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道中劫 > 0021 赖皮的突袭
    本来一场看似很快会结束的测试,结果,却因为刑郁的反击又有了新的悬念,有人开始起哄要下注。

    外门这边的测试本就是由外门弟子自己处理,没有内门弟子的管束,众人之间自然其乐融融的开始了押注。

    结果就是,看好正方脸高虎的大有人在,看好刑郁的却只有一个人,那些墙头草压根就不敢押注。

    刑郁对这种情况倒是无所谓,反正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凑翻阻拦的所有对手,夺取外门弟子的名额进入外门,过程如何不重要。

    “好,现在大家都已经下好注了,高虎师弟,刑郁师弟,你们可以开始测试比试了,究竟是热门的高师弟获得外门弟子的名额,还是冷门的刑师弟会获取名额呢?请大家拭目以待!”

    本来好好的一场测试被阻止押注,双方之间的押注的赔率也极大,刑郁和对手两人之间的气势虽然被打断,火药味却越来越浓。

    主持师兄喊了继续后,正方脸突的冲着前方大喝一声,双手击掌合并撑开,一道虹光在他手中变化,一把寒光瑟瑟的长剑慢慢的现行出来,看得众人眼热。

    这就是练气诀的基础法术剑气诀,使用者可以利用灵力召唤出一道灵剑。

    只要灵剑和主人之间的联系不断,剑气就不会毁灭,它的攻击力也会因为主人的实力提升而升华。

    正方脸的修为已经练气七层,使用剑气诀的法术自然比刑郁这个才修炼了半个月的半吊子强太多。

    刑郁虽然专攻剑气诀,也做不到击掌化灵为剑的,此时看见对手的手段,也免不了眼热,同时对提升自己的修为更加执着。

    虽然无法击掌化灵为剑,刑郁也是可以使用其他办法弄出一把灵剑出来,只可惜……过程没有正方脸那般帅气。

    众人只见刑郁口中念念有词,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团绿气的雾气,气焰慢慢的形成一个长条形,最后变成一把无法化成实体的灵剑。

    刑郁的表现力完不如直接用灵力化剑的正方脸,惹得现场弟子大声震喊高虎的名字,没有押注的部分人纷纷投了刑郁的对手。

    刑郁并不介意外人的态度,虽然没有实体,总比化不成灵剑要强,而且他也不打算光用一把灵剑制敌。

    高虎一开始对刑郁还挺忌惮的,此时看见他连实体剑都无法召出,警惕之心降了一半,至少对手不是看起来的那般构成威胁的。

    “你居然连实体剑都召唤不出?”正方脸这句话虽然是质疑,其中却夹着许些嘲讽的意味。

    刑郁懒得理自信心膨胀着的正方脸,指挥着灵剑飘到身前上空,道:“少废话,来吧!”

    正方脸也不是那种啰嗦的人,刑郁一开口就立即出招,手中剑眨眼就近身到对手身侧。

    刑郁注意了几场正方脸和其他测试弟子的比试,自然很清楚对方喜欢近战,所以,他并不打算让对手近身,且压根就没打算正面交锋。

    在正方脸的剑挑过来的一瞬,刑郁脚一剁地,测试台立即开了一个地洞,几乎在飞剑挑刺而来的瞬间,他人掉下去了。

    很多观看弟子和正方脸一样,见首招破空一脸可惜,眼巴巴望着地面突然间冒出来的地坑,普通弟子则完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交头接耳互相问起来。

    此时,刑郁已经从另一头冒出来,他并没有现身,只露出脑袋,用灵力指挥着灵剑朝正方脸攻击过去。

    正方脸被刑郁打得一个措手不及,手里的实体剑被灵剑差一点截腰斩断。

    第一回合虽然没有人受伤,但结果却是地下的刑郁占了上风,正方脸哪知道刑郁会这般赖皮,居然躲了和他正面杠的机会。

    刑郁表面用剑气诀和正方脸决斗,实际上却操作着遁地诀的法术,等于他同时在操纵着两个基础法术。

    正方脸明显只熟练剑气诀,对遁地术一窍不通,不然他就可以追到地底把刑郁给逼出来了。

    刑郁自知论灵力他不如正方脸,战斗经验也不足,更何况众目睽睽之下他无法补充灵力,只能投机取巧打算速战速决。

    一个地上,一个地下,根本就不是一个频道,刑郁使用两种法术攻击,自然比单一使用剑气诀的正方脸厉害些许,一直占着上风搞袭击。

    一时双击一时爽,一直双击一直爽,然而刑郁没有那么多灵力可以浪费的。

    他不过才练气六层的修为,储存在体内的灵力顶多可以让他在坚持个十来招左右就告馨了,更别说他同时使用着剑气诀和遁地诀两个基础法术。

    刑郁一击得逞之后,并未一直留在同一个地方,当然也不会傻乎乎的跳到地面让正方脸报复回来,而是重新钻入底下,速度移动到另一方向去。

    这种办法上次他用来对付过严师兄,看起来很蠢,实际上很好用,练气十层的都拿他没办法,何况一个练气七层的。

    在说,现场除了连师兄,根本无人知道刑郁的打算,他完可以用消耗战击败对手。

    这种行为虽然胜之不武,总比不上外门弟子的名额重要,在修仙界,名声算得了什么?能帮助修炼?能提升自己的修为?

    正方脸的确猜不到刑郁的打算,被偷袭了一次后,虽然更警惕着地面,却一样拿地下的刑郁没办法。

    刑郁没办法恢复灵力,自然不会浪费攻击的时间点,刚刚换到另一个方向,就立即对正方脸进行了二次攻击。

    “啊!”观战一方有人看见刑郁冒出头来发出一声尖叫,惹得正方脸望过去,刚好和冒头的刑郁对视上。

    刑郁控制着的灵剑刚刚冲到正方脸身前,生生被一股力量阻止不前,直至消散在对方眼前。

    刑郁并未心疼消散的灵剑,在正方脸冲进眼前之前,立即遁地藏起来,气息也利用隐藏修为的秘术收敛住。

    纵使正方脸把刑郁冒头的坑捣出了一个大坑来,也一样无法找出地下躲着的对手,简直不能更憋屈。

    “你个臭小子,给我出来!”正方脸对着地坑咆哮一声。

    刑郁才懒得理他,就算震耳也不出去,偷偷的又遁地到一个新的方向,冒头的瞬间击出几把准备好的寸长灵剑。

    “噗”的几声,灵剑插到正方脸周围的地上,刑郁连发的几支灵剑,仅有一支穿透了正方脸的衣摆裤腿边缘。

    练气七层的灵敏度果然不虚,刑郁阴阴的看一眼正方脸,在对方气急败坏冲过来的嘴脸下,再一次遁入地下消失不见。

    观战的一波可能比正方脸本人还要气愤,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赖皮的对战法,虽然没有触犯规定,但也太无耻了吧!

    一个个押注了正方脸的弟子破口大骂,并且高喊着要求刑郁和高虎正面对决,还骂他缩头乌龟,胆小鬼什么的。

    唯二见识了刑郁又一次用同样攻击手段的连师兄哭笑不得,无奈道:“这小子果然有趣!”

    刑郁总有办法把人惹得炸毛,却又叫人无法修理他的本事,连师兄对此深信不疑。

    主持的那外门师兄见有八卦凑过来,问道:“连师兄莫非认识那小子?”

    连师兄自然清楚对方问的是谁,含笑微微点一下头,并没有开口为刑郁说什么。

    连师兄清楚刑郁自己会取得胜利,也知道刑郁其他地方好说话,像这种证明自己实力的原则问题很执着的。

    他虽然说不能一句话就把刑郁送到外门,至少可以让测试的师弟算他一个名额,但是这种结果对方可能不会领情,反而怕会怪罪。

    要知道,让刑郁进入外门这种事,辛师妹一句话就可以搞定为什么没有做?不就是因为刑郁不答应嘛!

    刑郁拒绝好友的帮忙并不是傻,人都是希望自己很厉害很伟大的。

    刑郁自然也不例外,但是这种考验根本没有捷径可行,进入外门简单,进入内门也简单,但是之后的修炼道路呢?

    处处有人铺路的道,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走后门,有贵人相助万事无忧,说得不好听一点,万一哪天后台跨了,刑郁便是下一个灭亡之人。

    如果说刑郁一路有人提携,他自己没有通透,没有亲身去经历这些应该走的道,那么,他的道就是终劫的道。

    这种道根本就无法长久!

    测试的外门师兄见连师兄不想多说,便也没有开口提起关于刑郁能不能进入外门这个话题,毕竟搞小动作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观战一方吵得个热火朝天,刑郁却缩在地下,一边算计着下一个方向该去哪个位置,一边计划哪个点突袭才容易击中对手。

    正方脸绷紧着一张脸,看起来像要吃了刑郁似的,找不到地下的人便挥舞着剑四处刨坑,身体旋转着圈圈在地上乱击一通。

    “这边呢!”冒头的刑郁突然出声提醒对手一声。

    “混蛋,你躲什么躲!有种出来单挑!”

    正方脸一听见刑郁的声音,大骂一声疯子似的立即卷席砍来,结果让早有准备的刑郁喂了一嘴泥沙。

    “呸呸……噗嗤!”的声音交杂在一起混合出一段不算悦耳的奏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