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248 清离之印(第1/2页)
    . ,最快更新分海谣最新章节!

    “天界为何会留下原来的介体,而不是叫魂形俱毁?”悠离起身穿上衣裳,也温柔地为无清整理头发,看着那发丝缓缓从肩膀拂过,悠离的眼前再次浮现火烧城墙,众人要求无清将她赐死于城墙之上。

    他们的王,真的为了一个女子毁了他们的江山?

    真是一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笑话。

    而他,却没有魂形俱灭,却还是留下了当年的身体。

    这身体是温热的,好似在水下漆黑一片的寒凉刺骨中,也没有丝毫损毁。

    究竟这其中有何缘由,天界怎会做出如此不按常理之事?

    念及此处,悠离忍不住问道:“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爱的神情,深沉的眼眸尽是无尽思念与关爱。

    “此事说来话长,城墙被破,生灵涂炭之时,我已经准备随而去,补偿对欠下的一世恩爱,我承诺的终究还是付了。”

    悠离莞尔一笑,指尖穿过无清的发梢,将几缕稍稍枯黄的发梢捻在指端,聚气凝神,那枯黄的发梢便重新变作乌黑。

    “的功力苏醒了。”无清面入喜色,心中更是高兴万分。

    没想到青霞山一行竟然能遇到悠离,真是天道助他鬼族,不死不灭,王朝永存。

    “也许,看来是这样,方才我只是稍稍试了一下,至于功力苏醒了多少,我还不能确定。”

    “介体可还影响的神魂?”

    “无清莫要担忧我了,夜凌是个苦难的女子,方才,我相会之时,她已然将介体托付于我,但她的心愿,我也一并继承过来,想着也不能装作不清不楚,不闻不问。”

    “一个凡人介体,竟能将未了心愿传递给一个神,想来那介体的仇怨颇深,莫要被她影响,若是不理不睬也不是的错,无需记挂于心。

    悠离,我的心愿一直以来都是能高高兴兴,无忧无虑,不论做人还是妖后,不论是轮回里一次次复生又死亡,还是前年不变的困于凡间魂形分离,我都希望能守在的身边。我这一生做错过一件事,也许是唯一一件事。”

    悠离的眸色突然暗淡,没错,她记得城墙上,登高远望,一片火海正吞没无清最后的城,他已经无路可退,百姓和朝臣却还在逼迫他,要他亲手杀死悠离。

    只因悠离已伸展身之力,以藤蔓护住宫城,却偏偏有人认为正是悠离并非凡人,才会招来连连病乱,草木无华,五谷不收。

    “怎么了,悠离?为何不言不语。”无清担忧相问,又轻轻探身亲吻悠离的额头。

    眉间紧蹙的沉默令无清担忧,这也是无清唯一担忧的地方。

    当初她愿意为了成自己顺应民心,赐死王妃。今日她是否仍然对当年的冷言冷语,满朝敌对之声毫无怨恨?她为救下宫城,毁了百姓的农田,山民的丛林,一心护住的是无清。

    她甚至为了他的江山不顾至悠泷妖主于风口浪尖,最后殒身天界业障大殿之中。

    妖族流亡千年。

    多么深的爱,才能不计前嫌,仍然站在他的身边。

    人世间可有这样的情意深重,万朝不变?

    花自有盛有衰,王朝亦然,何况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即便神魔修者也难逃众叛亲离,孤独终老,人反目。

    世事无长久,也许多年等待只为了报复当初的无情。

    难怪那千万年来始终浑浑噩噩不做正事的梁皇总是不屑人间情感,唯独信奉美。

    无清自知担心无用,他爱悠离,但也爱他的臣民。

    最好的办法是永远不要在两者间做出选择。

    所以,这盘棋不仅仅凡间欠他的他要分文不少取回囊中,魔世辜负他的,他也要毫不留情的讨要回来。

    没有一个将士的血可以白流。

    “我明白了。”悠离忽然惊慌,遂又叹了口气,贴附在无清身前。

    “我明白了,因为我曾去过业障大殿,曾经……”

    悠离的声音中带着惶恐,秋海棠屋外树影斑驳,好似在召唤她归去。

    “我曾去过业障大殿,为了与结为夫妻,我曾……”

    “一直都没有告诉我,只说过,这是妖族的羁绊,相爱的人无法伤害对方,所以不论如何打我,杀我,我都不会受伤。当年是这样告诉我的。悠离,这和业障大殿有什么关联?为何如此害怕,的身体为何如此紧张?”

    无清没有看到的是,悠离严重惶惶不安的神情和燃烧着的幽暗红光。

    这就是因果轮回,这就是她惨死城墙之上的原因。

    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的。

    是清离印。

    她甘心情愿放弃妖神永不毁灭的神元,自破清离印,沦为不足为道的凡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