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这小子想干什么(第1/2页)
    江墨时抱着没有一点防备,靠在他怀里睡着的花溪月,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睡着的时候对他没有一点防备,清醒的时候就直接将他当成狼,明明心里能对他放下防备,却始终刻意的逃避和远离他。

    他给花溪月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摸着自己的手机,给程一鸣发了个短信。

    让程一鸣直接在机场等着,她去取花溪月的证件,将花溪月直接带去b市治疗,还需要程一鸣和他的父亲说说花溪月在他程一鸣那里,免得他父亲担心。

    然后又给傅新阳打了电话,说花溪月在他这里,但是情况不是很乐观,具体是因为什么导致这样,他还不是特别清楚,等花溪月和医生接触之后,再看情况。

    江墨时开着车去了花溪月的家,花溪月在门旁边的角落里放了一把钥匙,花溪月那次从医院回来之后,在家修养了一段时间,每次他来看她的时候,她就把钥匙放在旁边的角落里,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本来知道她家的就没有几个,他父亲那里有钥匙,李煜泽就算知道她家也不会来看她了,方睿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她了,所以这把算是他的专用钥匙。

    花溪月不许他把钥匙带走,说带在他身边总感觉有些不安,他当时竟然无法反驳,的确,有那么几次,他想悄悄溜进她家,看看屋里有没有关于多年前那件案子的事情。

    虽然他来过几次,可是基本上没翻过柜子里的东西,明面上的东西没察觉出什么,柜子里就特别引人入胜了。

    跟花溪月熟识以后,他一直都没敢乱来,怕花溪月知道了不高兴,只能等有一天她亲自接纳了他,然后任他随意的翻了,不过,总觉得这个小小的愿望有点遥遥无期啊。

    将花溪的证件快速收好后,江墨时直接去了机场,他的心里还是有点担心花溪月的,所以没有发现后面跟了她很长时间的车。

    东源将车刚停在花溪月家的那条小道,就看见自己的儿子进了花溪月的家,他有些诧异,自己儿子竟然认识小月?

    他没有轻举妄动,他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是入室抢劫,就算他是这小子的亲爹,他也不会放过这小子的。

    捏着一把汗,好在这小子很快就出来了,手里拿的好像是花溪月的证件,这么说来花溪月已经在他车上了?这事怎么想怎么都有点奇怪。

    花溪月突然从考场上跑了,最后一门考试直接弃考了,他们的班主任傅新阳将电话打到他这里的时候,他很是有点吃惊,这不像花溪月的作风,肯定是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才让她不得不放弃。

    但是不管疑虑怎么多,也应该先把花溪月的人找到再说,他让刘云鹏去查监控,然后自己首先去花溪月的家里看看,兴许她已经回去了。

    花溪月放下考试,和他儿子在一起,他儿子还拿着她的证件,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特别是他儿子的车往机场的方向走,他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难道多年前的事,这小子摸清了一点底,他还在为自己母亲的事耿耿于怀,要将案件情况都翻得清清楚楚?

    江东源的心里有些慌了,千万不要对花溪月那小家伙做出什么事出来啊,否则情况就越来越复杂了,正当他有些焦急的时候,程一鸣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他说花溪月在他手上,她上次有些遗留的病情需要及时处理,打算先把她带到b市面检查一遍,后续有什么情况会和他说明,让他不用担心,也不用跟着去,有什么情况他会打电话告知。

    程一鸣作为医生,应该不会撒谎骗人,可是他更觉得花溪月在他儿子的车里,在他的细问之下,程一鸣将花溪月被江墨时找到,并且给他打电话说明情况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不得不承认花溪月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双目可能已经失明了恢复的机率有多大,还要看检查检查结果。

    b市有更专业的团队,花溪月还年轻,他是建议花溪月最好跟着他去b市的,程一鸣也不敢过分描述江墨时在里面的作用,只能拿着花溪月的病情说事,就算再专业的团队,到哪儿不是治,何必非要跑那么远,让花溪月去b市他有私心。

    江墨时也有私心,可是江东源作为花溪月的监护室,还是要经得他的同意才行,这也是江墨时将锅甩给自己的原因。

    本来以为要多费些口舌的,甚至会想着遭到拒绝,没想到江东源并没有多加思考,就直接同意了。

    江东源只问了他一个问题,那就是江墨时是不是在花溪月的旁边,以前花溪月受伤的时候,江墨时是不是也一直都在花溪月的身边转悠?

    程一鸣本来还没明白江东源这么问的原因,看着停好车的江墨时直接将花溪月抱在快速走向他,他突然就明白了,回答了一声是。

    自己儿子将花溪月抱下车的情况江东源自然也看到了,那熟练程度不得不让他多想,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他也是男人,也有年轻气盛的时候,所以自己儿子在干什么,想干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