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午夜恐怖游戏(4)(第1/2页)
    “我回来啦!”

    保安队长从玻璃门进来,拎着个两杯冷饮,蹦蹦跳跳跑到夏卿也面前,讨好地说道:“我买了两个口味,夏日限定和冰淇淋抹茶,你挑喜欢的,剩下的……能不能让我喝?”

    见夏卿也挑选了粉色的夏日限定,保安队长兴高采烈地捧起另一杯,满是胡茬的嘴咬住吸管,神情怀念又陶醉地喝了两口,感动得哭了。

    姜舟:“……”

    眼前的一幕实在荒诞,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不会是有句话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最近他因为夏卿也的事频频上火,或许就在这样才做了这个毫无逻辑、莫名其妙的梦。

    然而下一瞬,这是个梦的美好想象就被打破了。

    夏卿也坐在椅子上转了过来,咬着吸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终于下来了,不过可惜,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

    姜舟年近五十,个头很高,身材早已不复当年,略微发福,但从五官上能看出年轻时定然很帅,不然也不会让眼高于顶的夏羽一见倾心。

    在周围人的注视下,姜舟只觉得一股火气直往头顶窜,气急败坏地冲过去,“你来这里做什么!”

    夏卿也对他的怒火无动于衷,依旧大摇大摆地坐在椅子上,笑吟吟地回道:“不是你让我来的吧,我来了呀,怎么,后悔了?”

    姜舟脸色难看得要命,抬手指着她,又指指周围,咆哮道:“我让你回家!没让你来这里撒野!滚!你现在就给我滚!”

    要不是顾及颜面,他恨不得亲自动手将这不孝女拖走!

    太丢人了!

    他好歹也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怎么生了这么个不知好歹、处处和自己作对的女儿。

    夏卿也盈盈起身,墨镜后的一双眼睛与他对视着,“要滚可以,一起滚啊!”

    姜舟简直要窒息了,抬起胳膊——

    夏卿也顺势勾住,将他胳膊往下一压,像父女那样亲热的挽着,在他耳边轻声道:“有些话还是在家里说好,你觉得呢?”

    姜舟面色如土,浑身僵硬。

    夏卿也反常的行为举止让他既震惊又迷茫,根本想不出个头绪,而周围投射过来的视线灼热得几乎让他董事长的面子挂不住,以防再出什么岔子,赶紧带人离开才是上策。

    阴沉着脸和身后的人解释几句后,姜舟让秘书通知司机把车开过来,结果夏卿也又提要求了,“我要姜浚新来接我。”

    姜舟阴沉着脸道:“你别挑战我的耐心,差不多得了,走!”

    “不走。”夏卿也又重新坐了回去,懒洋洋地说道:“除非姜浚新来接,不然我就不走了。”

    她既然决定让姜浚新来接自己,那无论如何他今日都得来!

    姜舟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后槽牙咬得咯咯作响,要是在这里耍赖的是姜浚新他还能打几下,偏偏这么大个姑娘,打又打不得,看那些保安的下场……他也打不过,也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学的功夫,该不会是故意回来找茬的吧……

    姜舟脸色变幻不停,最终在夏卿也神情自若的淡定中败下阵来,掏出手机给姜浚新打电话,让他立刻来公司。

    那头,姜浚新刚刚到家门口,正偷偷摸摸往里看夏卿也到了没有,接到姜舟的电话十分莫名其妙,“我来你公司干嘛,要跑腿找别人去,忙着呢——”

    “让你来就来!哪那么多废话!限你半小时到,不然以后一分钱也别想从我这里要!”

    姜舟怒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姜浚新倒抽一口气,谁他妈不长眼惹老姜发火,害得他受连累,经济受人掣肘,除了从命还有什么办法。

    二十分钟后,姜浚新骑着摩托出现在公司大楼。

    看了眼时间,比姜舟规定的时间还早了十分钟,得意地吹起口哨,将车直接停在大门口,手指转着钥匙走进大厅,然后怔住。

    这里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但还从来没有这么备受瞩目过。

    大厅里站着好几个保安,前台人员、公司行政、秘书、经理以及他爸,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奇怪,有紧张、有松一口气,尤其是姜舟,看见他时整张脸的肌肉都松弛下来,像是灾难中迎来救援般的如释重负。

    姜浚新被这诡异地气氛吓了一跳,险些就要夺门而逃了,然后他看到了现场唯一坐着的夏卿也。

    夏卿也笑眯眯地朝他挥手。

    姜浚新个子很高,这点应该是遗传了姜舟,浓眉大眼,模样帅气,头发捋朝后,两侧剃得薄一些,戴着个耳钉,露出的手臂上还纹了文身。

    看见夏卿也,姜浚新怔住,脸颊诡异地红了一下,然后绷着脸道:“你怎么在这儿?”

    “等你啊。”夏卿也终于站起身,挽着姜舟的胳膊朝他走去,“爸非要你来接我,正好,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