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西游路上有妖魔 > 第912章 淡淡飘摇的月夜
    孙悟空两个时辰艰苦卓越的演讲,惹得院子里的人们牢骚频频。

    立中村村口,猪八戒,沙悟净,小白龙三个人焦急的等待着孙悟空。

    正午温度大约二十五度左右,还算是比较适宜的,叫人也不那么焦躁不安。

    当然要说的是,孙悟空这段时间的演讲是在无比羞臊的心理打击下进行的。孙悟空他是多么的不情愿呐!

    村花廖娇娇路过猪八戒等三人,技巧型的抛了个媚眼,掩口笑盈盈,说道“我看见你们忍不住要说的是,你们三个人要好好的唱。”

    猪八戒故装潇洒道“娇哇,我们三个不唱,悟空哥哥唱。”

    猪八戒说着,干脆谈起了自个的理想,说道“我们三个是伴奏,实力很强的,颇具穿透力,重要一点儿是将来要走顶尖乐队之路的,要买最贵的古楼,没事整几辆超级马车开着玩,呵呵呵~,说起来啊,真是太现实了。”

    廖娇娇虚情假意的应道“是,我忍不住又要说挺不错的,那就先这样,我娘叫我去打酱油,走了哈,祝你们成功。”说完,向前走了几步,回头又抛了个挑逗式的媚眼。

    猪八戒直勾勾的眼神无不透出一种色狼的气质。

    小白龙拍了拍猪八戒的肩膀,一指廖娇娇,提醒他说道“八戒,我忍不住要说,人廖娇娇订亲了,跟县里大县令他瘸儿子。”

    猪八戒一回神,揉了揉僵硬的表情,然后说道“我以前好像就他娘的知道,但主要不是还没成婚嘛。”说完,走向一边坐下,不知道沉思什么。

    沙悟净有些耐不住性子了,脑子里头没想词,词就从嘴里冒了出来说“你们说悟空哥哥怎么还不来,公共憨牛车还有一刻钟就到了。”说着,瞅着手腕上的冒牌小型日晷。

    小白龙突然大叫一声喊道“哇啊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

    猪八戒,沙悟净一脸愕然。

    小白龙揪下一根头发,眼含热泪,多叫人咂舌,说道“啊,我的头发,你油油的,嗅一嗅气息便能分辨出你的主人我是多么帅气。”

    小白龙说着走向沙悟净,捧着他的脸说“啊,悟净,我的兄弟,你这无聊的模样怎能和我相比。”

    小白龙就跟被孙悟空传染了似的,也学会了咳嗽,先吭吭的咳了几声,又甩开沙悟净,原地快速踏了几步,摆了一个妖娆的姿势,然后说道

    “哥哥,你为何能胜过潘安,毙掉宋玉,俘获西施,貂蝉,帅晕昭君,玉环呢,唉,都赖你是美男,美到叫人欲罢不能,控制不住的完美男人呐,啊——突然我好嫉妒我自己。”

    猪八戒和沙悟净两个人听后,无奈地摇头不止。

    孙悟空开着那辆唐玄奘送孙悟空的牛吼吼大马车,向村口驶来,一见猪八戒三人,用马鞭子狠抽一下马屁股,马接着长鸣一声,然后孙悟空透过车窗向外大喊道“哥几个,上车。”

    猪八戒答应一声坐到牛吼吼大马车里,小白龙收了收性子坐到大马车里,唯独沙悟净瞪圆了眼睛,盯着靠近村口的那条马道一动不动。

    孙悟空狂抽马屁股让马狂叫,接着说道“快点儿啊,悟净,上车,抓紧时间试音了。”

    沙悟净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道“不是等公共憨牛车吗?”

    孙悟空无奈地向沙悟净解释道“悟净啊,咱有牛吼吼大马车,为什么还要坐公共憨牛车呢?听话,快上车,不然迟到了,于爹爹会着急的。”

    沙悟净一副傻到无人能敌的模样,说道“悟空哥哥,咱上外面都得坐公共憨牛车的,因马道不太好走,一天一班,得抓紧机会,刚我看了看日晷,还有一刻时差不多到了,再等等。”

    孙悟空彻彻底底感到无奈至极,闷声不语,眼神示意坐在副驾驶的猪八戒。

    猪八戒收到指示,又眼神示意给坐在后座的小白龙,说道“龙,我忍不住又要说话了,组织这项艰巨的任务交于你了,加油。”

    小白龙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从衣袖里掏出一根烟蛇,紧接着丢到沙悟净跟前,说“悟净,把烟蛇给我捡过来。”

    沙悟净捡过烟,走到牛吼吼大马车前,举着欲递给小白龙,只见小白龙以异于常人的速度,连贯几个动作,将沙悟净一把拽进牛吼吼大马车里,然后说道“小子,跟哥哥们玩智障个性还太嫩。”

    孙悟空再往马屁股上抽一马鞭子,向灵神歌曲试音牛棚方向驶去。

    沙悟净奋力挣扎,大声呼喊并无奏效,他透过牛吼吼大马车后窗,看见缓缓驶来的公共憨牛车,眼泪横流,哭腔着说“公共憨牛车我要坐。”

    小白龙大力拍了下沙悟净后背,说道“悟净,你这脑子出门没擦润滑油吗?”

    沙悟净的双眼透着无知,且流着愚昧的泪,着实叫孙悟空他们伤透脑筋。

    坐到副驾驶的猪八戒村学究语之后,才叫执意要坐公共憨牛车的沙悟净有所缓解。

    ……

    ……

    突然之间又多了一个人物,好像也很重要,就先带带他。

    无牛镇的那天晚上格外的清冷,又加上那天是寒露节气,就连月亮都躲在夜空中厚厚的云层里不住的打着冷战,以至于投射到地面上的月光都是淡淡飘摇的。

    这天晚上一过了九点钟,由于天气骤冷,本来无牛镇上最繁牛的那条普善商业街也没了人影。

    街道两旁的店铺都拉紧了卷帘门,只有一家商铺的二楼窗户上还透着亮光,好像是在搓麻将,时不时能听到那二楼窗户里传出细微的麻将牌哗啦啦在木桌子上滚动的声音,且还夹杂着打牌人呜呀哇呀的对话声。

    九点三十分,普善街的东边,两个一高一矮的人影,刘浩瀚和朴莎露,在两排路灯照射下的发出昏黄色的水泥路上慢慢的向西边走来。

    这时起了微风,清洁工没能扫净的一两个白色垃圾袋被风吹刮着,或围着刘浩瀚和朴莎露的小腿打旋,或潇洒的在某一块路面随意的滑转。

    刘浩瀚和朴莎露两人走来西边一段距离,然后到了一家包子铺对应的路灯下面停住。

    近了看才见到身高一米八六,身形尖瘦的刘浩瀚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卫衣,他两只手缩在袖筒里攥紧袖口,身子不时颤抖一下,很明显这是冷的表现。

    而比刘浩瀚矮一头的朴莎露就没有冷的样子了,她白净俊俏的脸颊上带着轻松和自然,两条长马尾被她分别用两只手抓在前胸,不住的用手指拨弄着辫梢,娇小的身体被一身粉红色的兔宝宝毛绒套装包裹着,显得很是可爱。

    路灯下,昏黄色的光环绕着刘浩瀚和朴莎露。

    。