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正真的对手(第1/2页)
    凤彦觉得还是自己亲自己到一趟前厅为好,现在的楚清扬已经不是之前的楚清扬,不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这些侍女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凤彦来到前厅,见到楚清扬手中拿着一个盒子坐在椅子上,见到凤彦进来之后立即起身说道:“皇嫂来了?”

    “楚清扬,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来给皇兄送丹药的,皇嫂怎么似乎不欢迎我啊?”

    “太子的伤无碍,若没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

    楚清扬轻叹一口气,接着把手中的盒子打开放到凤彦面前:“这颗复原丹可是我花了好久才寻到的,皇兄服下之后用不到一日便会复原,皇嫂真的不用吗?”

    “不用,你拿回去吧。”凤彦豪不客气的下逐客令道:“若无事,还请雍熙王先回吧,太子重伤,还需要人照顾,我就不留雍熙王了。”

    楚清扬看凤彦不领情,才把手中的丹药收起来,可是并没有想要离去的意思。

    “有些话嘛我还是要跟皇嫂说清楚,觉得皇嫂日夜照顾皇兄很是辛苦,所以我就把小公主接到府上由奶妈照顾,这样皇嫂也好腾出手来照顾皇兄了。”

    “楚清扬~”凤彦大怒道:“你真卑鄙,你到底想怎么样?”

    楚清扬说道:“我没有想怎样,只是觉得皇兄和皇嫂很是辛苦,想为你们分忧罢了。”

    “你……”

    凤彦气的一股气梗在心脏处,只见楚清扬说完冷笑着离开。

    她跌坐到凳子上抽泣起来,现在楚衍烈重伤,而自己却又不能做什么,还眼睁睁看着思璟被楚清扬带走。

    凤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无助过,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孤立无援。

    她回到乘风殿,见楚衍烈还没有醒,就坐在床塌边说,轻抚着楚衍烈的脸颊说道:“楚衍烈,你怎么还不醒呢?我快支撑不下去了。”

    一滴泪拍打要楚衍烈的脸上,正好惊醒了他。

    睁开眼看到凤彦满脸泪痕,楚衍烈说道:“彦儿怎么了?”

    “他把小公主带走了。”

    “谁带走了?”

    “楚清扬,他想用小公主来威胁我们,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楚清扬~”楚衍烈听后,重重的挥拳撞击在床塌边上。“他到底是想做什么?想要权还是想要……不对,他一开始给你下咒诅,对权利豪无兴趣,绝对不是为了皇权。”

    凤彦也很迷惑,楚清扬一直这么就隐忍,不是为了皇权,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厷灵血,他为了厷灵血?

    “厷灵血?”

    “下咒诅是为了让你心智受控,激发厷灵血的苏醒?”

    “所以他就下这失魂咒,让我神智不清。可是厷灵血一直以来,扶云并无人知晓,他是怎么知道的?如果他真的想要厷灵血,那我就去雍熙王府,把小公主换回来。”

    凤彦说着,真的走出大殿,准备去找楚清扬,但被楚衍烈一把给拽了回来。

    就算凤彦去找楚清扬,也不一定能换回思璟,如果楚清扬真是为了厷灵血,大可以直接带走凤彦。

    没有必须大费周章的要带走思璟,在楚衍烈看来,楚清扬为的不只是厷灵血这么简单,也许他要的更多。

    “彦儿你别去,去了也未必救的回思璟,试想一下如果他真的是为了厷灵血而来,为什么不直接带走你更为方便,在我受伤时为什么没有直接对我们下杀手,所以我很肯定他绝对不只是为了厷灵血,他可能有更大的阴谋。”

    “那我们该怎么做?”

    楚衍烈说道:“我们现在要保持镇定,不管他有什么阴谋,都会先来找我们,带走思璟是为了威胁我们,暂时不会伤害思璟,听我的好吗?先保持镇定,才有精力去对付楚清扬。”

    凤彦忍痛点头,现在她只能听他的,不管遇到什么只要心乱了就什么都乱了。

    她抚头痛哭,那是她们的女儿,楚清扬想要什么大可以直接对她们下手,为什么要带走思璟呢?

    鬼才知道思璟在雍熙王府里有没有哭,奶妈有没有把她喂饱。

    越想越心痛,可是她现在又能怎么办,只能等着楚清扬自己来向她们提条件。

    世界那么多人,为什么就她有厷灵血,真是太不公平了。

    凤彦含恨的紧握双拳,当初龙亦尘封住她体内的戾气,就是为防止腥风雪雨,可是没有了灵力,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保护不了。

    如果厷灵血可以救自己身边的人,她愿不要这股戾气,让人人忌惮,天下人得而诛之,到底有什么可怕之处,既然这么可怕为什么还要来抢夺。

    她实在是想不通,看着楚衍烈满身是伤,自己束手无策,这一身的戾气留在体内又有什么用。

    凤彦缓缓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