己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