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捉拿妖孽(第1/2页)
    凤彦被放到床塌上,心中大惊,大白天就这么对她,苍天哪,救命啊!

    滚落到床塌上的凤彦想法逃走,却被一只手紧紧的束缚着,而另一只手却拿出一个透着药味的玉瓶。

    楚衍烈从玉瓶中滴出两滴液体物状放在手心上,抚到她绯红的脸上去。

    原来是为她擦药,吓出一身虚汗。

    “别动,你喝下那么多洒,这个手掌印会很难消失。”

    “哦~”

    她此时像只乖巧的小羔羊,一动不动的让楚衍烈为她轻轻拭擦,没过多久,脸上的红印真的消失了。

    其实他人也不坏了,闯祸了他不仅没有怪罪,反而在帮自己。

    擦好药之后,谋人还侵泡在楚衍烈的怀中,从反抗落逃的小野猫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哪知楚衍烈突然来了一句!“你可以出去了。”

    “啊~”

    凤彦傻傻的啊的一声,感觉瞬间像个呆头鸭一样,突然发现自己像个花痴。

    等到凤彦离开后,楚衍烈才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一支碧仙。他去赴会,原本就是去向云柔讨要这株碧仙草的。

    碧仙能解百毒,虽说普通的毒对他不起效果,但有这支碧仙做药引,可以用来练制更高级的奇门之毒的解药。

    楚衍烈派打听楚弈天的情况,可是人还没有走出府,就被一队兵马把辰曦王府给包围了起来。

    闻声赶来的楚衍烈走到门口,才见到来人是帝都景宁王身边的第一侍卫郑子舟,他不仅是景宁王身边的护卫,还是皇后郑莺歌的亲信。

    郑莺歌为保护楚弈天,特从自己的娘家挑选出几位元神期高手保护,因为赏花大会都不屑带护卫,所以在花会上没有让凤彦接触到郑子舟,否则当场凤彦必定有生命危险。

    郑子舟见到楚衍烈走来,先是举手作吁,恭敬的说道“子舟见过辰曦王!”

    楚衍烈厉声问“景宁王府一个小小的侍卫,带兵围困本王的辰曦王府做什么?”

    “子舟是奉皇后娘娘之命,前来捉拿谋害景宁王的妖女,还请辰曦王把妖女交与皇后娘娘发落。”

    “妖女?”楚彦烈闭上双眼,这两个字实在是太刺耳,要不是丈着有皇后撑腰,他定一掌将他啪出王府大门!“说清楚,谁是妖女?”

    声音凌厉,手心汇聚戾气,这一问,把郑子舟震慑,只好转变了太度,笑道“就是……辰曦王身边的侍女,她在赏花会上谋害景宁王,按罪当诛。子舟也是职责所在,还望辰曦王交人。”

    “景宁王吐血昏倒,是自己饮酒过胜,没有人谋害他,本王的侍女是得到本王的吩咐才与景宁王对饮,如果有罪,是不是本王也应一同获罪啊?”

    “子舟不敢,子舟只按照皇后娘娘的吩咐做,请辰曦王不要再为难了,子舟也是听命行事。”

    楚衍烈凌厉的眸子扫视着围在王府大门外的士兵,这架势是非把人带走不可了?虽然父皇和皇后总是向他施压,可他从来就没有真正怕过谁,想带人,除非过了他这一关。

    “本王不交,又当如何?”冷俊的声音一字一句的传入郑子舟的耳中。

    “王爷还是交人吧,娘娘说了,今日一定要把这名侍女带回去。如果王爷不交,子舟只好得罪了。”话刚落音,郑子舟执手向身后的士兵挥出,意示入府强行抓人。

    可是士兵还没走进大门,就被楚衍烈一道戾气震飞出去,见人闯不进去,持剑而上。

    楚衍烈是入化境界,比郑子舟高出一个级别,可是他却从来没有领教过入化期以上的境界高手,趁着今天这个机会,他也想领教一下楚衍烈的高招。

    就算他再敌不过,楚衍烈也不敢对他下杀手,最多就是落败而已,如果不真正动用武力,皇后也会怪罪,挂彩回去复命也比得空手而归的好。

    郑子舟见人都已被震出,无法走近王府,便持剑而上,刺向楚衍烈胸膛。

    然~一道白光闪过他双眼,郑子舟被震落在地,双眼渗出大量血迹。

    楚衍烈缓缓收起手中那柄银色宝剑,那是传说剑出必伤的皿星宝剑,曾是第一玄门苍炎门龙亦尘所有。后来龙亦尘放话,谁能以真本事考上苍炎门,他就曾与皿星宝剑,并收为徒亲授武学。

    而当时意气风发的楚衍烈连连晋级,从三百多名应征者脱颖而出,最终夺冠,成为了龙亦尘的第二位徒弟。

    “皿星剑?”郑子舟惊道。

    还算识货,在扶云国他是第一个被皿星剑所伤的人,只是这一击,便是失去了一双眼睛。

    “还不滚?”冷俊的声音,噬血的凶眸,让人不寒而粟。

    周围爬起来的士兵听后,才立即扶起失去双眼的郑子舟离开。

    此时的凤彦才刚听到王府外面的事,可人跑到门外,只看到地下留有许多血迹,已没再看到来抓捕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