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享誉全球 > 第九十七章 出人意料的检查
    “什么?”

    “扔掉?”

    “开什么国际宇宙玩笑?”

    “你家里的钱,是大风刮来得吧?”

    如此规定不就是怕浪费吗?

    齐航并未理会来自周围的叫喧,仍旧自顾自得大快朵颐。

    讲文明?

    树新风?

    这时候知道讲什么素质了?

    早干嘛去的你说?

    既然走,不让走,行,那就只好不顾及形象喽。

    少顷,其中当然也有认出齐航的老师,互相嘀咕着加以暗示。

    “哼,高考状元又怎么样?”

    “犯了错误,同样要收到处罚,而且必须从严从重,绝不能轻饶。”

    “你现在立刻回去,给我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写上一份检查,以观后效。”

    “记住,一定要深刻,不用多,三百字以内就够了,走吧,赶快回去上课吧,别耽误学业。”

    待到夏柳十分狼狈得从水中出来,抖了抖身上衣襟,大手挥舞,居然出奇得没有愤怒,反而笑呵呵让齐航先行离去,然后转身,黑着脸朝办公楼的方向兴奋迈动脚步。

    “写检查?”

    “对不起,我可没那习惯。”

    怒其不争,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敢嘴硬?

    摇头表示拒绝,杨帆哪还有思想吃他亲手喂得食物?

    心不在焉,更何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好意思?

    瞧着旁边这浑然不知自己闯出多大祸事来的齐航,气得直跺脚的同时却是无可奈何。

    哎呀,都多多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懂事?

    这下可怎么办?

    人生地不熟的该找谁说情啊?

    “哎,夏主任,请您等等。”

    悄悄尾随,在与齐航分别之后却又重新拐回头来跟在夏柳身后,楼梯口,看到他竟然没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而是准备上楼梯,直接前往三楼,那里不是院长办公室吗?

    他想干嘛?

    要告状吗?

    难道真的打算开除齐航?

    不,不行,绝对不行,情急之下,再也顾不得许多,这才迫于无奈紧走几步拦在夏柳面前,急忙出言阻止。

    “恩,这位同学,你找我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吗?”

    嘿,终于上钩了吗?

    揣着糊涂装明白,夏柳好似未曾见过杨帆一样,含笑询问。

    “呃……”

    虚伪!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面带微笑,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但又是这样一种明知故问的口吻,着实令她难以开口。

    “呵哼,如果没有什么想说的话,请不要耽误我宝贵的时间,还有许多工作要安排,麻烦让一下。”

    “哦,对了,差点儿忘记,你就是那个什么高考状元齐航的小女朋友吧?”

    “哎,这样的人才要是被勒令劝退,那该多可惜啊,你就不想为他做点儿什么吗?”

    很享受这份焦灼,夏柳拉扯开紧紧贴靠在皮肤上的衣服,随风呼扇了两下,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威胁,见没有得到回应,倒也并不着急,边等待,边继续欣赏。

    “那,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低着头,怯懦地紧咬嘴唇,一时间犹豫不决。

    渐渐得,即使再怎么迟钝,杨帆也已经明显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早早得便落入到对方精心编织的陷阱当中,但是那又如何?

    “怎么做,根本不需要问我,你也是成年了吧?”

    “这还用教吗?”

    “前提是要自己考虑清楚,可没有人逼迫哦。”

    不再加以掩饰,夏柳眼睛眯起,淫光暴露,直视凸起……

    教室里安安静静,正在上早自习,同学们三三两两,见齐航进来纷纷抬头张望,随后重新埋头盯着各自的书本,昏昏欲睡。

    “哎,哎,王晓珂,你的小内内漏出来啦。”

    唯有陈建斌,瞬间福灵心至,在与自己的同桌尹国栋和苏达用眼神短暂交换了意见之后,均是刻意伸长脖子等着看验证结果。

    他们三人,一个身为一班之长,一个学生会副主席,还有一个团委支部书记,自然知道齐航此时这么晚过来,而且手中拎着的东西代表什么含义,更别说班主任之前才刚刚强调过一遍,记忆犹新。

    只是兴致高昂地观察半天,齐航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他自己倒是先行激动起来,仿佛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突然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门,偏头不住提醒对方要时刻注意来自于身后某人的窥视。

    “啊?”

    “干嘛呀?”

    左扭右扭,待齐航落坐之后,王晓珂好不容易才将自己昨天新买的彩色花边给展示出来,这还没多久呢,就被这讨厌的家伙给硬生生打断了行动。

    实在可恶,讨厌。

    尽管不情不愿,在心中无限吐槽对方的白痴,傻叉,以及自以为是,但是当着齐航之面,却还不得不忽闪着大眼睛,尽量装出一副傻白甜的完美形象。

    微微失望,眼角的余光扫视到由始至终,那人从未抬头看过自己的脸庞一眼,不由更加恼怒,狠狠瞪视着这个就会多事的家伙,慢悠悠拉扯衣襟,掩盖起花白沟壑。

    陈建斌一边吞着口水暗道可惜,另一边还要强作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也是难受得紧。

    “嘭——”

    正在这时,一直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给撞开,众人只看见一个中年男子突然闯了进来,这不是学生处主任夏柳吗?

    他来干什么?

    终于要开始了吗?

    哈哈,就知道不会轻易结束。

    重新燃起的希望,使得陈建斌更加神情关注。

    嘎?

    只是事态的发展并未如他所预料的那样,目光转移,渐渐停留在齐航桌前,放下一封书信之后却是根本不曾不言语。

    “这是什么?”

    齐航同样有些纳闷,这又是唱得哪一出?

    “呃,这,这个,哎呀,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不好意思,因为我的个人私事而打扰到各位同学们专心学习,深表歉意,惭愧啊,要是没什么别的要求我就先告辞一步,再见。”

    听齐航发问,夏柳的老脸憋得通红,愣是支吾着半天说不出话来,转而打起哈哈,虽未尽数言明,但就是服软之意,想要变相不失尊严求得齐航谅解。

    含笑点头,待得对方告退,这才低头看向那份信纸,开头工工整整两个大写的检查充满讽刺,意味十足。

    嘿,不可思议,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嘿,怎么可能呢?

    是啊,夏柳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黑面煞神,这不是个东西的老家伙竟然也会关心学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