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男配个个是戏精 > 公子种田忙11(感谢也待,喝奶猫咪的赏,么么哒)
    洛家村这一夜注定不太平,在江隐云进屋替洛升医治小腿这段时间,孟仲珩接到下属来报,朝廷千辛万苦拨下来的赈灾粮食居然在黄河峡谷被人劫了。

    这还是他们交接之后出现的事情,所以现在失粮的责任归孟家庄。他原本陪在受伤的洛小拂身边,对于洛家的事情他概不插手,如今孟家有事,他只对洛小拂说了声告辞后,便大步走向江隐云所在的房门,推门而进。

    “咯吱一声”,门被人打开,江隐云回头看去,笑问:“怎么了?”

    突然见对方脸色凝重,他便收起了唇上浅浅的笑意。

    孟仲珩急步走来,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已经被喂了麻醉的洛升,对江隐云说道:“朝廷派下来的赈灾粮食被人劫了,我现在要赶过去,你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

    他心中自然是想江隐云跟他一起去的,但是这里有病人,他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用目光暗示性的望着对方,久久不挪视线。

    江隐云手上动作未停,他拿着剪子剪去帮洛升包扎伤口多余的绑带,然后站起看向孟仲珩。

    “怎么会这样呢?粮食在哪里丢的?有没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他把剪子放到桌子上,一连问了对方三个问题。看似他的问题在关心那批粮食,实则他的重点在,孟家有没有找到劫粮食那群人的眉目。

    还别说,江隐云的演技棒棒的,这么一问,加上他表情演的到位,他这话,顿时让孟仲珩心里感觉一阵热腾,于是他想知道的,对方很快就说了出来。

    孟仲珩摇了摇头,他垂下眸子,高挺的鼻子哼了哼,似乎在叹气,同时,闷闷的说道:“这群人什么标志都没有,被擒住的俘虏立刻咬毒自尽,根本就查不出是谁在背后搞鬼。”

    说罢,他的脑袋垂的更低了,不过,他这秃废的气息很快就消散了,很快就打起精神来。

    “隐云你陪我一起去吧?”

    江隐云现在等的就是对方这句话,毫无疑问,他立马就点头同意了。

    他一抬眸就看到房门口站着两个人,他们不停的探出脑袋往里面看,在微弱的烛光照耀下,他定睛一看,原来是洛大牛夫妇在担心儿子。

    于是,便对着门口,道:“你们都进来吧,我现在已经替他简单敷了一些药,包扎好了,我要回城配些药材,估计明天才能送过来,你们先好生照顾他。”

    今天替他拿药箱的药童没有来,江隐云只能自己收拾剪刀绷带瓶瓶罐罐之类的东西。

    “江神医,我儿他以后可以站起来吗?”

    钱氏走进屋子,小心翼翼的问,她现在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儿子以后能不能站起来。

    江隐云带上医药箱听到她这么一问,扭头看向钱氏,见对方一脸希翼,便不想说太重的话打击她,就顺势点了点头:“好好调理,好好敷药,理论上是可以的!”

    钱氏只听见二个字‘可以’她便开心的笑了起来,而自动忽略了其他不好的。江隐云拿上药箱刚想要往外走,门口又进来了一个人,洛大牛挡在了他的面前。

    “请问这个诊金是……”就连多少两个字,他都不敢说,刚才看到对方那装药的白玉瓶,洛大牛心里顿时沉入谷底,他们家可能把所有人卖了,都未必能买到江神医手中一种药材,这昂贵的诊金他该怎么办?

    在洛大牛表情尴尬,畏手畏脚不好意思的眼神下,江隐云道出了,这辈子他听了都想哭的话。

    “洛大叔放心,这诊金可以欠着,你们一家子以后慢慢还,不知洛大叔意下如何?”

    他回头淡淡的看向洛大牛,温润的嗓子道出了让对方如沐春风的话。

    闻言,洛大牛整个人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然后狠狠对江隐云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江神医大恩大德,我洛大牛无以为报,以后我们定当把钱原数奉还,您要是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还望您不要嫌弃,我洛家人随时任您差遣……”

    他许下的承诺没想到,会苦了以后的女儿,当然这是后话了。

    江隐云因为赶时间并没有跟他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洛家的泥土屋。

    一群人都走了,当然孟仲珩走的时候把他们手中的食物留了下来,这粮食让洛大牛一家省着吃还可以吃上半个月。

    洛老头一直坐在院子里的木墩上,吧嗒吧嗒抽着旱烟,所有人走了他才站起来发话。

    “好了,夜已深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说完,他没有理会在场的妻儿媳妇,腿脚有些步履阑珊的缓慢朝老宅而去。也许他正在怪自己,怪自己没有带领一大家子过上幸福饱暖的生活。

    陆陆续续从老家过来的人回去了,洛小拂这才发现洛祥不见了,她瘸着受伤的脚,来到土屋里对洛大牛夫妇,问道:“爹娘,小祥去哪里了?”

    她脸上露出着急之色,当她看到父母一脸迷茫的样子,顿时心下一沉,难道弟弟被别人掳走了?她心里开始乱糟糟的。

    钱氏原本在屋子里替大儿子擦拭身子,听到大女儿这么一问,她手中的帕子一下子掉到了水盆中,溅起了一圈水花。

    “他下午的时候还在院子里玩啊,难道他去找你们迷路了?”

    洛大牛也是拧着眉头,他努力回想,小儿子到底是在哪里丢的,好像大儿子出了这档子事,他们夫妻俩都傻了,根本就没人去注意小儿子是否还在家里。

    “孩子他爹,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人帮忙找小祥?”

    钱氏一下子就惊叫了起来,她催促着慢半拍的洛大牛去找人。

    洛大牛也听话,他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外走。看着父亲大步离开院子的背影,洛小拂也想去帮忙找人,她刚转身,钱氏就看到了她受伤缠满白色绷带的脚。

    “小拂你的脚怎么了?”

    她带着歉意的问道。这一个晚上,她的注意力都在大儿子身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女儿也受伤了。

    “我没事……”

    洛小拂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关着洛小宁的柴房门被她敲得砰砰作响,不一会便传来了洛小宁的话。

    “姐姐,快开门放我出去……”听着她的声音,很是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