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道中劫 > 第八十六章 故意挑事
    这不是他复制物品时的第一次失败。

    或者说,这不过是刑郁在复制环节上失败的其中一例,和失败了无数次的失败品一样,都是他赚经验的表现。

    镰刀法器失败了就换铁锤,大铁锤毁了就换双截棍,棍子没了在换长矛,矛断了就换护盾,反正他一年里捣鼓出了很多东西。

    从地下发出爆炸已经过去了三日,矿山的管事不去理会,普通人更加不敢过去的,雪男依旧守着空屋子打扫。

    原厉从外面回来了,同时带回来关于药人的信息,可惜想知道答案的主人此时还被埋在地下。

    “原厉,你这次回来得挺早的。”雪男打探一句,语气里带着些许关心。

    平时原厉外出不是两个月就是一个月,一个月之内回来的根本就没有,见他脸色略白,猜测是不是受了伤。

    原厉应一声,答非所问道:“公子人呢?”

    “还把自己关在密室闭关呢!”

    雪男照着刑郁的吩咐说一声,把人让进屋子,结果屋子前就有人吵吵过来,原来是矿山那边出了事。

    雪男和原厉二人互相看一眼,雪男就做主道:“你留下我去,不管发生什么,不许别人进屋,公子说,擅自硬闯者杀无赦!”

    原厉并未反驳,他的情况的确不怎么好,如果不是公子给他的几件保命法器,他能不能回来还说不定呢!

    “雪仙师,你终于来了,咱们矿山的西边突然塌方了,里面埋了好多工友呢!我弟弟还在里面呢,求你救救他吧!”

    “仙师大人,你能不能用什么法器帮帮忙,我们自己进去把人救出来也可以,求你帮帮忙。”

    挖矿的普通人看见雪男过来,一个个跟看见了主心骨似的,围过来七嘴八舌的讲起来。

    雪男平时脾气很好,毕竟他也是普通仆人出身,能够修仙还是公子用丹药堆积起来的,加上他性子向来善良,看见这些人求助也不能不理。

    “各位,你们先别着急,派个带头的领我过去看看,其他人就不必过来了。”

    这种事情人越多肯定就越麻烦的,一个工头站出来,话不多,指着一个方向领人过去,那里的确有一个塌陷的矿洞口。

    雪男老实,并未多想什么,本着普通人不会耍心眼的心态,大意的走过去,被那工头带进洞内七拐八拐迷了方向。

    在说原厉这边,雪男刚走就来了几个面生的工人,他们先是试探的在附近转转,装模作样的背着黑铁从门口过。

    见原厉没有理会后,几人更加大胆的靠近屋子,并且企图想要进入屋子里,结果刚靠近房门,被一股大里推翻出去。

    那看着跟普通人的挖矿汉子整个人贴着地面倒飞出去,此人练气期的修为暴露出来,其他几个也暴露自己站出来,祭出法器朝原厉砍过来。

    “你们这些垃圾,凑上来送死就不要怪我了。”

    原厉本来不想动手的,第一是因为公子在地下做什么会受影响,第二是他受了点伤,如果强行打起来,会更严重的。

    不得不说原厉的实力比一般的练气弟子厉害太多,毕竟是刑郁亲自带出来的,越阶杀敌都可以,何况还是实力不如他的。

    原厉把人收拾得差不多,矿山的其他几个管事才收到消息赶过来,一个个装得跟刚从外面赶回来似的。

    “原师弟,你动手杀矿山弟子,就不怕被师门弟子杀掉吗?”一个胖子恶狠狠的瞪着他道。

    几人不敢亲自动手是因为他们斗不过原厉的主人,不然早就合伙除害了,还跟人废什么话。

    “公子说,擅自靠近者,杀无赦!”一把大刀诓的一声插到地上。

    原厉冷冰冰的喝住想要靠近过来的胖子和另外几人,里面除了刘管事,还有那位筑基期的老头没来。

    “好你个原厉,你不过是刑前辈身边的一条狗,叫你一声师弟,你还敢和我等平起平坐了。”

    一个灰衣中年仗着年纪指着原厉骂起来,贼眉鼠眼的算计着用话刺激他道。

    “赶紧把你的主人叫出来,今天你杀矿山弟子这事,他若是不给一个解释,我告诉你,没完,没完!”

    原厉眼神都懒得给他,盯着其中修为最高的那位,道:“主使是你还是那位筑基期的,你们如果想好,就赶紧招早点解决,不然……”

    原厉斜着嘴角冷笑一声,道:“公子若是知道你们趁他闭关闹事,后果自负!”

    跟了刑郁那么多年,原厉都不敢说自己了解过公子,那人心情好就逗你玩,心情不好还是逗你玩,根本就叫人琢磨不透。

    几人听到刑郁闭关的消息互相使了个眼神,心道上面那位猜对了,他们就是要趁着这位闭关的时候闹,到时候受影响肯定会牵连修为的。

    “不行,刑前辈作为矿山的总管事,他的人犯了错总要给个说法的,一个筑基期而已,真当自己可以只手遮天了。”

    原厉也不和人客气,祭出法器候着,几人本来就是特意过来闹事的,他又和前面派来的矿山弟子斗了一场,灵力只怕消耗得差不多了。

    几人互相打一个眼色,料定刑郁不会那么巧出关,同时祭出法器朝原厉攻击过去。

    因身体状况不太好,原厉自然不会犯蠢离开屋子附近,他知道屋子被公子布置了结界,别人进不了,一时半会肯定不能拿他怎么样。

    那几人自然清楚屋子的古怪,如若不然,他们早在一年前就动手了,何必摸摸索索拖了一年打探清楚了在动手。

    原厉战斗力不足,屋子是个死物除了防御罩没有攻击手段,被外面的人攻破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原厉心里担心会吵着公子,却没想过叫人出来帮忙,他自己死不足惜,若是害了公子,他死个百八十次都不够的。

    屋子的结界已经听到了碎裂的声音,原厉脸色一黑,不由得加重了攻击,也不惜消耗掉最后一口真气。

    外面的几人却是面上一喜,等他们解决了姓原的,打扰了刑郁的闭关修炼,到时候上面的人在解决了他,他们几个的好处肯定不会少的。

    几个被宝贝迷失了心智的人根本就没想过,上面那人连筑基期的都收拾了,还会留什么宝贝给他们几人。

    这种事自然是杀人灭口,在另外培养一部分打手不是更方便。

    “咔嚓!”结界屏罩碎了,化作星星点点散落一地,一道催命索直击原厉门面。

    结果,在众人以为结局已经注定的瞬间,原厉被什么东西从地下抓住,整个人往地上倒去,避开了敌人的攻击。

    从地下钻出来一个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白袍男子,只见他手上握了一把造型奇怪的弓,对着敌人的方向拉开发射。

    一道灵力顺着弓的力道弹射出来,刚好穿透那个想要杀死原厉的青年身上,此人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胸口的箭尾。

    刑郁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几人,再一次拉开了手里的弓,灵力射出去之后,便化作实体的箭羽穿透敌人的身体。

    “住手!”一声大喝从东面的管事住所传出来。

    刑郁就好像没听见似的,第三次拉开弓,随手又射杀了两人,他出场不过几秒就灭了四人,尤其后面两人还是在有人阻止的情况下。

    剩下的四五人只剩下三位管事,他们此时恨不能遁地逃跑,这个人实在是太恐怖了,被他一双眼睛盯着就感觉自己要死一样。

    喊出声的那人终于赶了过来,可惜他的人还是死了,此人不是矿山的筑基期管事还能是谁。

    “谁让你的人杀我的人的?”刑郁也没有动手,开口问道,见筑基期管事想要说什么,他问得仔细一点。

    “或者说,古岳门谁吩咐你要杀我的。”

    刑郁肯定自己在古岳门没什么仇人,得罪他的几个以及知道他秘密的人基本被他灭了,究竟还有谁想找他麻烦。

    虽然说掌门对他意见有挺大,但人家是聪明人,不可能犯这么蠢的问题,自己死在矿山对掌门没有好处,反而有害。

    终于敌人几个,能够杀的死了,他根本猜不出来还有谁想害他。

    筑基期管事脸色卡了一下,后又镇定道:“没有人指使我,不过是我自己看你很不顺眼,想要除了你爬上总管事的位置。”

    “你自己信吗?”

    刑郁冷呵一笑,这些人如果不是受人挑唆,一年前就动手了,现在动手根本就不符合逻辑。

    那筑基期老头说什么看他不顺眼,两人第一次见面对方就被他的实力给征服了,哪有什么看不顺眼的说法。

    蠢得连借口都不会找,活该被人利用。

    “刑郁,你仗着自己是总管事整天不务正业,我们就是看你不顺眼又怎么了。”一个青年不怕死的挑衅一句。

    刑郁嗤笑一声,一巴掌将人扇飞出去,道:“记住,看见前辈聊天时要闭嘴,没有晚辈插嘴的份儿。”

    他这可是明显的放权,对方不上赶着巴结还责怪他不务正业,真不是脑子有问题?

    刑郁打完人,把筑基期老头请进屋去,随手丢了些恢复药丸给原厉,让他去把被坑了的雪男喊回来。

    在矿山沉寂了一年,是时候该回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