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虫临暗黑 > 第二十一章 男畜
    薛华身边的凯恩显然也对这个问题感到十分好奇。

    他依仗着自己的学者身份想要问一问前方带路的亚马逊们,然而这些统一扎着单马尾的女战士们面对他的问题却只是有些尴尬的笑着跑开了。

    她们的态度让薛华和凯恩都感到一头雾水,只有小丫头阿曼依旧是一脸好奇的四处打量着。

    好在这种疑惑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当卫队的女战士们将他们带到一座特别高大的木屋之中后,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直白的展现在了两人面前。

    这座屋子比旁边的其他木制房屋要高大不少,上面用各种不知名的植物汁液绘满了千奇百怪,极具宗教意味的图画,房屋的下层部分足足有四五米高,而上层部分却显得又矮又宽。

    这种造型使得这栋房子看上去像是英文字母中的“T”字型。

    屋子的下层有一扇粗糙的双开金属铁门,铁门上什么图案都没有,甚至于说它是“门”都已经是一种恭维了。

    确切的说这两块金属门更像是直接从熔炼厂里拉出来的粗制铁胚,它们笨重而且不规则,几乎耗尽了四位女武神卫队队员的力才把它推了开来。

    当他们走进这座装饰着各种彩绘的大房子里时,迎面而来的是一片潮湿阴暗的环境,在这座房子的第一层生活的部都是身着简陋亚麻长袍的男性。

    他们通通带着铁质的镣铐,正在进行各种繁重的体力劳动。

    房间中阴冷而肮脏,而且地上到处都散落的各种诡异物体。

    几个简陋的便桶就放在房间的一角,桶中散发的恶臭让人几乎忍不住要窒息了。

    在这里生活劳作的男人们个个眼神麻木,身上布满皮鞭抽打留下的红梗。

    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居然还有几个七八岁的半大孩子也和其他男人们一样,被镣铐锁着像牲口一样在拉一个笨重的石磨。

    房间的天花板上覆盖着一层墨绿色的巨大叶片,这些叶片填补了木板的空隙,将下面恶心的味道部隔绝在了房屋的第二层以下。

    在这房间最里面的天花板上有一处通向第二层的开口,不过这个开口并没有楼梯相连,只有一根麻绳从开口中连接到第一层地板上的一个木桩上。

    房间的二层透着明亮的烛光和温暖清新的草木气息,只单单从开口向上望去,就能知道那上面的生活环境和房间一层完是两个世界。

    薛华捏着鼻子和凯恩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和不敢置信。

    他们之前路过的那个弦歌部族的村子中,虽然男性的地位也不怎么样,但也还不至于到现在这种地步。

    最起码,那里的男人没有被铁链锁着,也不会被关在充满秽物的封闭房间里。

    这里的男人们完过着畜生一般的生活,他们就像是被圈养在地下室里的家畜一样,为这里地位崇高的女人们提供着各种服务。

    他们的“主人”们完不把他们当人看,甚至薛华还看到有些男人渴极了就跪在地上舔地上的污水。

    “真是见鬼......”他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站在他身边的亚马逊脸上尴尬的神色顿时更加浓郁了。

    “安吉大人,莎拉女王邀请的贵客到了。”领头的女武神卫队队长冲着开口向上喊了一句,很快就有一个身穿墨绿色长袍,脸上涂满油彩,神情冷漠高傲的女人站到了开口处。

    “哼!弦歌部族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两个‘男畜’就是她邀请来的‘贵客’?”

    她这话刚一出口,所有女武神卫队的亚马逊们脸色瞬间都变了。

    “请您说话小心点,安吉祭祀,莎拉女王大人可不是你能诋毁的!”女武神卫队的队长皱着眉低吼道。

    “邀请几个男畜来参观我们神圣的晋升仪式,这本来就......”

    轰!!

    嗤嗤嗤啪!

    女祭司话还没说完,一道亮紫色的闪电就狠狠轰在了她脚下的木板上,剧烈的灵能爆炸掀起的狂暴气流将她直接整个抛飞了出去,整间房屋都在这一记含怒而发的轰击下震动了起来!

    薛华一脸漠然的收回缭绕着紫色灵能的双手,一言不发的盯着房间的二楼。

    在他身边,凯恩无奈的叹了口气,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从腰间的布囊里抓出了一把炭黑色的粉末。

    几个女武神卫队的亚马逊都被薛华突然间的爆发吓了一跳,她们条件反射般的同薛华拉开距离,抽出长弓,可才刚刚拉开弓弦,就都有些迟疑的互相对视了起来。

    且不说薛华和凯恩是风暴女王莎拉邀请而来的贵宾,就只论他们本身的身份,就足够让任何人不敢轻易冒犯了。

    凯恩就不提了,光是薛华现在在第一世界的巨大声望,一旦这件事情闹大,恐怕整个吟咏部族都扛不住来自议会的强压!

    祭祀安吉自己嘴贱,一口一个“男畜男畜”的叫着,同时还污蔑身为三大女王之一的莎拉·弦歌。

    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这份胆子!

    “这次只是警告,在特么给老子玩这一套,别怪老子没提醒你们骷髅王是死在谁手里的!”

    “额...薛...薛大人...这......”女武神卫队的队长有些为难的试图向薛华解释什么,不过另一个暴怒声音很快就打断了她。

    “是谁敢在尤克森撒野!”

    一个身着金色铠甲,手持暗金长矛,长得五大三粗的女“巨人”从被炸开的二楼开口处猛的跃了下来。

    这女人长得奇丑无比,脸上甚至还生着一层几毫米长的黑毛,看上去更像是怪物而不是个女人。

    “你又是个什么玩意儿?!”薛华感到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

    他的眼角旁开始抑制不住的爬上一丝丝闪着微光的灵能线条,双手上也覆盖起了一层浅薄的角质骨板。

    因为从刚才到现在经历的一系列事件,薛华现在就想一个在干旱地带的大太阳底下存放了十年炸药桶,随便一点火星就能让他瞬间爆发。

    “你找死!!”丑女咆哮一声,手中的长矛猛然化成一团幻影,向着薛华狠狠戳来。

    薛华狠狠一拧眉,同时眼中也闪过一丝错愕之色。

    这个家伙的灵能等级达到了8.5,但即使是这样的强者,敢直接对一个职业者出手也太大胆了点吧?

    难道她就不怕职业者圣契的惩戒吗?

    正这样想着,丑女的长矛却已经刺到了面前,薛华背后骨翼猛然炸开,体表瞬间覆盖上了一层白紫相间的灵能外骨骼皮肤。

    就在长矛的虚影已经快要命中他体外的意志壁垒时,薛华的身影突然就在一阵蓝光闪烁中就这样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