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享誉全球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孙家来人
    “走,浩然,你现在立刻送我去地狱训练营。”

    当机立断,既然别无选择,那就只能听天由命,否则,难道真的要让他继续耗在这里等着被人截肢不成?

    事不宜迟,孙万赶紧让孙浩然扶着准备下床穿衣。

    “爸,您真的打算支付那一个亿?”

    颇为不满,反正迟早要死,倒不如将这些钱留给自己。

    相较于自己父亲的双腿甚至是性命来说,孙世杰更加看重的是家产的分割以及继承。

    “怎么会?”

    “费用还可以商量,或许分期付款,我们完可以慢慢偿还,至于究竟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到时候,那可就是我们掌握主动,得由我们说了算了。”

    “若是再有个什么万一,或者三长两短,比如他由于年老体弱,再出现点儿什么意外事故,那也怨不得别人不守信用。”

    “要怪啊,就只能怪他自己命中有此一劫,都是定数,而且早已注定。”

    “世杰啊,天意如此,放心吧,爸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等先治好了我的腿再说。”

    知子莫若父,孙万对于自己的大儿子心中一天到晚惦记着的那点儿事情当然心知肚明。

    不想见到他们兄弟相残,于是一边安抚,只能尽量拖延,一边又迫切地希望自己的病尽快被只好治好,于是便不断催促他们手上动作再利索些。

    孙世杰闻言不再多言,只得按耐下焦急,烦闷退在一边。

    毫不避讳,显然是没拿林忠福当作外人,同时也从侧面说明他们孙家的势力之大,根本就不怕他突然反水。

    低眉顺目,点头哈腰,虽然表面上看似恭敬,但私底下却是暗自眉头皱起,微微表现出些许不满与厌恶。

    林忠福只以为孙万这是真的从北京从来了御医亲自为他出手,如果这是真的,那他们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尽管一个亿的资金的确令人肉痛到咂舌,可也不至于让他们为此而谋害对方吧?

    那毕竟是国内顶尖几位大人物的御用医生,这样的身份也敢动手?

    “孙老,为了降低您此次的出行风险,我看,还是让我和你们一起过去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于心不忍,自己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而坐视不理?

    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提醒对方要时刻小心。

    ……

    “嘟嘟嘟……”

    “喂!”

    “喂?”

    而此时,孔祥增在通知完孙家人后,耳边突然响起忙音,正恍然不知所措拿着手机,双目呆滞。

    良久,便再也不曾开口,默默站在门外,无神而落寞得始终未敢抬起头来看向齐航。

    这样也好,不管怎样这份曾经欠下的债算是彻底还清,可是这刚刚欠下的新债又要怎么办?

    扪心自问,尚还未到因为老眼睛昏花,头脑不灵光而犯糊涂的地步,他当然能够分辨得出,齐航在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是从未想过要出手帮忙的。

    可能是卖自己一个面子,更可能是对某个未知因素突然产生了兴趣才会导致他临时改变主意。

    不过这份人情,孔祥增也只能不得不先应承下来。

    嗯?

    忽然之间,齐航猛得站起,脸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

    迅速出了房门,走到外面走廊,抬头透过窗户直达星空中某处漆黑的区域。

    沉闷而压抑,软弱且无力,直教人透不过气。

    到底意味着什么?

    齐航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来得实在太过突然,莫名其妙,事先根本没有半丝的征兆。

    “齐大师,您,这是怎么了?”

    “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只要是我们能帮得上的,一定尽量办好,绝不推辞。”

    难以预料,即便是以齐航目前的能力也无法完推测出具体的结果。

    隐隐的不安开始在空气中蔓延,随着他的神情,受到感染,直至好半晌,终于恢复正常。

    摆摆手,明显是不愿意就此事多谈,更何况就连他本人也同意是一头雾水,又要怎么解释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希望是自己多虑了吧……

    没工夫再去理会众人,急匆匆独自重新回到房内,盘膝而坐,双手合十眼神微眯,体内的轩辕御龙诀也在第一时间运转,渐渐平复起逐渐变得紊乱的灵气。

    时间,一分一秒地飞逝而过,董长盛和刘世昌等人互相大眼瞪小眼的,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敢声张,更没有想过要单独离开一会儿,或者回去睡觉的打算。

    不约而同,部自觉地聚集在齐航所处房间的门口,尽职尽责,忠诚守护。

    “嘀嘀嘀——”

    正在这时,刘世昌身上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

    “嘘——”

    翻翻白眼,深感委屈,又很无语。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小子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给我立即卷铺盖滚蛋!”

    深表歉意,刘世昌也没想到会这么巧,偏偏在这关键时刻无妄竟然成了众矢之的,只能默默走到拐角无人处,然后压低了声音拿自己的手下撒气。

    “什么?”

    “还敢摆谱?”

    “让我们到门口去前去迎接他们?”

    “擦,想什么呢?”

    “这是国家重地,真把我这里当成是自己家了不成?”

    “告诉他们,爱进不进,不进就老老实实在门口呆着,好好看着他们,记住给我盯紧了,要是出现什么岔子,我唯你试问。”

    当得知原来是孙家的人已经到达基地门外,刘世昌也只能自认倒霉。

    “要不,我去接一下他们吧?”

    嘴上虽是带着问询的口气,但孔祥增可真没跟刘世昌客气,自顾自暗自记忆走出洞穴,三转两拐地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早在刘世昌的通讯器响起的刹那他便留意上了,也猜到应该是孙万他们已经抵达这里,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跟出来看看情况。

    听得对方确认,碍于之前在电话里说没有说清楚而引起的误会,孔祥增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出面澄清,顺便解释一下。

    就算是再帮他最后一次吧,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彼此将再无瓜葛。

    “哎?”

    苦笑摇头,这老东西记忆力倒是挺不错嘛,刘世昌瞧着戴向宇搀扶着孔祥增离去的背影也不得不道声佩服。

    动也未动,而他自己,则是和董长盛一左一右坚定不移地守护住在齐航门前,对于那所谓孙家来人,压根就当作不存在一般。

    我呸——

    迎接他们?

    想得倒是挺美!

    还是继续守护齐大师的安更为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