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享誉全球 > 第九十八章 逼宫
    迷雾重重,各种猜测暗自腹诽。

    不光众位同学,就连夏柳他自己也同样是疑云滚滚,满肚子困惑,直到走出门去,重新带上,也完属于一副懵逼状态。

    沉浸其中,始终想不明白,那些东西明明很好得隐藏在办公室电脑里,怎么就外泄了呢?

    难道?

    细思极恐,耐心回忆,脑海中不断闪现着之前在院长办公室内所发生的一幕幕……

    “院长,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像这样无法无天,公然多次违反学校纪律,不仅蛮横无理出言顶撞,而且还敢当众殴打老师,甚至是学校领导,必须从严从重,一定要开除学籍,以儆效尤。”

    唾沫横飞,工艺美术学院分院的院长王锦涛的办公室内,夏柳极力表现出一种凄惨兮兮的态势,尽巧舌之能事妄图借此最大限度博得对方同情,达成他那不可告人的阴暗目的。

    “哼,将他开除学籍?”

    “我看你纯粹是精虫上头,脑袋秀逗了吧?”

    “那可是咱们国的高考文科状元,并且刚刚向市委,市教育局的各个相关领导汇报过他的详细情况,活活的金字招牌,自从建校以来何曾有过这样的辉煌?”

    “我的意见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一场误会而已,就这么算了吧,不要再继续追究下去,否则的话,大家的面子上对谁都不好看,望你好自为之。”

    王锦涛手抚桌案,潇洒背靠座椅,状似随意地端起茶杯轻抿,直至夏柳说完,这才神情放松得翩翩表态。

    “什么?”

    “那怎么行?”

    “我不同意,坚决提出反对,呃……”

    很明显,夏柳并未听出对方的弦外之音,闻言后哪里肯依?

    那可是他日夜反侧,梦寐以求的希望,眼看就要实现,又岂能仅凭一句话就善罢甘休?

    “停,你先打住,给我闭嘴!”

    “瞧瞧这是什么?”

    眼见夏柳不识抬举,还待再说,王锦涛当即抬手呵斥,将其打断,面沉似水,随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扔到桌上,示意他自己查看。

    “这,怎么可能?”

    “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颤颤巍巍,原本还不甚在意的夏柳瞬时间瞳孔瞪大,死死盯着翻开来的资料,只是扫过几眼便激灵灵打起哆嗦。

    “哼,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不错,的确是做得堪称完美,但不好意思,恰恰正是如此,才让我找到破绽。”

    “因为你已经被迷住了双眼,好姑娘多得是,何必自掘坟墓,断毁前程呢?”

    “这些年来,你背地里做过的那些狗屁倒灶,乱七八糟事情,部被我调查得一清二楚,并且记录在案。”

    “喏,上面都有,只不过碍于面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互留面子罢了,怎么样?”

    “考虑好应该怎么做了吗?”

    汗如雨下,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十分隐蔽,根本没人知晓,却没想到这一切在对方的掌控之中,真是煞费苦心啊。

    夏柳突然觉得,自己就好像跳梁小丑一般滑稽可笑。

    “哎,知道知道,我这就走,这就走,保证断绝念头,不再追究。”

    急忙告退,他要去确定究竟是哪里出现得差错,也好及时弥补。

    “给我回来,你现在就在这里,立刻写上一份八百字的检查,记住,要深刻,然后当着班学生的面,亲手交到齐航手里,听明白了吗?”

    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夏柳刚要转身,却没想到就被王锦涛给叫住,听到此言,顿时瞠目结舌,震惊得一塌糊涂。

    “快,还愣着干什么?”

    “我问你话呢,都听懂了吗?”

    王锦涛见他愣神,当即恼怒而威风地拍着桌子,红着脸细声细嗓,难得大声呵斥。

    “啊?”

    “啊,听懂了,听懂了。”

    震惊得无以复加,实在太过匪夷。

    支棱起耳朵,一直趴在门边偷听的杨帆终于可以长出口气,虽然一时间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只要齐航没事就好,随着脚步临近,吓得赶紧朝墙角躲避。

    ……

    “老师,教我们些真本事吧。”

    “是啊,求您啦,就比如灯光,究竟该怎么个打法?”

    “写得含糊其辞,完看不懂嘛。”

    被逼无奈,整整一个学年过去,始终啃着书本,沉浸在理论基础之上的同学们,早就变得极为窝火。

    原本以为升入了大二,这种情况便会有所好转,至少也能让他们接触了解一些,或者学到丁点儿皮毛。

    哪知道期盼已久的等待,最终换回的却是变本加厉,像什么传播学,广告学,三大构成,人像与静物摄影,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厚厚几本经过升级改造的课本,统统一股脑得纷纷砸将过来,让他们自学?

    有用吗?

    男生们还好,有着自己的工作室,可以慢慢摸索,可是女生呢?

    如果不是经常偷师学艺,恐怕直到现在连最基本的,什么是会声会影都不知道。

    这让向来习惯于被强行灌输知识,猛然间获得的洒脱根本无所适从。

    心中压抑,充满怒火,感觉自己被戏耍了的她们,不由得在心底挂起个大大问号。

    这外形好似一只大马猴的糟老头子到底行是不行?

    究竟是确有本事,还是纯粹净瞎糊弄?

    无论如何,今天必须得进行逼宫,试上一试。

    “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起探讨探讨。”

    突如其来,同时也颇感欣慰,这场不大不小的骚乱,使得正打算按部就班再次宣布解散,自由组合练习的侯德柱停下脚步,终于露出笑意。

    默然颔首,紧紧盯着仍旧泰然自若,独自安坐角落埋头只顾翻书的齐航,即便如此环境,也丝毫未受到半分影响。

    找到了,生平仅见,寥寥数人,这是他执教以来,就连上专业课也会带着教材细细研读的几个学生之一。

    年老半白,印象中已记不得教导过多少届,如今,在这心浮气躁的社会大环境下,还存在有这样的人吗?

    认真观察良久,这才确信那份执着并非惺惺作态的刻意装模。

    身为省摄影家艺术协会的副会长,本可以安安稳稳,享受美好晚年。

    之所以这么大把年纪还愿意接受高薪聘请,联名兼任数所高校的外教指导,到处奔波劳累,其真正目的,自然不会如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