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享誉全球 > 第五十八章 压马路
    “哇,真是好浪漫啊。”

    “要是将来的某一天,如果有哪一个男生也愿意为我如此,当众热情拥吻,宣布我们的男女朋友关系,那我就很知足,就连晚上做梦都会偷着笑醒。”

    “此生,死而无憾。”

    女生都是感性生物,很容易被爱情里的甜言蜜语冲昏头脑,也更加容易如飞蛾扑火般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你,不许胡说,还在考察期呢。”

    呸,什么女人?

    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说得这么难听,都什么跟什么啊?

    哭笑不得,简直丢死个人,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亲口答应他了?

    有征求过自己的意见吗?

    让人无语的傻瓜,白痴,晕货,王八蛋,就喜欢擅作主张,懂不懂得尊重一下人家?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就是见不得齐航在自己面前露出那样一副臭屁,什么事都能胜券在握的表情。

    又或者念念不忘,还记得之前因为他的鲁莽而使自己受到了不小惊吓的缘故。

    松开遮挡在面部的手掌,狠狠地推了齐航一把,但在别人眼里却等于是变相的承认与撒娇。

    要知道,那可是唯有情侣之间才会有的亲密举动啊。

    “好啦,你们小两口就不要继续站在这里打情骂俏的了,这么多人瞪眼看着呢,也不嫌寒碜?”

    “我说你可真行,对我还保密呢?”

    “呜呜,伤心啊,啧啧啧,看不出来隐藏得还挺深,快,给我介绍介绍面前的这位大帅哥是谁?”

    “老实交代,你是怎么把我们家这么美丽大方的帆帆给追到手里的?”

    充满酸意,张梦薇终于受不了这种刺激,走上前拉过杨帆,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她的额头,接着不停得在自己脸脸庞嗔怪划拉,做出羞羞羞的表情和动作。

    惹来一阵打闹,不住躲闪,转而偏头,好奇之下,开始哼哼唧唧地盘问起二人之间是如何相识的具体细节。

    她也着实疑惑的紧,杨帆家里的情况她大致有所了解,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感到越加不可思议。

    无论怎么看,貌似除了长相和气质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出众之外,其他倒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衣着普通,也不像是特别有钱的样子,难道是哪家刻意喜欢恶趣味,装低调的富二代?

    而男生们则是如遭雷击,思维停止,表情呆滞,浑身麻木,肌肉僵直,一动也不能动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良久,渐渐恢复神采,难以置信,刚入学没几天的院花,连课都还没正式开始上呢,就这么被人给挖走了?

    “凭什么?”

    对,凭什么?

    义愤填膺,人群里不知识谁喊出了大伙儿的心声,瞬间响应,齐声讨伐质问起来。

    “凭什么?”

    “就凭他是齐航,就凭他是这届的国文科高考状元,就凭,就凭我是真心喜欢他,够吗?”

    原来他就是齐航,传说中的国文科高考状元,果然长得仪表堂堂,难怪杨帆会喜欢上对方。

    寂静无声,哑口不言,没有人再多说什么想要阻止的傻话。

    要知道,就金水大学目前的层次而言,跟国最高等的学府清华和北大那都是根本没法相提并论的,无论是从师资力量还是历史背景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当真是万里挑一,就算将整所学校给翻个底儿朝天,估计也再找不出来第二个比他名头更响亮的人了吧?

    输得心服口服,甘拜下风,渐渐让开了一条道路。

    人,贵有自知之明,这样的竞争对手,岂不知要比他们这些遇事只会使用暴力,强行蛮干,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老粗们强上多少倍,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反对?

    ……

    “我们一起去压马路吧,怎么样?”

    “看那里,看那里,快看那里。”

    “这个东西好好吃啊,叫什么名字?”

    “要不然到别的大学里面去转转?”

    “走吧,来嘛,一起参观参观。”

    就这样,杨帆因为张梦薇临时起意的一个决定,原本应该只属于二人世界的约会再次泡汤了。

    无可奈何,总不能真得扔下她自己一个人不管吧?

    郁闷着与齐航并肩走在宽广人稀的街道上,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眼在独自在前面蹦蹦跳跳,毫不自觉的欢乐形象。

    没心没肺,期间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交流,昏昏沉沉,从下午一直逛到傍晚,再从傍晚一直走到深夜。

    “嘘,小声点儿,快走,别回头,赶紧离开这里。”

    突然,张梦薇神情紧张,二话不说退回来,拉起杨帆的胳膊就往来路走。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看你吓成这样。”

    不明所以,只感觉自己一头雾水的杨帆被硬生生拉过马路,拐过街道的时候,才有功夫询问究竟。

    “哎呀,你就别问那么多了,先让我喘口气再说。”

    “啊,你不知道,刚刚真是要吓死我了,前面的树底下有三个小流氓一直不怀好意地盯着我们很长时间了,怕是想图谋不轨。”

    “怎么样,幸亏我比较机灵吧?”

    “一见到情况不对,这不是立马就拉上你将人给甩开了,说吧,到底要怎么感谢我?”

    弯腰扶着墙壁微微缓了缓,张梦薇这才吐露实情,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和盘托出。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就这啊,放心吧,有齐航在,不用怕。”

    顿时放下心来,说着拍了拍齐航的肩膀,表示很值得信任。

    “就他?”

    “一个人能行吗?”

    “对方可是有三个家伙,一看就是经常惹是生非,街头打架的那种,我知道情人眼里出英雄,不过这种情况还是算了吧。”

    “再说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完没必要,万一都是我自己有迫害妄想症,胡思乱想呢?”

    张梦薇扭头看着站在一旁的齐航,从上到下,从下至上,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得反复数次,观察了好几遍。

    老实说,除外貌之外,还是依然没有发现其有什么值得炫耀,或者能够拿出手的出奇地方。

    显然不相信杨帆的鬼话,怎么可能?

    可又怕闺蜜心里不舒服,只得聊聊安慰几句。

    “呀,糟糕,都这个点儿了我们该怎么办?”

    “这周围也没有宾馆,网吧什么的吧?”

    “钱包,身份证你拿了吗?”

    “奇怪,我记得明明装进包里的,怎么会没有了呢?”

    “天呐,总不能在这大马路上过一夜吧?”

    “我不要,别告诉我这是真的……”

    正说着,终于后知后觉得猛然醒悟,在杨帆一脸好笑地点头示意下,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忍不住翻翻白眼,已经无力吐槽,苦恼地抚摸起额头,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