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影视城灵异事件(45)(第1/2页)
    那是警方封锁现场的警戒线!

    时墨迅速转身,拨通了季锦里的电话,“联系警方,让他们带人去杜念死亡现场,下水道中有失踪人员的尸体,宛铃可能也在那里。”

    那头的季锦里一头雾水,“啊?什么失踪人员?下水道?宛铃怎么会在下水道里?”

    时墨:“照我说的办,出来再解释。”

    说完就挂了电话。

    王佳佳好奇地小声问道:“宛铃,是那个明星宛铃!她也失踪了?”

    说完又上下打量着时墨,两眼冒着粉红泡泡,“我一直以为季锦里的颜值就是极限了,没想到还有不输于他,不!比他还帅的人!你也是明星吗?”

    时墨冷酷道:“不是。”

    王佳佳的粉红泡泡啪嗒碎了,被他散发的寒意震慑,不由自主往夏卿也身边挪了挪,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他。

    “他是我的!”

    夏卿也侧身一站,挡住她的视线,脸上挂着艳丽妖冶的笑容,“你想再死一次吗!”

    王佳佳被吓了一跳,以比之前快一倍的反应退后,像只受惊的小白兔似的缩在角落。

    时墨:“……”

    他皱眉看向夏卿也,后者冲他眨了下眼睛,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不用谢我,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惦记。”

    那你算怎么回事!

    时墨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他移开视线,问王佳佳:“你们死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佳佳这才又记起自己有男朋友,焦急地看向四周,“肖笑!”

    叫了几声没等到回应,王佳佳有些急了,“我男朋友呢?你们没有把他怎样吧。”

    夏卿也无所谓的笑笑,“看你的表现喽,不想他魂飞魄灭的话就赶紧回答!”

    王佳佳现在是真怕她了,尤其她笑的时候,明明那么美,却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是那个断脖子的女人,是她把我们带来这里的,逼着我们进到一扇门里……”

    时墨问:“什么门?”

    “那道门是在地上的,也可能不是门,是通道还是别的什么,我很害怕,不敢进去。”王佳佳语无伦次地说着,声音充满了惊惶和绝望,“我一直以为死亡就是结束,但我变成了鬼才知道,死亡是没有尽头的,得一直死一直死!”

    “我知道,一旦进到那道门里,会发生永远无法挽救的事!肖笑肯定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他选择反抗,抓住那个女人让我快跑,我扑过去想帮他,可是晚了一步,他被那个女人带进门里了!”

    “后来呢?”夏卿也问。

    刚才攻击他们的人是肖笑,显然他已经从那个什么门里出来了。

    王佳佳:“我害怕的躲到镜子里,过了一会儿看见那个女人从门里出来,似乎没有发现我直接走了,我想着她能出来,说不定肖笑也能。”

    “不知道等了多久,他真的出来了,我很开心,拉着他要走,可肖笑变得怪怪的,说自己走不了了,让我赶紧走,还让我离他远一些!”

    “他、他肯定是因为进到那里面才变成这样的,都怪我,是我害了他,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走,就算他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就算他杀了人,我也绝对不会离开他!”

    时墨眉峰一挑,眼神凌厉起来,“他杀了人?”

    王佳佳身子害怕的一缩,道:“我不知道,是肖笑告诉我的,昨天他出去一趟,回来就告诉我他杀了人,然后……他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时墨紧抿着唇,转身朝仓库深处走去。

    夏卿也知道他要做什么,脚步轻快地跟着过去。

    王佳佳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想到什么神色大变,赶紧飘着跟来。

    两人一鬼行走在架子间,谁都没有说话。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混合着灰尘的、难以形容的气味,绕过几排架子后,塑料和金属混合的气味更重了。

    夏卿也注意到这片区存放的都是刀剑、斧、茅、盾等武器,和别处规整有序的摆放不一样,这些刀剑都七倒八歪的散落在架子、过道上,一些金属制作的道具还比较完整,塑料和泡沫道具不是裂开了就是断成两半,一片狼藉,惨不忍睹,像是刚刚打完一场你死我活的群架!

    刚才的几声哐当声绝对无法造成这么混乱的场面,也就是说,在他们来之前就是这样子的。

    此刻,两个水滴状的金光悬浮在一堆道具残骸上方,中间溢出的金线缠绕在一个年轻厉鬼身上,使之失去了行动力。

    “肖笑!”

    王佳佳连忙飘过去,在靠近金线时又害怕地停住了,“怎么会这样,你没事吧?肖笑!”

    她焦急地询问,厉鬼没有应答,只是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漠然空洞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