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这事有点大,要慌(第1/2页)
    想明白其中关节,李初雪有点慌,这事越想李初雪越觉得牵扯太大了,整不好就容易死。

    政治斗争从来都是黑暗血腥的,李初雪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卷入这个从上一辈就遗留下来的斗争中。

    当今太后姓武,这个姓本来没有什么,但是这个武可是则天皇帝的武,这就问题很大了。

    这个大唐和李初雪熟悉的那个大唐有某些地方重合了,而其中最大的重合点就是武曌这位千古第一女帝真的登基了。

    虽然她比李初雪熟悉的那个大唐的武曌晚出生了几百年,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君临天下。

    李初雪刚知道这个大唐有则天皇帝时她只是有点惊讶,等深入了解后,她都要跪下喊666了。

    李初雪严重怀疑这位则天皇帝才是真正穿越者,皇家典籍中虽然并没有记载她有多么辉煌的功绩,但是记载中有一句话〖则天皇帝开盛世华章,奠唐百年之安定〗

    就是这么一句话,令李初雪深感这位传奇女帝的强悍,这尼玛觉得可以称得上是中兴之主了。

    这位女帝的结局皇家典籍中说是病死,她死后当今圣上登基,大唐再度姓李。

    而武家退出朝堂,偏局北方。

    这场权力的交接仿佛在平静中完成,但是这话李初雪是打死都不会信的,要是真那么平静,身为则天皇帝的侄女当今太后怎么会久居佛堂?

    要是真平和武家又怎会嫡系死得都快没有了,堂堂显赫世家,武老爷子如今就剩下两个嫡子,武家小辈也只有一子一女。

    都这样了还不放过他们,这是不是我那父皇在为储君清路?可是有点太早了吧!

    除非……不对,这说不通。那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话说这事真的是针对武家吗?

    可是似乎起不到什么效果呀!布这个局的人到底想要什么?

    李初雪在房中来回踱步,她显得有些急躁,此刻的她才认识到自己有点低估古人的智商了。

    小蝶看李初雪这坐立不安样,她安慰道:“公主放宽心,这事波及不到咱们。”

    “呵呵!”李初雪看着小蝶苦笑一声,这妹子聪明是聪明,但是还是太年轻了,考虑事情有点想当然了,“你没有抓住重点,这事不管怎么闹都不会牵扯到我,即使查出那两人是我的人,父皇也不会降罪我。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理由刺杀太后,朝堂上的百官也不会傻乎乎的把这事推我身上。

    太后的身份是个敏感话题,百官不敢触,皇上又不想触,最后一定是不了了之。

    而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背后布局人的目的,一个小小刺杀就牵扯到我,太子府,秦王府还有武家,这布局之人智乎近妖了。”

    “既然波及不到公主,那咱们就更加不必在意,这事让皇上太子他们闹心去吧!”小蝶一脸笑嘻嘻,听李初雪说没有自家啥事,她顿时松了口气。

    而李初雪却不能放松,她神色凝重的对小蝶说:“小蝶,今天我再教你一个道理,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咱们要的是活着,而想活着就要保证大唐这个帝国不能出任何问题。”

    “嗯?”小蝶有些想不明白自家公主这话,她再聪明也只是个不到双十年华的女孩,她有难理解家国一体的观念。

    不懂是不懂,但她还是乖巧的应了一声,“奴婢知道了。”

    主子说的永远正确,嗯……永远正确。

    李初雪看小蝶这样,她无奈摇摇头,算了以后慢慢教吧!

    “小蝶,你去办一件事。”李初雪嘴唇贴在小蝶耳边,“你亲自去想办法杀了那个刺客,不要让人看见你动手,但是你可以让人知道你露过面。”

    “???”小蝶懵了,这命令有点太奇怪了,这不是故意给人把柄吗?我家公主别是傻了吧!

    “公主,这……”

    “没事。”李初雪打断小蝶的话,“我知道你的想法,你只要照做就行,我有分寸。”

    “是”小蝶满肚子疑惑的应声。

    在她转身要离开时,李初雪叫住她,“等会,急什么,我还有事要交代。你去联系你的手下,我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我明天就要听到梁王贩卖人口,草菅人命,圈地祸民等等一系列的传言。

    我要让整座长安城都知道梁王的罪行,这事一定要办好。”

    李初雪的命令令小蝶平白感觉背后直冒冷汗。

    这计可太毒了,公主,您和梁王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呀!要这么抹黑人家。

    小蝶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可怜了一下她没有见过面的梁王,然后她斩钉截铁回应,“是,一定完成任务。”

    小蝶走后,李初雪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冷笑着自言自语:“呵呵,你不是想浑水摸鱼吗?那我就把水搅得更浑,我倒要看看最后谁是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