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废柴降临(第1/2页)
    天道轮回,云云众生,静观大陆,一个皇权与玄门并存的世界。

    大谓国陇西十五年!

    灵兮谷,寒苦的丘壑之地,一个困厄罪人的地方。

    大谓朝廷为了防止罪犯逃出灵兮谷,就在谷口设下一道禁制。这道禁制要入化期境界高手才能破除,可是在这灵兮谷里,要找出入化期以上的修行者,何其难?

    这已经是凤彦被发配发灵兮谷的第十个年头!

    一日,凤彦在深山中挖到几根竹笋,高高兴兴的跑到家中寻找母亲。她一边跑一边叫“娘亲~娘亲~”

    “哟~这不是彦废柴吗?又到山上挖到什么了?彦废柴。”

    凤彦停下脚步,回头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自己曾经的玩伴云霓与亦舒站在一旁阴阳怪调的嘲讽。“一个修为都不能进入锋芒期的人,当然是只能上山挖挖竹笋,捉捉兔子了,还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啊?”

    “你们叫谁彦废柴?”凤彦大怒,上去找二人理论。

    她已经听彦废柴听了很多年了,这些年来整个灵兮谷都在嘲笑她。若是别人说说也就罢了,可是云霓和亦舒还是她儿时的玩伴呢?

    “就叫你彦废柴了,怎么了?难道有错吗?”

    “若敢再叫,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

    “呵呵,还对我们不客气,就叫你怎么了?彦废柴,彦废柴,彦废柴……哈哈哈~”云霓和亦舒两人齐声嘲讽。

    凤彦大怒,抚住耳朵冲上前去,一拳击向云霓的脸上去,可是拳头还未落下,就被云霓双掌推倒在地。

    两人继续嘲笑道“看看,这就是废柴,还想出手打人?使出来的力气只能打打苍蝇和蚂蚁,不叫废柴叫什么?”

    凤彦努力的爬了起来,腥红的眸子转向两人,她们冷漠的眼神露出不屑之色,让凤彦悲痛欲绝。

    是了,她就是一个废柴,别人又没有叫错,找别人理论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她原本天赋异禀,在七岁时就已经开启初元境界。九岁时,本距离锋芒只有一步之摇,可不知为何气海丹田突然受阻,无法聚气,一直固定在了初元期。

    她慢慢的捡起地上的几根竹笋,一步一步的向家中走去。身后的嘲笑声无止无休,大脑中满是别人口中的三个字“彦废柴”。

    站在门口,凤彦擦干泪水,她不能让母亲看到她伤心的样子,就算做个废柴,也要做一个坦荡的废柴。

    这几年来,母亲为了她,也没少遭人白眼,可是每当她受人欺负,都是母亲第一个冲上前去保护她,不知挨了多少委屈。

    “娘亲,我回来了!”走进房中,凤彦才见母亲慌慌张张的掩藏着一个盒子,眼框中还含着泪。

    母亲连城喻连忙拭去眼中的泪,笑着对凤彦说“彦儿回来了?”

    “娘亲怎么哭了?”她为母亲擦干泪水,安慰说道“母亲放心,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开这里的,一定会和祖父、父亲团聚,我们一家人远离大谓国,找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生活。”

    连城喻听后,轻抚在她额间微微一笑,似乎对她并不抱太大希望。

    八年前她与母亲被送到灵兮谷,一年后,她就被断定为无法晋级锋芒期的废柴,整个灵兮谷都在笑她,就连平时日里的玩伴也远离她,与人擦肩而过都被指指点点。

    凤彦很是伤心,原本一个灵兮谷里的天才,有望多年后修行达到入化境界,带着这里所有人走出灵兮谷,可是……

    连城喻突然拿出藏到被子里的小盒子放到凤彦面前,对凤彦说道“彦儿,这个你拿着。”

    “娘亲,这个是什么?”

    “这是你祖父被抓走时,交给我一颗护心丹,这颗丹药只要是初元期都可以服用,它提升不了修为,但可以保护心脉不会受损。”

    “娘亲,我不要,我想要能提升修为的丹药。”

    “彦儿,你不要小看这颗护心丹,它能承受金丹期以下的伤害。当年你祖父嘱咐过,这颗护心丹非及笄之年不得服用,否则会有反噬,轻者身修为尽毁,重者暴毙而亡。你只有几天就刚好到了及笄之年,娘才敢拿出来给你,这也是你祖父给你备下的及笄之礼。”

    凤彦听后,缓缓的坐到椅子上去,绝望的看向天边那抹西落的太阳!

    原本就差一步就进入锋芒期,过不了几年就算达不到入化期,到少也该晋级元神期吧?可是现在却要靠着一颗护心丹苟且偷生。

    连城喻继续说道“其实凤家还有一颗金丹期的提升丸,那一颗丹药不管是人还是妖,只要有初元基础,吃下之后,也能一跃成为金丹境界。”

    “真的吗?那丹药现在何处?”凤彦兴奋起来,连忙问道。

    连城喻长叹“那是你的祖父很早前炼制而成的,为了避开心术不正修行者的觊觎,你的祖父把它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