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享誉全球 > 第八十五章 自食其果
    关闭房门,齐航手持水杯,从妆台的木梳上取出一根长长头发,放入其中,嘴里念念有词。

    薄唇轻起,微动,根本听不清他说得究竟是些什么,但神奇的一幕却随即显现,待到彻底消融,顺势倾倒而下,汁珠汇聚闪烁,逐渐形成一幅小型地图。

    “快,大姑在饮马口的河边。”

    情况危急,根本来不及详加解释便率先夺门而出,只留下一脸困惑的杨家众人。

    齐航怎么会知道她在河边?

    糟糕!

    在河边?

    互相观望,生怕有什么闪失,虽然不甚明了为何齐航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将信将疑,但看他表情又不似作假,男人们也只好一起跟着下楼,准备救援。

    杨勇挺起大肚,着急忙慌地一路小跑,期间几经开口想要询问,却始终没有得到过正面回应,更是焦躁不安。

    “她来啦,她走啦。”

    “奶奶再见。”

    自言自语,客厅里,独独只剩下一个二岁半大的孩子,正拿着手中的糖果在对着空气说话。

    “啪——”

    手上衣服掉落,毛骨悚然,正巧被重新规劝回来的杨梅听在耳中,当即吓得魂不附体,浑身充满僵硬。

    ……

    “这就回去啊?”

    “到哪?”

    “让姑父开车送你吧,没事儿,哪能呢,不耽误。”

    有意感激,或者说巴结,头疼脑热,简直不可思议,齐航竟然有着未卜先知,甚至是令人起死回生的能力?

    从医院出来,将近傍晚十分,齐航抬头看看夜色,感觉颇为厌烦,于是不咸不淡,硬着头皮提出告辞。

    走亲访友,名义上是在他铺路,但其实真遇到事情,恐怕还得掂量掂量。

    试问如果没有本事,失去了利用价值,这些所谓的亲戚,又有几个能靠得住呢?

    依山山倒,贴水水流,关键时刻,也唯有自我救赎,方得以永生。

    天道循环,难道硬要违背?

    断然否定,想也别想,那是忤逆,视为大不孝。

    忍不住摇头,暗自叹息,终究还是无法彻底摆脱,看来传统道德观念以及陈旧思想已经融入血液,根深蒂固。

    因为齐航明白,既然父母过活这么大把年纪,岂会连这简单道理也拎之不清。

    凡人……

    面对质询,不得不吐露实情,指指点点,示意杨清路在体育中心的门前广场停车。

    “小航,那些就是你的同学们吧?”

    “呵呵,没想到还挺多。”

    等到地方,特地将车子停靠在一大群学生旁边,杨清路笑呵呵看向齐航。

    点点头,并未否认,同样也不觉得尴尬,内里观望,扫了一眼周围环境,果然正如他所料,除杨帆之外,却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其他同学。

    当即开门下车,在后者满是诧异的眼神注视下,转而朝旁边走去。

    顺利牵起小手,拉着她,边走边给范建打着电话。

    “喂,过年啊兄弟,多少再给点呗,市统一都涨价啦,给你拜个年,行行好。”

    拐过转盘,金碧辉煌ktv门前三三两两,终于如约得见几位正主。

    相隔不远,侯少奇正在不耐烦得与一名面的正在司机不住地讨价还价,争吵僵持着始终无法脱身。

    “少奇,在那磨磨唧唧地干什么呢?”

    “还不快点儿赶紧过来。”

    最后,实在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仗着自己脸皮够厚,以及身后有范建撑腰,这才佯装潇洒地挥挥手,驱散了这只十分讨人厌的苍蝇。

    握手寒暄,范建第一时间发现齐航,急忙交叉,隐晦用胳膊肘捅捅面向自己的秦琦,然后仰头眼神示意。

    “啊,齐航,杨帆,欢迎赏脸,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心领神会,得到提醒的秦琦跟着立刻转身,旋即笑容满面得快步走上前去,仿若旧故知音般热情伸手,想要拥抱。

    只是在那背后,春风得意的小眼睛眯起一条缝隙,内蕴淫邪之光。

    “呵呵,那当然,你小子可是越来越发福了啊。”

    不经意间,齐航抽出一直揽在杨帆腰间的手掌,轻轻拍了拍秦琦的大肚腩,抚摸着哈哈大笑。

    事到如今,根本无须多言,久经世故的他自然明白其中关键,略微琢磨一番,好,就依着你们,看看这里面的弯弯绕究竟是个怎样名堂。

    这头蠢猪,明摆着被范建给用来当了枪使而不自知,却也没有戳破,一路跟着直往内堂包间走去。

    “明天你是否呼想起,昨天你写得日记,明天你是否还记得,曾经最爱哭的你,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为你做得嫁衣,你把你的长发盘起,谁把它丢在风里?”

    “再见了,亲爱的梦中女孩,对着你的影子说声珍重,假如有一天我重归故里,再到你窗外诉说情怀……”

    “爱你一万年,爱你经得起考验,飞越了时间的局限,拉近地域的平面,静静想念……”

    “你换上了他买的新衣,笑容和原来一样的甜蜜,从此在你的两人世界里,有个人把我永远地代替……”

    “一万个舍不得,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了,爱你没有后悔过,只是应该结束了……”

    “你问我爱你又多深,我爱你又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这酒代表我的心……”

    一首首,点得尽皆是抒情歌曲,或许就是看在对方如此大费周折,精心布置这么完美的份上,齐航才不忍心将其打断吧?

    嗯,瞅瞅这气氛,想来,肯定花了不少心思和钞票,这血本,注定是收不回来喽。

    没有人与秦琦争抢,只看他独自举着麦克风对着杨帆激情演绎,借题发挥,诠释,诉说着表达往日情怀。

    “好,秦总唱得太棒了,精彩,我等自愧不如啊。”

    彼此心照不宣,齐航明智得没有问及,为什么明明在电话里说好了的同学聚会却只有他们几人;而范建,侯少奇二人也同样知趣得当然不会主动说出缘由。

    “哈哈,哪里哪里,齐航,希望你别要介意,我这可不是故意无视你,只不过感到神伤,莫名缅怀而已。”

    容光焕发,秦琦假意客套两句,然后按下身后的暗铃,起身走到门边接过服务员端过来的五杯红酒。

    “好,话不多说,既然咱们曾经的班花已经做出选择,那我也只能祝福你们,来,先干为敬。”

    打发下去,取出一杯,拿起,仰脖,痛快一饮而尽。

    “请,量力而为,不要勉强,随意随意,表示表示就行,哎,多了多了,适可而止。”

    关心中杂夹着些许期待,不停舔舐起嘴唇妄图掩饰什么,抿了抿,眼神却始终直勾勾紧盯着杨帆,意味深长。

    “谢谢你的盛情款待,那行,天色已晚,时间不早,我们也该打道回府休息去了,告辞。”

    酒毕,齐航觉得这场无聊而又烦人的游戏也该是时候收场了,当即起身拉着杨帆就往外走去。

    “哈哈,想走?”

    “你还走得了吗?”

    “我数一二三,趴下吧软脚虾。”

    “一,二,三。”

    “齐航,你特么也不动脑子想想,我的酒岂是那么好喝得?”

    “嘿嘿,今晚你们两个就老老实实地留下来吧,乖乖欣赏我们为你准备的视觉盛宴。”

    “嘎嘎嘎嘎……”

    在肆意妄为的大笑过后,并未如想象般产生变化。

    “是吗?”

    “你……”

    “吼——”

    倒是齐航却戏谑般回头望向他们,然后从容离去,只留下三个深感头晕目眩,惶恐中瞪大着双眼,越加燥热的饥渴猛兽化作洪荒,扑向对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