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享誉全球 > 第五十九章 早有预谋
    “我,我看我还是自己一个人去那边呆着吧。”

    犹豫再三,没有去凑这个热闹,说完不等杨帆出言反对,摆摆手,头也不回得毅然走向了身后一家饭店门前,登梯而上,快速直达顶端。

    “没事儿,一起过来坐吧,告诉你,他的身上可是很暖和的哦,待会儿可千万别后悔。”

    杨帆眨么两下眼睛,嬉笑间双手放在嘴边大声回应。

    脚步微微停顿,旋即加速,冲着底下还在观望的二人摆摆手,以示之自己安好,让他们放心,然后迅速地怀抱双手斜斜倚靠在石柱旁席地而坐,渐渐只觉一片冰寒,浑身发凉。

    “位置还给你留着,随时可以过来。”

    眼角湿润,温暖的话语夹在清风中送到耳根处,彻底打破了她层层包裹的壁垒。

    女生,也唯有在自己最值得信任的人面前,在夜幕的掩护下才会卸掉将自己严密保护起来的伪装,真情流露。

    虽是夏季,可凌晨时分的光阴却是那么难捱,孤冷无际。

    嘴唇哆嗦着居高临下,默默注视起夜色里隐约可辨的两道身形,轮廓相交,距离越来越近,最终紧紧粘连在一起,神情显得愈发落寞。

    不难想象,此刻的她应该很是甜蜜,爱情,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寂静无声,或许觉得实在有些累乏,杨帆等了许久也不见张梦薇下来,便轻轻靠在齐航的怀里打算迷上一会儿,安然入眠。

    “踢踏,踢踏……”

    扭捏着,极度忐忑不安,轻捻起衣裙悄悄靠近,心跳加速,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儿。

    走走停停,却见齐航始终盘坐在那里没有什么反应,还以为连他也已经早早进入了梦乡,观察良久,再次鼓起勇气继续前行。

    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连脸上的表情,也然在对方的感应之中。

    可能是由于不想和齐航挨得太近,又过分紧张的缘故,所以根本没有来得及细看,慌忙落坐,直到屁股底下好不容易找到了归处,才发现原来自己仅仅占了小小的一半空间不到。

    憋屈得异常难受,忍不住想要往里面稍稍挪动一下,可生怕惊醒齐航之后,闹得彼此尴尬。

    暗下决心,既然来都来了,还那么害羞干什么?

    不行,不行,朋友夫不可扶,到时候要是有个万一真给擦出火花来,同时爱上了他那该怎么办?

    单手托起腮帮子支在膝盖处,不知不觉,在冰与火的挣扎边缘徘徊

    良久,眼皮终于承受不住,开始打起架来……

    “啊——”

    头一歪,胳膊阵阵酸麻,下一秒只感觉自己悬空侧翻起来,迷迷糊糊距离地面越来越近,眼瞅着就要脸先着地似的来个倒栽葱。

    瞬间清醒,完了,完了,这下可完蛋了,没想别的,脑海中率先闪现的第一个画面,竟然是那个天使掉落人间的笑话。

    强烈的爱美,激发了体内潜在的神秘力量,出于本能,决定放弃女生的所谓矜持。

    如果真的造成毁容,那还能有什么意义?

    干脆直接摔死我算了,省得今后被人嘲笑,一了百了。

    用尽身力气,使出了自己小时候吃奶的劲头,将自己的臂长伸展到极致,不停得胡乱挥舞,企图在黑暗中摸索到,那最后一根能够挽救她于危难的神仙稻草。

    终于,指尖触碰到了一丝光明,那是她目前所面临的唯一生机,必须牢牢抓住。

    还差那么一点点儿,加油啊,就是现在……

    随着惯性的作用,不受控制,从另一边扑倒在齐航怀里,未曾停留,顺势滑落,径直趴入两腿之间,顿时吓得即刻屏住呼吸,老老实实,一动也不敢动弹。

    胸前起伏,脸颊处,一阵阵热浪迎面扑来,微微烫红,更是羞愤得将头深埋其中不敢起身,眯起双眸,温柔抚摸着那充满雄性阳刚的宽广后背,坚实,舒服,很有安感。

    这,就是恋爱的滋味吗?

    偏了偏脑袋,娇艳欲滴的嘴角,划过一抹幸福而甜蜜的微笑,似是还不满足,鼓涌蠕动中慵懒得连续变换了好几个姿势,这才沉沉睡去,格外香甜。

    ……

    “叮当咚隆……”

    “臭小子,昨天晚上很得意是吧?”

    “左拥右抱,大享齐人之福。”

    清晨时分,齐航刚刚走进学院的大门口,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掏出来打开一看,竟是之前分别不久的杨帆。

    很是得意吗?

    会觉得这是一种享受?

    恐怕未必,苦笑着立刻按下绿键接通,放在耳边,话筒里充斥着浓烈的醋意。

    “为什么?”

    果然如此,从她们二人早上醒来时候的反应,以及此刻对方话语里并没有蕴含多少愤怒的情绪来看,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早有预谋。

    只是不明所以,通过胸前的一大片湿润和腰间软肋处隐隐传递过来的讯息,仔细分析后其实不难发现一些端倪。

    痛苦吗?

    当然,心领神会,将此前的点点蛛丝马迹通汇贯通,一一对应链接在起来,她当时的内心,究竟在忍受着怎样的一种折磨与煎熬?

    是什么使得她顽强地坚持了下来,并且支撑了整个晚上?

    “咦,看样子也不是太傻啊?”

    “那就是情商方面还有待提高,哈哈,幸亏还有点儿智商,要不然那多无趣,你说是这样吗?”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都差点儿忘记了你可是状元来着,亲爱的大才子殿下,既然你那么聪明,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了似的,那相信也就没有我再多加解释的必要喽?”

    “警告你哦,可千万,千万不许背着我跟她假戏真做,否则的话,一辈子都不会轻易选择原谅。”

    情知自己肚里的那点儿小伎俩都被齐航给识破之后,随意打着哈哈,自说自话得就想将其给糊弄过去,临了居然还突发奇想地妄图威胁他一番再挂断电话。

    “……”

    见齐航没有言语,还以为他是在生自己的闷气。

    “哎呀,你就不要再追问这些细枝末节了好吗?”

    “更何况一时半会儿得也跟你说不清楚,实话说,其实她的身世还蛮感动人的呢,害我哭得稀里哗啦。”

    “齐航,最后再次郑重警告,一定不能让她知道这话是我说得,要不然她会误以为是我出卖了她,可怜她,那样肯定会更加伤心,我不希望她会因此而记恨我一辈子,你明不明白?

    “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不说了,挂吧,拜拜。”

    “嘟嘟嘟……”

    我说什么了?

    我什么都还没有说呢好吧?

    齐航拐过宿舍大楼,一边听着不断传出的提示音,一边茫然四顾地寻找着什么。

    只见正前方的空地上,按照各自班级排着整整齐齐的男生队伍,期间还在陆陆续续得不断有人从楼上冲下来加入其中。

    眼看即将要集结完毕,放下手中的电话来不及多做解释,当即朝着那边急急忙忙走去。

    迅速穿插入队,排在最末尾的地方跟着一起向着礼堂的方向进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