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从侍女到王妃(第1/2页)
    皇帝楚轻凤说道“你非蓄意?可为何哪里不撞,就偏偏撞上景宁王的车撵?他是景宁王,不是平民,想以此作为借口,也不想想自己究竟为何会处处碰壁?”

    楚衍烈面无表情,现在说什么他都是错。

    受伤的是景宁王也不是他,弱者总是有理在先。

    楚衍烈不想去为自己辩解,爱如何便是如何,总不能因为楚弈天被跌伤,而判他死罪?

    大殿中沉默了许久,楚衍烈才冷声说道“我是撞伤了景宁王,父皇处罚便是,不过辰曦王府大婚在既,什么样的处罚望父皇早些决断,儿臣还得回去操办婚事。”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楚轻风气的将桌面上的奏折往楚衍烈身上砸了过去。大怒道“明明有错,训斥几句还不服气,就知道你是一个忤逆的子。若知今日,朕当初……”

    “当初如何?父皇当初是不是也该把我给办了,免得今日把父皇气坏了是么?”

    “你……这是在跟朕说话的样子么?别以为你是朕的儿子,朕就不能把你怎么样,朕可以……咳咳~”

    楚轻风这一动怒,便是把哮喘都给气出来了。

    连连带咳,一旁的太监闻声,忙上前轻轻抚拍在他背部。

    直到平息了气息之后,楚轻风才长叹气息说道“也罢,你从小忤逆,朕也知道,朕现在管不了你。此次南海平乱的事,你就不用去了,好好的回去操办你的婚事,就把这事交给郑霄远去办吧!朕这些时日不想再见到你,许你告假半年时间不用上朝,退下吧!”

    “儿臣告退~”

    楚衍烈缓缓离开大殿,楚轻风突然转变了态度,是觉得从楚衍烈口气中听出了埋怨,对魏邑的死他还在耿耿于怀。

    这并不奇怪,楚衍烈生母过世后,就被接到宫外。

    他所受的从来都没有皇子受到过的待遇,在外流浪,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这些他自然是怀恨在心。

    可是现在辰曦王的气焰日盛一日,楚轻风不能处置他,最多也只是小小的责罚。

    或者在这帝都里,没有人会喜欢他,因为他孤傲、冷酷无情,可是在外界眼里,他镇乱御敌,揽取诸多民心。

    是百姓心中的神,若他有罪,势必会引起民愤,所以这一次的妖魔动乱,就不给他立功机会。

    楚衍烈走出境泽殿,才在殿外碰上凤彦迎面而来。

    “彦儿,你怎么来了?”

    凤彦说道“听说你被皇上扣下问话了,我就过来了。”

    他冷笑,她是在担心他吗?

    虽然很是不希望她时刻都会跟着,但他就是喜欢这样的王妃,处处以他为重。

    楚衍烈轻抚在她双肩上,柔和说道“傻瓜,本王能有什么事?就算犯错,最多也就是责罚几句而已,不会怎么样,回府吧,接下来还在操办我们的大婚呢?”

    听到操办大婚,凤彦羞涩的底下头,两边的腮腺慢慢呈现绯红。

    这还是楚衍烈第一次见她这么害羞过吧?

    皇帝不想让楚衍烈去平乱妖兽之乱,其实楚衍烈在大殿上说那些话激怒他,也是明显有故意行为。

    他与凤彦的大婚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妖兽,谁爱去谁去。

    若是换到以前,楚衍烈定是争抢着去立功,而现在他却不要为这区区的功劳,而浪费与凤彦一起的光景。

    不让他去,正合他意!

    楚衍烈揽在凤彦腰部上,轻声说道“彦儿,我们回府!”

    两人刚转身,与对面迎来的是云柔和冷霜。

    只听云柔叫道“衍烈哥哥~”

    “云柔?”

    云柔拽着冷霜上前,与楚衍烈打招呼,因为上次凤彦落水,冷霜还是心虚心的。

    这么长时候不敢与楚衍烈碰面,就是对上次的事还心有余悸。

    她害怕楚衍烈问起那天晚上的事。

    冷霜本以为凤彦必定会死,回府后她高兴了一场,只要凤彦死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女人再与楚衍烈更亲近了。

    但是在一连好几天,辰曦王府都不曾传出有抬着尸体出府的消息。

    倒是满城传出长歌的丹药失窃案出来。

    冷霜也不笨,那颗丹药能救凤彦的命,凤彦是她亲手推下水中的,在水下有多久,她再清楚不过。

    若是平常,那么长的时间里被泡在水中,早就没有气息了。

    要不是那颗还魂丹,她怎么可能会活的过来。

    所以冷霜就故意把凤彦落水的事情透露到丞相府,让左千琦知晓。

    那左千琦不得抓住这次机会,给辰曦王府沉重一击吗?

    炼药界大闹辰曦王府,就是左千琦一手操戈的。

    原本冷霜不想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