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皇子公主们的聚会(1)(第1/2页)
    李初雪和小蝶回到兰苑时已经是午夜时分,整座长安城都寂静了。

    李初雪脱下外衣,一头扎进被窝里。

    不一会小蝶就听到呼呼声传来,她笑了笑,轻轻帮李初雪掖了掖被角,然后把桌子上的刀挂在墙上原来的位置。

    李初雪的睡颜在烛光下显得颇为娴静,一双秀眉微皱,似乎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小蝶轻轻抚摸着这一双眉眼,她感叹着床上的人儿倾国倾城的同时又有点心疼。

    小蝶知道李初雪心中藏着事情,而这个事情逼得她不得不不择手段。

    小蝶还记得当初李初雪问她值不值得信任时眼中透着的那种孤独,是那般的令人心疼。

    小蝶想不明白,一位堂堂的公主为什么时刻都会显得很焦急,她甚至都不知道她到底在焦急什么?

    两年来,小蝶见过李初雪为了练武每天都把自己练到起不来身;为了让握剑的手能稳,她每天都在胳膊上绑石块;为了剑中有杀气,她单枪匹马杀盗贼。

    小蝶还记得李初雪第一次杀人后吐得都直不起身,然后卧病在床三天。

    如今的李初雪外人只看到她杀伐果断,看到她自信满满,而小蝶却知道,她从来不喜欢杀人,她也从来都没有自信。

    小蝶曾经问过李初雪为什么这么努力。

    李初雪当初回答:“因为想要活下去。”

    活下去,三个简单的字,却可能是最难的事。

    小蝶渐渐收回思绪,她叹息一口气,“唉!”

    吹灭烛火后,小蝶走出房门,往自己房间走去。

    夜很冷,月光也很微弱,走在黑暗里,小蝶却步履坚定。

    既已认定你,纵使前路茫茫,我亦陪你走下去。

    不能成为你的刀,但我可以成为你的眼。

    这天下九州,我终有一天为你“观遍”。

    …………

    第二天,天一亮李初雪就睁开双眼,茫然的看着四周,惺忪的睡眼渐渐有了焦虑。

    李初雪从床上爬起来,她刚穿好衣服,小蝶就端着水盆和牙具进来了。

    两人昨晚睡得太晚,此刻都没有精神,李初雪好像失了魂一样的迷迷糊糊的洗了把脸,然后往嘴里倒牙粉。

    这个年代的刷牙的粉是主要成分是盐,牙粉入口,那股子咸味顿时令李初雪清醒了。

    她连忙三下五除二刷好牙,然后坐在梳妆台前一脸乖巧的等小蝶来为她梳头。

    小蝶同样迷糊着,此刻的她好像一个机器一样,木讷的给人梳头。

    “对了,小蝶,贵妃娘娘的生辰是什么时候来着?”

    “啊?”李初雪突然的问话令小蝶懵住了,她拍了拍自己的头,好像这种方法能让她清醒一样,“是六月。”

    听到回话,李初雪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还剩下三个月了呀!”

    “是的呢!”小蝶以为她问贵妃生辰是想要准备礼物,于是她提议道:“公主我觉得你应该给贵妃娘娘专门写一副字,你的字那么好看,贵妃娘娘会喜欢的。”

    “嗯。”李初雪应了一声后没有说话。

    她当然不是要为贵妃准备礼物,或者说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这个。

    杨贵妃生辰,安禄山一定会回来拜寿的。

    如果趁他回京这段时间杀了他的话安史之乱不就可以解决了嘛!

    李初雪越想越觉得这个思路没毛病。

    按理来说她这个观点严重违背历史唯物主义,按照历史惯性来说,即使没有安禄山也会有别的人来发动这场叛乱。

    历史进程从来不是因为一个人而推动的。

    但是李初雪表示,别和我提什么历史唯物主义,这个破地方的历史发展哪地方遵从这个了?

    大秦都千秋万代了,我都是穿越……还变身了,还有唯物个毛线啊混蛋。

    李初雪固执的认为杀了安禄山起码能让大唐解了燃眉之急,至于内部其他问题慢慢来。

    一帮世家门阀而已,实在不行就杀一遍,没有什么事是一刀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刀。

    在李初雪胡思乱想时,早膳被小宫女端来了。

    李初雪的早膳很简单,一碗小米粥,几块精致点心,两碟咸菜。

    这不是膳房苛责她,而是自从练武后她就这么吃了。

    小蝶很自然的坐下来和她一起吃,两人很快吃完早膳。

    李初雪撑着头,还在思索着如何搞死安禄山的事情。

    沉迷杀安禄山,无法自拔。

    “公主,今天去朝堂吗?”

    小蝶突然来这么一句令李初雪神情恍惚,她好像很久没有去朝堂了哟!

    要不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