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道中劫 > 第七十二章 布局
    '    刑郁利用遁地诀战斗了数回,作者了解到此法术的妙用,也没有为当成钻研遁地诀的辛苦而后悔。

    遁地诀的法术修炼起来实际上是练气诀基础法术里面最难的一个,因为它不仅需要控制地下的泥土,还要保证着自己不窒息而死。

    最重要的还是遁地诀还可以从地下分辨地面的情况,虽然肉眼看不见,但是附假了神识过后,地面的情况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即便是刑郁一直躲在地下,他也能够看清楚地上应付着剑气诀的云亦山是个什么状态。

    在对方刚刚把灵剑部消灭之后,刑郁便立即从另一个地方冒头,刷刷打出几颗火球过去,又从另外一个地方使用冰冻术。

    虽然使用练气诀的法术偶尔会打断一下轮回转换术的口诀进度,但刑郁此时就这个保命手段,他不利用也没办法。

    如此几番轮流战术下来,刑郁的轮回转换术的口诀已经完成了,顿时他的身体表面透出一股金光,连地下都照亮了。

    “不好。”云亦山看见地下的亮光大喊一声,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先前已经见过一次,这种强大的金光连筑基后期大圆满都无法抵挡,更何况他一个筑基初期的。

    因为是肉眼观看的,云亦山还以为刑郁使用的是什么符宝的威力,现在看来显然不是,很可能是对方修炼了什么了不得的秘术。

    刑郁既然已经发动了轮回转换术便不会浪费时间,猛地从地上蹿出来,身上的金光疑聚成无数把利剑齐数往云亦山身边刺去。

    云亦山吓得立即祭出了一个泛着蓝光的护盾出来,金光已经临近身前,第一击攻下之后,后面的攻击跟随着落下。

    蓝光罩没支撑一会儿便咔嚓一声碎裂开了,接着,云亦山里层的护身罩也发出了一声碎响。

    他的护盾和护身罩根本就没撑过三秒就碎了,轮回转换术的金光都一下子击到云亦山的身上。

    毕竟是刑郁的力一击,哪怕是盛时期的筑基期修士,对上同境界殊死一搏的一击还是挺难的。

    待附近的金光散去,云亦山也差不多被废掉了大半,灵力仅剩下不到五分之一,这一击足够强悍的。

    刑郁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一个大招就消耗掉自己的一半灵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若不是危机关头他也不会连续使用三次。

    第一次杀黑袍男子时已经受了点伤,后面又用轮回转换术杀那个宁家中年时身体已经快到了极限,这次三次又对付同门。

    他的身体没有遭到反噬,还是因为平时基础打得好。

    云亦山噗的吐了一口血,也顾不得擦去嘴角的血迹,便重新祭出旁边躺地上的巨剑,一阵风似的冲向重伤他的对手。

    现在这时候还嘴炮就傻了,赶紧结果对手才是最要紧的。

    刑郁的想法和云亦山差不多,在对方重新祭出法器的同时,身周已经围开了数十把灵剑,几颗火球外面裹着冰炮。

    三种法术一起出击,刑郁撑开了一道灵光罩,接着趁接灌了一口灵液,补充了十分之一的灵力。

    云亦山的巨剑和灵剑对上,好不容易破坏了灵剑的阻拦,接着又被火炎术和冰冻术给拦截。

    待巨剑好不容易刺穿前面的三重阻力冲到刑郁面前,他已经恢复了一半的灵力,此时比云亦山所剩的五分之一还多出了一分。

    刑郁刚刚撑开的护身罩被巨剑给切开,眼看着对方的锋利刀锋就快要切到脸面,他突然一个矮身钻地了。

    云亦山注入到法器上面的灵力几乎耗尽了他剩下的五分之一灵力的一倍,力击去,把地面砍出一道深坑来。

    刑郁却是从另外一边钻出来,随手又打出几颗火球来,灵剑被他用冰冻术加持了一下力量,带着一股寒气逼向云亦山。

    云亦山的巨剑和灵剑再一次互相碰撞,结果一股寒流顺着灵力的撞击互相弹开,冰冻术的力量避开了巨剑直击他的主人。

    等云亦山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手被自己冻结起来,手里的巨剑就快要落到到地上。

    但见他反手取出一面镜子,一股紫烟从镜子里钻出来,紫烟变成绳索的样子,拧成直线射像刑郁。

    刑郁见势不妙,赶紧丢出几颗火球一秒遁地,结果却是被那紫烟钻进地下堵住他前行的线路,不得不重新钻出地面。

    刑郁见遁地诀无法使用,便弃了这个法术,用剑气诀去扰乱云亦山,另外用火炎术和冰冻术对方从镜子里跑出来的紫烟。

    刑郁一边恢复灵力一边对付云亦山,一边应付那奇特变化的紫烟,虽然费了些力,最后还是险胜了。

    云亦山败就败在,他使用了部家当之后,各种招术都使用一遍,却敌不过对手可以源源不断的恢复灵力。

    刑郁差点险死,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修仙之道,最不能缺的就是晶石。

    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喘着气,一手拎着一面造型奇特的镜子,旁边躺着具被烤得焦黑了一半的一具尸体。

    刑郁脑子还没有彻底懵掉,等回复了一点力气之后,便招出灵舟,把那句尸体丢上去,然后把现场的战斗痕迹掩饰起来。

    回到灵舟后,刑郁一边灌灵力补充灵力驱动灵舟,并没有着急恢复自己的伤势。

    他把云亦山的尸体载到了之前杀宁家中年男子的位置,把身体丢到附近,刚好在战斗范围之内的一个位置。

    接着,刑郁便立即处理现场的战斗痕迹,用云亦山的巨剑把现场劈出了很多到深坑,又把冰冻术和自己挖的坑填好。

    完成这一系列掩饰动作之后,刑郁便驱使着灵舟立即赶回古岳门,连跟着他一起出来的连屿莫都来不及通知一声。

    到了古岳门山门口,刑郁便从储物袋内随便翻出一把长剑,御剑飞行回古岳门山门,恰好凑合的倒在山门口可以看见的地方。

    山门答大爷因为认识刑郁,两人早就混了个脸熟,看见有人倒在山门的一瞬间便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立即招呼人过来查看。

    刑郁本来就受了重伤,他的胸口处被宁家中年男子用火属性法器刺穿了一个洞,肩锁骨的位置有一个狰狞的大口。

    山门大爷一看这还了得,这可是辛师姐罩着的人,万一不小心在他眼前没了,他可就罪过了。

    山门大爷简单稳定住刑郁的伤口,立即一道传音符传给古岳门掌门。

    虽然因为门内一个弟子惊动掌门有点大惊小怪,但是看见一个筑基期弟子受这么严重的伤回来,傻子也知道肯定发生了大事。

    掌门可能是赶巧有空,很快便传召山门大爷把刑郁送过去,掌门殿内出来他还有一位淡然低头喝着茶的老者。

    两人看见刑郁的伤口略严重,若不是对方一直用灵力撑着,是否回得来都两说,二人决定先用古岳门的秘丹把人的伤势彻底稳定下来在问。

    刑郁虽然不知掌门给自己吃了什么丹药,但是看其一脸肉疼的表情,猜到其不简单,不过眼下他也没弱智的立即开口问。

    等被掌门问到发生了什么事之后,刑郁先是惊险的一副被吓到又恨着急的表情,接着才慢慢的把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他把和宁家中年男子斗法的经过与云亦山的结合起来说,反正就是把自己和两人斗法的经过互相联系起来说。

    然后把自己的场景剔出来,并且没有提到杀宁家小辈的事情,后一口咬定自己先被宁家中年男子种伤。

    而那个暗中观察的云亦山则被他脑补成一开始就现身帮忙,并且让他立即回古岳门报信。

    刑郁虽然是筑基期的修士,但是从云岚宗的那个山头回到古岳门还是需要花很多时间的。

    他的伤势和灵力消耗度,加上他的说辞,非常有信服度的,掌门就算有怀疑,也被他接下来的几句忽悠给忽悠过去。

    “你说的那位白袍师兄,是不是扛着一把巨剑,是不是跟个神经病一样自己哈哈大笑的那个?”掌门身边的一位老者突然看看问道。

    刑郁抬头看了一眼老者,见无法看透其修为,心里抽了一口气,表情有些尊敬的对老者点点头。

    “是亦山没错。”老者语气肯定道。

    掌门从刑郁这了解了情况之后,便把位置打听清楚,才挥手让刑郁回去,并且嘱咐他要好好的养好身体。

    虽然对来自掌门的关系感到有些莫名,刑郁还是受宠若惊的应了,扮演着一个乖巧的小辈,消失在掌门和老者眼前。

    从掌门殿回去之后,刑郁便立即回自己的院子,在门口挂了一张提示勿扰的传音符,换了房间的禁制立即打坐。

    虽然掌门给他喂服的秘药很快让他的身体恢复起来,但是谁知其有没有什么隐患。

    本着小心无大错的心态,刑郁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刚才服用的那颗秘药。

    虽然秘药早就已经消化在自己体内,作为一个修仙者,他还是可以用灵力将其的成分从体内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