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享誉全球 > 第一百二十章 不识好歹
    “咔咔——”

    失魂落魄地举起两臂,尽管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直到真的被带上手铐的那一瞬间,朱景坤这才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冷冰,什么叫做炼狱。

    渐渐收起得色,彪悍妇女也没想到这年轻小子竟然如此难缠与强硬,光是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有什么用?

    暗暗恨得咬牙,油盐不进的东西,没有半点儿好处的事情,居然害得老娘跟你在这儿忙活半天,还得跟人家分红呢,总不能自己掏腰包啊。

    “慢着,钱我替他出,放人吧。”

    百感交集,正在现场三人各自品尝着心中滋味的时候,突然从铁门外进来三人。

    两男两女,听这声音,好像并不是之前那所谓表哥找来的帮手,而是……

    “齐航?”

    “广湘姐?”

    “齐航,杨帆,郑通,怎么是你们?”

    颇感诧异,怎么也想不明白竟会在如此境地,这样的场合下遇到他们,更没想到齐航居然会专程跑来解救自己。

    只是,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现在所面临的处境?

    “你?”

    “你是他什么人?”

    那民警与妇女互相对视一眼,同样没想过眼前这三名学生模样的会找到钱来。

    那名矮个女生倒是见过,之前就是她带着嫂子去医院做的面检查。

    “我以前是他的同班同学,现在嘛,将会是他的老板。”

    “咱们别也再废什么话了,眼看就要超过你们规定的调解时间,抓紧吧。”

    “喏,这里是你的体检表,里面放有一千五百块钱,算是给你的医药费。”

    “收起你的那套表演吧,既然没什么大碍,那就老实在家呆着好好休息几天,没事的晚上别出来吓跑,否则很危险的。”

    从朱广湘的手中见过纸袋,然后丢给那彪悍妇女,见她仍旧不甘心地露出一副贪婪模样,于是便好心提醒。

    “你?”

    “是他的老板?”

    其实悍妇根本没兴趣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只要有人肯出钱就行,但这也的确太过令人惊讶。

    “切,才这么点钱就想把我给打发了?”

    “还是那句话,今天不拿出一万块钱来,就休想让他走出这个门。”

    欲壑难填,震惊过后,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可以按照计划好得再狠狠宰上一刀。

    没错,既然不是什么普通学生,那就还有得商量,尽管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却总是丑陋得不知满足。

    “用不用我现在就给吴市长打个电话?”

    早知她如此难缠,本着有错在先,又想尽快息事宁人外加故意卖弄人情的态度,齐航这才选择退让。

    可是没想到这老娘们竟然如此不识抬举,依旧贪得无厌,甚至得寸进尺,变本加厉。

    不得已,渐渐失去耐性的齐航也只能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

    “切,别胡说,你怎么会认识我们吴市长,又怎么会有他的电话?”

    压根不当回事儿,怎么可能呢?

    市长的电话是你说打就打的吗?

    你以为你是谁?

    市长他们家亲戚吗?

    打死她也不会一个学生模样的人会认识市长,除非有家里的关系,可是要真又那么大的能量早干什么去了?

    还用得着跟自己在这儿费劲?

    折腾这么半天,结果逗人玩呢?

    “喂,吴市长吗?”

    “啊,我齐航啊……”

    齐航可不管对方怎么想,当着两名警察和那悍妇的面,一五一十,丝毫也没有隐瞒,将这里的情况想他做了解释。

    “什么?”

    “那好,你等着,我这就过去,把那娘们的儿子还给她,让她自己养吧。”

    哼,装,你继续装,装腔作势,装得倒还挺像,既然你们给脸不要脸,那老娘今天也索性豁将出去跟你们奉陪到底,倒要看看你怎么收场。

    “小子,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了,不错啊,花了那么大工夫对我倒是对我挺蛮了解的嘛。”

    “行吧,看在你们几个都还是学生的份儿上,这次就绕过他,但下次可得注意,现在的社会可不是你们以为的那么好混。”

    “而至于这些钱嘛,再掏三千出来怎么样?”

    “多加点儿就放你们走,勉勉强强,怎么说这也算是他孝敬给老娘的学费吧。”

    “无论如何,我今天也是费劲巴啦给他好好地上了一堂社会实践课啊,也撑得起他叫我一声老师吧?”

    “哈哈,你们说是吗?”

    左等右等,毕竟是有些上了年纪,终究有些体力不支,耗不过几个年轻人,这才自顾自地给自己寻找着台阶,讨价还价。

    “咔吱——”

    “嘀嘀——”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门外还真传来的汽车的鸣笛以及刹车声,紧接着便看见一个身着正装一脸刚毅的男子领着两个睡眼惺忪的幼童走了进来。

    “吴,吴市长,您,这大晚上的,您,您怎么亲自来这里了?”

    目瞪口呆,浑然不敢相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先是看看齐航,接着再仔细瞅瞅来人,待看清楚那真是本市新上任的吴铁军后,顿时亡魂大冒,后悔不跌地急忙走上前去打着招呼。

    旁边的警察相当机灵,见风使舵更是炉火纯青,手疾眼快,早在发现吴市长亲临的第一时间便通风报信。

    “哼,为什么?”

    “瞧瞧,还不都是你自己干得好事?”

    “胆大包天,警告过你多少次,不许拿我的名头出去招摇过市,就是不听,竟捅娄子。”

    “从今往后,你的这两个好儿子还是靠你自己来养活吧,我是管不了,也不会再管了。”

    “王桂花,我可郑重警告你啊,你要是再敢到市政府门前静坐闹事,我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给关起来,听到没有?”

    怒发冲冠,没空理会这个彪悍妇女,紧走几步来至齐航面前点头哈腰,这才一把抓过悍妇的两个儿子塞入她的怀中,义正言辞得大声呵斥。

    “这,吴市长,误会,都是一场误会啊,我这也是不知者无罪不是吗?”

    “谁会想到呢你说,真的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哎,吴市长,你不能这样,当初你可是什么都答应好了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呢?”

    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不同于她的迟钝,被那两步警员见风使舵,想要好好表现用力拉扯按在地上,脸上沾满泥土。

    “王桂花,你因为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理条例,寻衅滋事罪,现对你处以五日拘留,另处罚金一千五百元整,问你有没有意见?”

    “如果没有意见,那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麻烦在这里签字按个手印。”

    事已至此,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哎,吴市长,没想到您日理万机,都这么晚了您还有空亲自过来莅临指导我们工作啊?”

    “来来来,我们请到里面坐吧。”

    “哦,在我们所里还有这等事情?”

    “好的,请您放心,我们一定彻查,严惩不贷,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被人架着强行拖起,按过手印,王桂花颓然望着派出所正负所长恭送着齐航等人进入办公小楼。

    脑海中不难想象,肯定殷切地端茶倒水,只是简单几句话便将这事事推脱得一干二净,仿佛什么也不知道的恶毒嘴脸。

    已经可以预见,自己今后的日子注定会是在监狱里度过了。

    忍不住长吁短叹,阵阵唏嘘,这群杀人不眨眼的败类,可是谁又能知道,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被推上前台的替罪羔羊而已。

    这群过河拆桥的王八蛋,就会落井下石,别以为这样就能轻易摆脱关系。

    想摘出去?

    哼哼,恐怕没那么容易。

    就算不死,也要拔下你们的皮。

    或许,根本无从关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