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捧贤台(第1/2页)
    楚衍烈冷声说道:“不是~哪有不称职的母亲这样抱着孩子的?是你受累了。”

    他边说,边把凤彦扶到床塌上去,把睡着了的思璟放回到摇篮里去。

    经过这一翻之后,那人也该坚信凤彦确实得了疯病了吧。

    为了引出背后黑手,凤彦只能继续装下去,哪怕会伤及到无辜,也要将那个人引出来。

    在看到小公主在她怀里啼哭不止的时候,凤彦险些就稳不住了。

    她强忍着疼痛,把戏继续演下去。

    现在全城皆知,太子妃犯下疯病,已影响到朝局。

    楚衍烈也整日闷闷不乐,捧贤台已经建造成功,六个月的兼程,一座化丽高耸的楼台建造而成。

    录初为了庆祝捧贤台的成功,楚衍烈许下承诺,待捧贤台建造成功后会在捧贤台上大摆宴席宴请文武百官。

    为彰显扶云国的威严,会有许多修行界和炼药界的宗师也会到来。

    有人问楚衍烈,太子妃屡犯疯病,会去赴捧贤台的宴会否,楚衍烈回答是会去,不管太子妃变成什么样子,她依然是自己的妻子。

    问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满城风雨传开,甚至越说越离谱,直接把凤彦说的像杀人狂魔,大家猜想会不会在捧贤台上突然发起疯来,把所有人都杀掉。

    有胆小怯弱的人直接推辞留在家中,朝中大臣们那们文诗世家便也没胆去,只有些武将出生的人却是想一堵太子妃的疯狂如何而来。

    炼药界与修行界里的人更是因此事而非赴这场宴席不可,大多就是想知道这疯病是什么情况,是否如传说中的一样让人胆怯。

    穿过旷斓大街,越过珠华殿后便是捧贤台。

    虽没有皇宫庞大,但新建出的宫殿却另有风味,每一道都有生檀木做出,雕刻着上详龙凤图纹。

    高台之上便是宴席的摆设之地,从上面能看清整个帝都的全景,站在捧贤台上似有一种临近天宫的感觉。

    人们早早便来到捧贤台上,一堆一堆的聚集在墙头上观望远处。

    待过巳时,楚衍烈才携凤彦一起登上捧贤台,百步阶梯,缓缓而行。

    他扶着凤彦边走边说道:“彦儿小心,今日是捧贤台建造成功之日,上面汇聚许多修行界的人,一会你要一一认识他们,也好知道怎么去与她们相处。”

    凤彦冷笑道:“是啊,全是界内的宗师,一不小心得罪了,你我可就要背负着妄负界定的罪名了呢?”

    两人相视而笑,楚衍烈一身深紫色龙纹长袍,凤彦身穿浅紫银纹百花裙。

    相携踏上捧贤台上,众人复声起喝:“见过太子,见过太子妃~”

    “各位都不必拘礼了,今日盛会是为了庆祝捧贤台大成,特在此设宴相迎,大家一定要畅快痛饮。”

    凤彦把头转向楚衍烈,监国亲政以来,怎么就学会了逢源于群臣的虚捧当中,嘴也不是那么生硬了,客气话会说了不少。

    若不是看到真人站在自己面前,都不敢相信现在的楚衍烈会是这样。

    明明心里厌恶的不得了,脸上却装成很和睦的样子。

    她暗暗的向楚衍烈伸出一个赞赏的大拇指。

    捧贤台上还特邀了一队舞姬助兴,当然这都是楚清扬的倾心安排。

    招呼完所有人之后,楚清扬才端起杯缓缓走到楚衍烈和凤彦面前,对二人说道:“太子与太子妃能亲临捧贤台,真是捧贤台的荣幸啊,我都好久没有与皇兄和皇嫂喝过酒了,这一杯……”

    “本宫向来不喝酒,这酒嘛可以不喝,就以茶代酒!”

    “慢着,这一杯洒必须得喝。”凤彦突然夺下楚衍烈的茶,倒好的一杯酒端到他手中。“今日特列,你喝一杯吧!”

    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接过凤彦手中的酒杯,在旁人看来这太子对太子妃不是一般的宠溺,可以说是任听任劳,对太子妃的话不会拒绝。

    喝完之后,凤彦才突然说道:“雍熙王,你以前都知道你皇兄不喝酒的,今日怎么就想把他给灌醉啊?”

    楚清扬听后,为难的低下头去,怎么就忘记了这事呢?“对不起啊皇嫂,我这不是忙着建造捧贤台,脑子糊涂了嘛,这样吧,我自罚三杯向皇兄请罪。”

    看着楚清扬连喝下三杯酒后,凤彦才展开眉颜。

    只是刚坐下来,坐在左则的林浅突然端起一杯酒走了过来。凤彦从她身上还是能闻到左千琦的气息,以前说她中失魂咒才产生幻觉,而现在她并没有失魂咒了,这种感觉是真实存在的。

    凤彦突然脸色苍白,手脚发寒,就连楚衍烈也感觉出来她生出变化。

    “怎么了?”

    “不知道我每次见到她,就会有一种寒气逼摄过来,她身上有左千琦的气息,应该是残魂。”

    楚衍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